記者來鴻:老巴黎的忠告—別來香榭麗舍

法國香榭麗舍大道
Image caption 法國香榭麗舍大道被譽為巴黎最美麗的街道馳名世界

香榭麗舍,被譽為巴黎最美麗的街道,馳名世界,每天吸引著無數遊客。不過,說起香榭麗舍,BBC多年常駐巴黎的記者斯科菲爾德卻是牢騷滿腹。

我想,我可能很快就要被人看成當地一大怪了。

沿著BBC辦公室所在的街道走到頭,在和香榭麗舍大道匯合的拐角處,最近有人獲准開始經營一項露天產業,讓我怒火中燒。

每天早晨,街角處都會停上三、四輛色彩鮮亮的敞篷跑車—蘭博拉蒂、瑪莎基尼那一類的,車身一側噴著大字「歡迎試開」(Drive me)。

一些狀如饒舌歌手的人在旁邊晃來晃去,身上穿的衣服印有「坐車去做夢」(Dream on Board)的字樣。

你還能編出更蹩腳、更醜陋的口號嗎?難道這就是嶄新的全球化英語?

別管怎麼說吧,這一招還真見效。因為,總有一小群遊客,圍在這些自命不凡、扎眼的「圖騰」前和朋友們拍照留念。偶爾,還會有人交出90歐元(76英鎊,121美元),在陪同的嚴密看守下開車轉上一小圈兒。

那麼,我怎麼就成了一大怪呢?

每天早上我騎車經過時,都忍不住咬牙切齒、送去一大白眼球,有點像《老爺車》(電影Gran Torino)裏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然後,我會朝著那些目瞪口呆的遊客、搔首弄姿的看守、並不特意壓低音量地「嘟囔」一句可憐的感嘆語,比如,「不就是一輛汽車嗎!」

通常情況下,對方聽到我的話,臉上都會做出迷惑不解狀,彷彿在說,「這家伙從哪個星球來的?」

不過,你瞧,在我看來,「坐車去做夢」正好像現在的香榭麗舍。粗蠻,毫無格調:又貴又俗。

外地人的巴黎

Image caption 大多數巴黎人並不去香榭麗舍,他們知道,那裏太擁擠、讓人煩躁不安,物價太貴。

大約是在一兩年前,有一次我還看到,在香榭麗舍大道快到頭的地方,挨著蒙田大道(Avene Montaigne),一棟高雅的19世紀初期大樓前排起長長的人龍。我心想,啊,也許新開了一間畫廊?也許,哪位有錢的大慈善家打開豪宅、啟迪民眾?

不對。這棟大廈被美國一個著名時裝公司買走了。直到今天,門外仍然轉著圈兒排著大隊。奇怪的是,有些來排隊的人竟然是美國人!同時,一批顧影自憐的迎賓男把虛榮升華到藝術高度,搔首弄姿,與從哥倫比亞到台灣、來自世界各地、神魂顛倒的購物女郎一起合影。

你可不要以為,這是因為我脾氣乖戾且有仇外情緒,神經過敏、嘮嘮叨叨,我向你保證,許多巴黎人也有同感。

大多數巴黎人並不去香榭麗舍,除非聖誕節可能會去看看彩燈。他們知道,那裏太擁擠、讓人煩躁不安,物價太貴。

歸根結底,香榭麗舍是外地人來瞄一眼那個並不存在的、想像中的巴黎的地方。

確實,在BBC,有一個長期流傳的笑話。做記者可能都免不了要做「街頭採訪」(隨便找幾個人發表看法);做街頭採訪,千萬不要去巴黎最著名的那條大街。為什麼呢?因為在香榭麗舍,很難找到真正的法國人。

法國範兒哪去了?

我認識一個人和我看法一樣。這就是弗羅裏安·安賽姆(Florian Anselme)。他最近撰寫過一部新書,名為「香榭麗舍的隱秘生活」。安賽姆向我抱怨說,香榭麗舍不「香」了。原來,巴黎人會到這裏來,在高大的梧桐樹下漫步,喝杯咖啡,與朋友約會,在精品店櫥窗前駐足。很迷人、很法國範。

安賽姆說,30年前希拉克當市長的時候,一切都開始變了。強大的名牌公司殺進來,海灣國家的阿拉伯人開始買房。漫步的巴黎人走開了。

Image caption 舊時的香榭麗舍大道

剩下的,至少有一部分對身體也越來越有害。比如,香榭麗舍大道旁的蓬蒂約路(Rue de Ponthieu),名字聽上去很浪漫,現在開了一連串的夜總會,吸引的常客包括足球運動員、販毒發了財的人,還有三陪女郎。

如果把漫畫家威廉·霍加斯(William Hogarth)搬到現在的巴黎,他肯定能畫出一批上等漫畫:可卡因的邪惡,暴力,震耳欲聾的電子音樂。

上個星期日早晨七點我看到一個隨地小便的年輕女郎,大概她也不會逃過霍加斯的畫筆。

這真的很可惜。因為香榭麗舍的構思可以說是宏大、壯麗的城市規劃的典範。大道的遠景依然美到眩目,前半段花園依存的一頭幾乎保留原貌。但是,如同腐敗的羅馬晚期帝王一樣,香榭麗舍長期以來固步自封。

現在,如果有初來巴黎的人問我該到哪裏去看一看?我的回答很明瞭:盧浮宮、馬萊區、西岱島、埃菲爾鐵塔。

不過,如同劉易斯·卡羅爾(Lewis Carroll)筆下描寫的一樣:躲開香榭麗舍。

(責編:鈴蘭)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讀者反饋

只要是國際化大都市都會存在這個問題吧,不獨巴黎或者香港,與其埋怨外地人外國人,不如管好自己的政府。

<br><strong>白頭鷹, 中國</strong><br/>

老巴黎對香榭麗舍大道的感覺,香港人不但有同感,且感覺比老巴黎來得更強烈:在香港的廣東道、銅鑼灣、旺角、沙田,強國人發揮了驚人的威力,擠走了本地不少原有的店舖,取而代之的是滿街滿巷的金舖、名牌店與化妝品店。在海洋公園、迪士尼樂園,強國人那種排山倒海的氣勢足令港人聞風喪膽刮目相看。上下班尖峰時段過後,東鐵線與地鐵的車廂依然擠得滿滿的,大大小小的手拖行李小車在站內往來穿插,令人走起路來不得不左閃右避格外留神。巴黎香榭麗舍大道的情況要跟香港相比,微不足道矣。

<strong>孟光, Hong Kong</strong><b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