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不貪不偷還會搞笑的新總統

Image caption 莫拉雷斯曾是著名笑星

危地馬拉通常成不了頭條新聞。旁邊挨著墨西哥,這個中美洲小國,好像總是處在大哥家故事的陰影之下。不過就在過去幾個月,危地馬拉人找到了自己的聲音,並且讓外面的世界豎耳聆聽。

這一切都始於四月。當時,一份報告揭露政界高層與涉及危地馬拉海關總署的龐大賄賂網絡有染,此後,危地馬拉人走上街頭抗議示威。

這份報告是由「危地馬拉反有罪不罰國際委員會」(簡稱CICIG)發佈的。CICIG是2006年創建的一家聯合國機構,宗旨是加強危地馬拉的法治。從各方面來看,這項舉措都收到了成效。當危地馬拉前總統奧托·佩雷斯·莫利納(Otto Perez Molina)被揭曝與腐敗鏈有關時,抗議風潮更加高漲,示威者高呼口號要求莫利納下台。

危地馬拉國會投票通過解除莫利納豁免權時,我也在現場報道。國會內群情激憤,非常感人。當議員以絕對優勢(譯者注:132票贊成、0票反對和26票棄權)決定讓莫利納像普通人一樣接受審判時,國會內有人高聲歡呼,或許,也有人潸然淚下。

Image caption 危地馬拉報紙說,現在該等著看兌現承諾了

幾天之內,莫利納宣佈辭職,被送入監獄,等候腐敗指控的聽證。對於危地馬拉這樣一個人們早就習慣了政客出爾反爾、不兌現承諾的國家來說,這還真是前所未有的。

而且,這也很令人感動。長期以來,危地馬拉社會分裂嚴重,1960年到1996年那場殘酷血腥、曠日持久的內戰撕裂了社會纖維,現在,人們在憤怒、在追求變革的期盼中團結起來。示威者在街頭舉起標語橫幅:「如果支持我們,就請鳴笛」,路過的司機紛紛遵命!

伴隨著這一切,危地馬拉也在籌備舉行總統大選。有人認為,大選應該推遲,給危地馬拉一個休整的機會;其他人則說,那樣做將給危地馬拉的新民主體制帶來災難性後果。

在危地馬拉人眼裏,許多候選人根本不代表著變革,其中幾個被控腐敗,還有一個是前第一夫人。再有,就是吉米·莫拉雷斯(Jimmy Morales)。他原來是電視上的笑星,從來沒有擔當過政治職位。

抗議示威爆發不久,莫拉雷斯啟動競選攻勢,時機真是再好不過。莫拉雷斯的競選口號非常簡單:我不腐敗、也不是賊。

大選勝出後莫拉雷斯告訴我,這個口號在危地馬拉人中引發共鳴,贏得了選民信任,「許多人開始相信,政治並不是腐敗的同義詞。」

但是,並不是所有的人都這麼自信。

Image caption 莫拉雷斯競選口號:我不腐敗、也不偷

如果總統競選候選人的基本立足點是不偷,這也很能說明一個國家政治體制的現狀。華盛頓智庫「美洲對話」(Inter-American Dialogue in Washington)的扎莫拉(Kevin Casas Zamora)這樣告訴我。扎莫拉說,在一個正常的民主國家,對領導人的期待應該更多,遠遠不止於僅僅不偷。

危地馬拉政壇精英被揭爆出的腐敗令人難以置信,幾乎荒唐到可笑地步,也許,當總統,算得上笑星的理想職位吧。

莫拉雷斯曾經和弟弟薩米一起主演每周一次的喜劇節目長達15年。他對我說,「幽默為我打開了大門,讓我可以傳遞重要的信號。」

接下來他說,卓別林的《大獨裁者》給他很大的啟發和鼓舞。《大獨裁者》是1940年代搞笑希特勒的諷刺片。莫拉雷斯說,沒有任何其他影片內容如此震撼,而且是通過幽默達到目的。

但是,莫拉雷斯的搞笑並不是次次都成功。有一期節目給許多人流下深刻記憶。他塗黑面孔、戴著假臀登台亮相,惹來一波「種族歧視」的批評。

儘管可能是爭議性人物,但是,莫拉雷斯確實也是雄心勃勃。我們交談期間,他不時拿自己和偉大領袖相比較。

Image caption 莫拉雷斯說,有問題知道給誰打電話

我問他,你的政治經驗很少,怎麼辦呢?別忘了,莫拉雷斯的競選大綱只有六頁長。面對這個問題,他舉出美國最著名的工業家亨利·福特的例子。

美國參議院問亨利·福特,對汽車工業你都知道些什麼呢。福特回答說,嗯,你要給我面前擺部電話,我就會回答,你想知道的我都能告訴你。我本人並不是什麼都懂,但是,我知道給誰打電話問。

我問莫拉雷斯,國會158個議員你只有11席,怎麼能讓自己的議案獲得通過呢?

莫拉雷斯回答說,「正如唐納德·里根曾經說過的,總統、國會和公眾輿論,需要三個當中的兩個來治國。如果我領導有方、能繼續得到人民的支持,我認為,公共輿論也會站在我們一邊。」

不過,莫拉雷斯面前的任務相當艱巨。現在支撐他的是國內那波興奮、盼望變革的浪潮,但是,人們希望看到、希望盡早看到真正的改變。

(撰稿:蘇平,責編:董樂)

若您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歡迎使用下表給我們發來您的意見: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