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難以置信—日本的捕鯨情結

捕鯨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 caption 日本一些沿海地區的人世代捕鯨

捕鯨與國人是否有肉吃無關,還遭到全世界普遍譴責,經濟上肯定也不划算。那麼,為什麼日本還是要去呢?

日本政府的回答是:捕鯨是日本古老文化的一部分,漁民世世代代捕鯨,日本永遠不允許外國人告訴他們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

一名日本官員曾經這樣告訴我,「日本人從來不吃兔子肉,但是我們並沒有告訴你們英國人不要去吃。」我回答說,兔子並不是瀕危物種。

不過,日本政府的說辭確實也有一些依據。

日本一些沿海地區的人確實世代捕鯨。比如日本和歌山縣(Wakayama)的太地町(Taiji)每年一度都有屠殺海豚節。千葉縣(Chiba)和石卷市(Ishinomaki)也有近海捕鯨。

所以,沒錯,近海捕鯨是日本文化的一部分,正如挪威、冰島以及加拿大北部的因紐特人一樣。但是,只有日本繼續派遣船隊、穿越大半個地球到南極去捕鯨,只有日本還保存著能在海上處理數以百計鯨魚的大型加工船。

南極捕鯨沒有任何一點是歷史性的。日本第一次去南極捕鯨是在1930年代中期,真正大規模的捕鯨直到二戰之後才開始。

戰後日本一片廢墟,國民缺衣少食。在麥克阿瑟將軍的鼓勵下,日本將兩艘巨大的美國海軍艦隻改建成加工船,前往南大洋。

從1940年代到1960年代中期,鯨魚肉是日本最主要的肉源。到1964年峰值時期,日本一年捕殺24000頭鯨魚,其中絕大多數是座頭鯨和抹香鯨。

現在,日本有錢從澳大利亞和美國進口肉製品,在日本也沒有深海商業性捕鯨。捕鯨船隊現在都是在南極活動,錢由納稅人支付,執行政府所說的「科研」任務。

日本另外一個解釋是,每年需要捕殺幾百頭鯨魚來作研究。但是國際法院多次拒絕此類辯解。2014年國際法院判定,日本政府在南大洋的「致命性研究」沒有科學依據,責令東京停止。

Image caption 日本捕鯨經常引發抗議

日本確實停了一年,但是去年捕鯨船隊又出動了。令許多人難以置信的是,日本堅持說,這個新的、小型的南極捕鯨項目符合國際法院的要求。

佐久間順子(Junko Sakuma)曾經為日本綠色和平組織工作,過去10年一直研究日本的捕鯨工業。她說,「捕鯨對日本並沒有益處……但是沒人知道如何停止。」她陪我在最著名的築地魚市轉一轉。成百上千的批發商中,只有兩家賣鯨魚肉。其中一家擺著座頭鯨。座頭鯨瀕危,《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禁止交易。

攤主抱怨生意很糟糕。去年日本沒有在南極捕鯨。物以稀為貴,鯨魚肉少了,價錢就該漲了吧?但是,佐久間順子說並非如此。「事實上,大多數日本人並不吃鯨魚肉,銷量連年下降。即使供應減少了,價錢也上不去。」

根據佐久間順子的研究,2015年,日本人均食用鯨魚肉只有30克!

Image caption 鯨魚肉曾經是家常肉,現在吃多是為了圖新鮮、懷舊

那麼,如果說鯨魚是日本文化如此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為什麼只有這麼少的人吃呢?

我去找老朋友加藤悅雄問一問。我們認識已經有二十年了,他也有幾次曾經試圖勸我和他一起吃鯨魚肉。加藤來自日本西部的北九州,距離捕鯨港下關(Shimonoseki)不遠。

我們來到東京歌舞伎町一家舒適的餐館,頂上掛著鯨魚陽具木乃伊,牆上貼著鯨魚照片。第一盤菜端上來了,鯨魚刺身,生的。老闆介紹了各色美味:鯨魚排,鯨魚心,鯨魚舌,甚至還有生的鯨魚皮!

我的肚子裏翻江倒海,但還是給自己打了打氣。我小心翼翼地夾起一小塊兒鯨魚肉放進嘴裏,有些野味兒,有嚼頭,比較粗糙。接下來我試了一塊兒鯨魚舌,很鹹、很腥。加藤指了指鯨魚心,我擺了擺手拒絕。

Image caption 日本有地區曾舉行食品節鼓勵國人多吃鯨魚肉

他說,「我小的時候天天就吃這個。肉指的就是鯨魚肉。我不知道牛肉、豬肉是什麼。」

那麼,如果日本停止捕鯨了,你會難過嗎?他看著我笑了笑,輕輕地搖了搖頭說,「我不需要捕鯨。一旦吃過牛肉,就不需要再吃鯨魚肉了。」

餐館裏其他客人也都是中年工薪族。吃一點鯨魚肉是懷舊,遙想50年前的學校食堂。

那麼,返回來再說最初的那個問題:為什麼日本繼續捕鯨呢?

不久前,我曾去聽日本政府一名高官的吹風會。那時日本剛剛宣佈要恢復捕鯨,我問他,我真看不到捕鯨有什麼意義,希望給解釋一下。他的回答非常坦率,令我大吃一驚。

他說,「我同意你的說法。南極捕鯨並不是日本文化的一部分,嚴重破壞日本的國際形像,對鯨魚肉也沒有商業需求 。我認為,10年後,日本也不會再深海捕鯨了。」

另一位記者問,「那為什麼現在不乾脆停了?」

他說,「有一些重要的政治原因,現在很難停止。」除此之外,他拒絕進一步解釋。

Image caption 捕鯨是政府運作的,大多數官員會頑強抗爭,不惜代價保住自己的捕鯨部門

佐久間順子認為,答案實際是,捕鯨是政府運作的,是龐大的官僚結構,有研究預算、年度計劃、職業晉升、養老保險。「如果自己負責期間部門不停地被裁員,當官兒的會覺得這是巨大的恥辱。」

「這就意味著,大多數官員會頑強抗爭,不惜代價保住自己的捕鯨部門。對政客來說也一樣。如果這個問題和自己的選區關係密切,他們會承諾將游說重新開始商業捕鯨。這也是保住自己席位的一條路。」

看起來真是庸俗平凡到難以置信。日本一意孤行繼續捕鯨,也許不過就是因為幾個議員要保紗帽、幾百官僚要保預算。

(撰稿:蘇平,責編:歐陽成)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網友反饋

一群五毛翻牆到這裏評論,而非在人日環球上在「母親」的懷抱裏沉醉,真的是很奇怪的現象。難道是奉旨發帖,佔領海外輿論陣地?

Michael

我不同意你們上面的觀點,你們也提到日本在最困難的時候從1940年代到1960年代中期,鯨魚肉是日本最主要的肉源,日本是一個資源匱乏國家,不可能放棄自己的命根子,保持現在的捕鯨能力,是為了保持日本抗風險能力。

柳楊,

因為 日本人與愛斯基摩人是相同飲食習慣 吃生魚的原始傳統懷念

席, Anchroage

有人吃鯨魚肉,有人吃狗肉,有人吃... ..., 我曾在「Discovery」節目中,看過記者在世界各地(那一集好像是在Scandinavia一帶),吃各種各樣,無奇不有的「生物」。 其實飲食問題也是「文化傳統」和地理環境的問題,差別只是有人能夠與時俱進,有人(自覺或不自覺地)「保持傳統」,把這個問題無限上綱,搞成類似「文革」運動,實在沒必要。當然,我們教育民眾學習簡單健康的飲食習慣是應該的,無可厚非。講到這裏,我又想起孔老夫子那句話:「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請不要誤「解」這裏的「可」字)。

xuxing, Sao Paulo-Brazil

文章最後的結論真是讓人吃驚。

果真如此,應該讓世人知道,恢復捕鯨的始作俑者的姓名。

Noie

日本有幾千年做海盜的,今天有理由還繼續作?! 日本有侵略別的 國家的歷史,難道就是他們繼續侵略的理由嗎?! 他們還有強迫別國婦女做性奴隸的歷史, 難道成為他們繼續如此行為的理由嗎!?

ping liu, sweden

貫徹西方政治性正確的假大空文章,通篇充滿西式自我煸情的優越感和衛道士的虛偽,一句話裝腔作勢讓人噁心.這不是吃多吃少的問題,而是涉及日本人的自由,以及尊重他人的傳統文化問題. 西方與其關心日本人中國人吃什麼,不如在倫敦和柏林再多接受穆斯林戰爭移民,以身作則,好好豐富豐富善良的西方文化.西方口口聲聲關心人權卻把中東變成地獄,逼迫人民毫無生命保障和尊嚴地逃難.加大拿人吃海豹,挪威人吃海豚.法國人吃鵝肝醬極度血腥,可是作者對此卻一言不發.足見沒有起碼的公正之心.西方的大衰退就是因為千百個偽君子同共作用的給果,就是自戀自閉的結果,就是掩耳盜鈴的結果.再這樣下去還會背時倒霉

人權第一, 中國

希望日本政府能夠站在全球角度、自然角度去看待這個問題,沒有人有權利去輕易剝奪其他物種的生存權,既然你們有肉吃了,就要懸崖勒馬,不要再造孽,不要過分自私!

耕夫

西方的自由民主選舉真是陋習!什麼事都辦不成!

佚名

看來這是民主政治的弊病。在美國也有相似的現象,例如有名的"bridge to nowhere"。另外有時日本人也是蠻固執的。我在日本住過十年了解日本人。

Trustbond, Florida, USA

如果文化是過去的陋習,那勢必讓它終結。對於大自然來說,自然生生不息的文化才是人們應該去守護的。

James tung, Nantou Taiwan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