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完全失控的特首争夺战

  • 黃偉國
  • 自由撰稿人
圖像加註文字,

梁、唐都顯然並非理想人選,隨時有機會換馬

2月16日,傳統豪宅區九龍塘像忽然變成了雜亂無章的工地,在行政長官候選人唐英年的約道大宅上空,盤旋著多部傳媒機構租用的吊臂,居高臨下拍攝和觀察他的家。

在這前一天免費晚報《爽報》爆出,唐英年的大宅非法僭建有一個面積逾2000平方呎的「地下行宮」,內有紅酒窖、品酒室、日本浴室等享樂設施後,有如在本港政壇上空引爆氫彈,原本逐步平息的唐宅僭建風波急劇升溫,遂吸引傳媒雲集「立體」報道。

不錯,自兩名特首候選人唐英年與梁振英展開角逐後,兩人的醜聞便不絕於耳,先是唐被爆有婚外情,接著是梁被指虐妻、唐懷疑偷步買紅酒、梁被指10年前任西九建築設計評審委員時,未有及早申報與一間參賽公司有業務聯繫,有以權謀私嫌疑。

當大家以為梁的特首夢已行人止步,峰迴路轉,唐英年卻被爆出更具震撼力、更有「娛樂性」的僭建醜聞。醜聞戰已失控,難道真的是沒有最醜,只有更醜?

特首戰流血見骨

特首戰發展到今天雙方互劈、流血見骨的地步,相信並非中央事前能料。據了解,中央原本是屬意為泛民主派和工商界所接受,在政府內有9年管治經驗的唐英年,但有高層又對唐的能力表擔心,也風聞唐有醜聞在身,不希望出事之後無轉彎餘地,於是放手讓唐英年與梁振英角逐。不料是,局勢的激烈完全失去預算,令建制派嚴重分裂。

現時,梁和唐的誠信都受質疑,但唐英年的形勢更嚴峻,因為梁振英有否以權謀私是可辯論問題,不易實時判定黑白對錯;但大宅下有一個逾2000平方呎的地下室,則明顯是違例。更何況,報章報道時用上生動無比的標題:「地下皇宮」、「酒池肉林」等,處處令人聯想起「荒淫無道」四個字,更添加了街言巷談的興趣。

到了傳媒雇用吊臂車,居高臨下拍攝唐家宅院,到當天晚上唐英年夫妻見記者,唐太抱怨有家歸不得時,唐英年的特首夢也差不多該劃上句號了。因為,這種冒犯是普通人家也難以忍受的,但唐因為理虧和投鼠忌器不敢發怒,怎還有尊嚴出任特首?

至於梁振英,這位前行政會議召集人原本是建制派大紅人,屬中央可放心信賴人物,但在這場激烈失控的特首戰後,中央已對他起戒心。首先是從一開始梁便挾民意自重,令中央覺得他是借民意施壓。直到近日特首戰互砍至流血見骨,中央對他的狠辣和野心也不會沒有顧忌和反感。這道理就如拳館師傅指示兩個徒弟戴上拳套練練搏擊,其中一個突然取出一柄刀向師兄弟迎頭劈,砍至對方流血重傷,師傅會喜歡這種徒弟嗎?

時間倉猝難換馬

現在梁、唐都顯然並非理想人選,隨時有機會換馬,因此就有日前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和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表態,聲稱考慮參選。葉劉的宣佈是擺姿態佔便宜居多,因為她早前已表示有意下場,但很快宣佈退出,坦言在近1200人的選委中只得二十多票支持。

至於曾鈺成,其能力、歷練和人脈皆強,不管是受中央信任和泛民接受程度都優勝於葉劉。不過,曾的共產黨員背景差不多已是公開的秘密,連他本人也不會斷言否認,這難免會引起疑慮和成為攻擊目標。而更切實的問題是,2 月底就是參選特首的截止報名日,能否在極短時間內完成辭去立法會主席要職、制訂政綱、組班子、整合政界支持等工作,不會讓人覺得兒戲呢?

無疑,須要曾鈺成倉猝上陣,是打亂了中央也打亂了曾的部署。可供穩當換馬的時間也一天天溜走,每遲一天換馬的難度都會升溫,因此《信報》專欄作者餘錦賢以救災術語為比喻,形容換馬也有「黃金72小時」。

如果以2月16日晚唐英年夫婦見記者認錯,但政黨和民意普遍不接受起計算,72小時也已過了。如果中央始終未能及時覓得理想人選替換,也只能由唐、梁按原定計劃入閘角逐,不過中央很不願見這局面,因為只會選出一位難以控制的野心家,或是一位已被醜化了的弱勢特首,也就是坊間所言的狼與豬之爭。而無論那一位勝出,已形成的建制派大分裂都難以撫平,兩方的鬥爭或會在新一屆政府任期內延續下去。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讀者反饋

曾特首已作出犧牲,為唐暫時轉移焦點。說明中央及香港上流社會挺唐的決心不變。唐必勝無疑。Roger, CN

必須澄清一點, 唐的致命點不是地下行宮那麼簡單。 市民的憤怒是來自於他先試圖隱瞞, 然後巧言令色狡辯, 再而推出妻子來諉過的無恥行徑。 幾十年前, Nixon 的水門事件可以讓總統下台, 如果幾十年後唐依然可以大搖大擺走進禮賓府, 香港不瘋掉才怪。假若不幸成真, 香港人上街吧, 也煩請 BBC 多加報導。KK, Canada

【郎】雖有意,【江湖】無情,【敗】也愚庸,【成】將必也愚庸。孟光,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