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土耳其政變陰謀論風起雲湧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 caption 土耳其未遂政變背後陰謀論滿天飛

幕後有黑手?如果陰謀論是奧運項目,土耳其定會獲獎。政變後安卡拉反西方情緒高漲,難怪有人當街衝記者怒吼:「BBC,趕快回家!」

政 變後的日子,我們懂了,不要在街上過多逗留,不要告訴人我們是BBC的。在安卡拉警察總部附近,一名男子曾朝我大喊,「趕快回去吧!」周五那次未遂政變 中,警察總部被反叛的F16戰機轟炸,燒成焦殼。聽到喊聲,我回答說,「沒問題,我正在回酒店呢。」對方堅持,「不是,回家,現在就回你們英格蘭去!」

我知道我有時惹人煩,但是同事也說遇到過同樣的經歷,有人甚至被踢、被打。

軍中一些人企圖奪權以來,土耳其人中存在反西方情緒。埃爾多安政府的朋友們繼續扇風、添柴,說政變「幕後」有隱藏的黑手、邪惡的勢力。通常人們指的是美國。這種心態在土耳其一直存在,至少是在過去幾十年。

如果中情局陰謀論是奧運比賽項目的話,土耳其隊在里約一定會登上領獎台。但是現在不太一樣,埃爾多安利用的既有國人對政變未遂的釋懷、也有他們對發動政變人的憤怒。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指責政變「幕後」有隱藏的黑手

並不僅僅聚焦美國。歐洲政客發表聲明警告,政變之後的過度打壓可能會阻礙土耳其加入歐盟的長期談判,這引起土耳其人極大憤怒。官方對BBC和其他西方媒體的厭煩在伊斯坦布爾三年前發生民主抗議示威時達到高峰,現在再度成為潮流。

那 麼,政客真的相信CIA在幕後操縱政變?站在彈痕累累的土耳其議會大廈前,我問埃爾多安領導的正義與發展(AK)黨資深議員康卡爾(Ahmet Berat Conkar)。他立即向我提到了葛蘭(Fethullah Gulen,又譯居倫),葛蘭是土耳其教士,曾經是土耳其領導層的盟友,現在流亡美國,被控策劃政變。

康卡爾告訴我說,「這家伙……在美國操縱那家組織。這伙人有國際關係,國際支持。」他接著說,葛蘭肯定受美國監視,因此,美國人肯定掌握葛蘭所作所為的證據。

換個角度考慮考慮:如果美國指控在土耳其的一位伊斯蘭教士試圖在華盛頓特區奪權、並且導致數百人喪生,你就可以明白了,為什麼土耳其人覺得自己有權要求美國盡快引渡葛蘭。

在右翼民族主義政黨「愛國黨」(Vatan)總部,佩金(Ismail Hakki Pekin)將軍告訴我,「我們認為,這次政變的幕後是美國和美國情報部門。」

這位將軍天庭飽滿地閣方圓,一頭銀髮,看上去恰如土耳其世俗軍事傳統的代表,他曾在北約任參謀,也曾負責土耳其總參軍事情報部門。他說,與西方盟國和美國未來的防禦合作現在應該取決於他們交出葛蘭。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土耳其人覺得自己有權要求美國盡快引渡葛蘭

對北約不滿在土耳其政界並非新鮮事,但是軍界對可能妨礙他們得到美國裝備和支持的任何事情通常都更加謹慎。不過,佩金將軍告訴我,如果葛蘭一案沒有結論的話,土耳其應該「斷開和美國的全面關係」,最終,「如果需要的話,我們可以離開北約。」

許多土耳其人已經厭倦了和歐盟沒完沒了地談加入、厭煩了美國對他們的人權布道。埃爾多安宣佈進入緊急狀態,政府立刻將此舉與法國的做法加以比較。

數以千計的政府雇員已經被逮捕、革職,因為他們涉嫌加入葛蘭運動,等同參與密謀政變,土耳其政府沒心情聽外國人給上課。土耳其反對派已經就清洗規模敲響警鐘,但是,埃爾多安現在支持率相當高,一位土耳其同事這樣告訴我,「他現在想幹什麼都行。」

土耳其最近剛和俄國、以色列調整了關係,並不特別迫切加入總愛批評自己的西方俱樂部。許多土耳其人接受這樣的觀點:西方在某些方面和政變有關。

因此,我們有時候才會在街頭遭遇憤怒。伴隨著埃爾多安穩固政權,這種(對西方的)蔑視升了一級。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