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越南——高層忙爭權 百姓要生活

新婚夫婦
Image caption 許多人感覺黨代會和自己關係不大

越共最近召開黨代會,外界相當矚目—這關係到越南未來五年的領導人選、經濟政策、對美對華關係等外交大問題。但是BBC記者在河內發現,儘管宣傳畫滿天飛,但不少百姓仍然感覺,黨代會非常遙遠。

上星期,儘管河內非同尋常的陰冷潮濕,市中心卻仍是一如既往的熱鬧,人來人往,忙忙碌碌地辦年貨。

開車半小時,在一家如同候機樓一樣毫無特色的大廳內,

1510名黨代表正在為越南的未來作決策。黨代表都是黨內選出的,憲法規定共產黨是執政黨。

其實,黨代會就算是在另外一個星球上召開可能也沒大所謂。

Image caption 河內街頭到處可見蘇維埃式的畫報宣傳黨代會

當然了,人們知道黨在開會。怎麼可能不知道呢?河內街頭到處貼滿了金紅色的宣傳畫—復古風格,健壯的工人和農民,周身上下洋溢著革命的快樂。但是,我走訪的人當中,沒有任何一個人感覺和這個自己幾乎無法參與的過程有關聯。

重金屬樂隊Windrunner正在新近建成的河內創意城演出。22歲的主唱Duong Bui說,「我們聊的不少,也看電視。但是真接觸到黨代會很難。我們不可能把自己建設國家的想法帶去黨代會。離我們也太遠了。」

權力爭奪戰

越南遵循典型的「民主集中制」共產主義教條。一旦黨內作出決定,黨員必須遵守。通常,黨代會召開前爭議分歧都應化解完畢,但這一次卻不一樣。

Image caption 阮晉勇在越共黨內一直是爭議性人物

總理阮晉勇試圖爭當一把手。在阮晉勇指揮下,越南經濟長足發展。如果當上總書記,阮晉勇將成為現代越南最有權勢的領導人之一。

和其他越共領導人不同的是,阮晉勇的國際知名度也頗高。他推動越南和老對手美國提升關係、推動國企加速改革。他在軍屆、商界建立起關係網絡。直到黨代會開始前幾個月,阮晉勇好像仍受到中央委員會200名成員的大力支持。

那麼,出了什麼問題呢?對阮晉勇的支持開始滑坡的一個跡象是,一封信被曝光,這是他本人寫的信,回復三位學者對他提出的嚴肅指控。他還需要親自回信?這一事實本身也表明指控有強大的後台。

還需要記住的一點是,雖然阮晉勇頗有個人魅力、也頗受百姓歡迎,但他在黨內一直是爭議人物。我們已經知道的是,在黨代會開幕的時候,阮晉勇已經不再是政治局通過的總書記候選人了。

連任總書記的阮富仲是阮晉勇的長期對手。他再次勝出好像表明現在越共中保守派系佔了上風,引起人們對阮晉勇改革前景的擔憂。

不過,越共並不是清清楚楚地一分為二。事實上,新的中央委員會中也包括一些年輕、傾向改革的政治家,阮富仲想「改道」,選擇也是有限的。

經濟學家黎登營(Le Dang Doanh)說,「生命比任何教條都強大。」他認為,目前越南經濟壓力深重,必須改變。如果國營企業仍然擔當主要角色,就不可能有公平競爭。越南目前已經深深融入世界經濟體系。

Image caption 快過春節了,河內人忙忙碌碌辦年貨
百姓要生活

國營企業是個很好的例子。國企無處不在,造車造船、生產牛奶、服裝,國企產出佔GDP的將近三分之一、消耗銀行信用的一大部分,許多嚴重虧損。

阮晉勇曾鼓勵部分國企成為領頭羊,允許他們擴張。這是災難性的。國營的造船廠、海運公司被債務壓垮。所以最近一些年來,阮晉勇鼓勵國企重組,部分私有化,出售不盈利的業務。但是這並不容易。

不信?可以去問陳越(Tran Viet,音譯)。他是一家大型紡織集團「越南紡織與成衣集團」(Vinatex)的老總,這家公司是越南最成功的國企之一,向美國和歐洲出口服裝。他說,「作為國企,我們要遵守許多條件、規章制度,比私企多很多。我們不能徑直關閉工廠。」

Image caption Vinatex這樣的國營企業能在國際市場競爭嗎?

最近我去Vinatex旗下一家工廠參觀,阮氏芳蘭(Nguyen Thi Phuong Lan)帶我各處走走。她自豪地向我介紹了工廠的幼兒園、醫院、職工宿舍。她說,父母、祖父母都在這裏工作,她希望以後孩子也來。阮氏芳蘭解釋說,「(工廠)就像我們的家。」

Vinatex要向競爭殘酷的國際市場出口大部分產品,這種集體主義的遺產能保留住多少呢?

共產黨內的老人們在意識形態上非常忠於這份遺產。但面前擺著的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保持政黨合法性的現實,將迫使他們越來越多地依賴於越南人民巨大的創業活力。

(撰稿:蘇平,責編:歐陽成)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