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拉布」与「剪布」-考验香港民主素质

香港立法會 圖片版權 cns
Image caption 「拉布」是議員在議會裏利用議事程序,通過冗長演說、冗長辯論,合法延遲或阻擾其反對的議案獲得通過。

香江的五月,進入初夏。立法會好戲連台,熱鬧非凡,上演的「拉布」戰引人入勝。

因反對政府提出的替補機制草案(該草案最有爭議的部分是限制辭職後的議員半年內不得再參選),反對該草案的議員提出過千項修訂,試圖以冗長發言的「拉布」手段阻止政府提案的通過。

本屆立法會會期將在九月底前結束,並將進行換屆選舉,有諸多法案,特別是下屆政府的架構重組等法案要盡快在本屆立法會會期裏通過,才能使下屆政府在七月一日起開始正常運作。

「拉布」勢必造成「流會」或提交的法案延滯審議,直接影響到特區政府的正常運作。最終,立法會主席引用議事規則「剪布」,終止了「拉布」,避免了一場憲政危機。

「拉布」的歷史淵源

議員利用議事規則進行「拉布」抗爭,拖延政府法案的通過,在國外並不罕見。

英國下議院沒有限制議員辯論時間,若發現議員拉布,其他議員可提出中止辯論議案(closure motion),但要獲至少100人的多數議員支持,議長亦有權否決,以保障少數議員發言權利。美國參議院沒有發言限制,若參議員不滿而拉布,只要60%參議員支持亦可提出終結議案辯論(cloture)。參議員可在三分之二議員支持下,提出限制發言時間和辯論時間。法國政府可主動提出篩選議案,把多個議案組合成一個議案讓國會一次過投票,不用理會其他議員的修訂,但要先得到國會同意。澳洲國會則嚴限議員發言時間。

在香港立法會中,議員利用議事規則進行「拉布」抗爭的始作俑者,據說是上世紀九十年代時的建制派議員,當時為了通過解散民選的市政局同區域市政局草案,由民建聯立法會議員發起。

香港立法會裏第二次「拉布」是在2009年12月至2010年1月,財務委員會審議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撥款時,議員通過不停發問拖延時間,會議由2009年12月18日開始,再到2010年1月8日、15日和16日續會。

「拉布」不符合民主精神

「拉布」,是議員在議會裏利用議事程序,通過冗長演說、冗長辯論,合法延遲或阻擾其反對的議案獲得通過。然而,「拉布」如果沒完沒了,無期無限,則違背民主精神。

民主除了在充分尊重少數人意見的同時,民主的精髓和靈魂是多數決定。「拉布」雖然體現了程序正義,給少數人充分表達不同意見的機會;然而,「拉布」者的目的是為了不讓多數決定在程序上實現,是一種浪費納稅人錢財的「無賴」、「無聊」的合法手段,從而難以實現實體正義。

「拉布」使民主陷入極端,阻礙或擱置了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原則,即以少數人的意見「綁架」了多數人的意志,是用民主的形式否定了民主的實質。因此,「拉布」不符合民主精神。

提高香港民主素質

在香港,市民享有民主權利的時間比享有自由權利的時間來的晚,因此,民主素質相對不如對自由的認識。對於自由,人們有許多共識,例如:個人自由不應妨礙他人自由;凡是法律沒有禁止的事,都可以去做。而對於民主,也應形成共識,例如: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程序正義與實體正義一致。

有議員質疑立法會主席「剪布」的合法性,認為這是違憲,向香港高院提出司法覆核。法官聽畢各方陳辭後,駁回該議員的司法覆核。法官認為,在三權分立的原則下,法庭要尊重立法會,不能隨便干預,否則將影響立法會的正常運作。法庭亦要尊重基本法賦予立法會制定及修改法例,以及主席主持會議的權力。立法會主席並非突然終止辯論,當日議員仍然有3小時發言,直至中午。法例三讀的時候,議員仍然有機會表達意見。法庭不認同因為主席的裁決,剝奪議員的發言權。香港高院對「拉布」與「剪布」之爭的判詞,將成為經典案例,指引今後類似案例的裁判。

最近的關於用「拉布」阻止政府改組的民意調查顯示,45.8%的受訪者表示反對,贊成的僅17.6%,表示中立的有27.2%。可以說,香港市民中相對多數反對是次「拉布」抗爭。

立法會是香港的最高民意機關,也是監督政府的權力機關。如果用「拉布」等手段破壞了少數服從多數的立法原則和立法會的運作規範,將極大的削弱立法會的效率和功能,最終破壞三權分立、相互監督的政治架構和政治平衡,成為台灣立法會藍綠惡斗的翻版,那將是香港厄運的開始。

這次香港立法會中「拉布」與「剪布」之爭,最終要服從法院的裁判。這表明只有在健全的法制基礎上,才能真正提高民主的素質。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讀者反饋

作者的論點真是以偏概全,偷換概念。不說拉布原因,只說拉布結果。不提及香港議會結構本身的缺憾,只說少數派是浪費金錢。養一班從不開會的所謂保皇黨議員才真是浪金錢。作者口中所謂屬"大多數"的保皇黨,其實只是屬全港極少數權力下的傀儡,根本不能代表全港市民,作者是真無知抑或假天真?至於作者引述的"民意調查",說什麼45.8%的受訪者表示反對云云,更是可笑。這個民意調查只訪問區區數百人便可代表全港七百萬人? 若是只向民建聯的成員作調查,豈不可以說成"全港" 百分百反對拉布???可見此文作者,不是無知便是別有用心。意見可以不同,但事實卻不容歪曲。此文的作者正是在歪曲事實。simon, 廣東

林作者,你的言論若放在民主社會便言之成理了。但是香港現在已今非昔比,而且危機四伏,是一個dying city,它是一個正在爭取民主的城市。你的言論於此處境就成了混淆視聽,為建制派嚷嚷的喉舌之作,甚至是助紂為虐!你說「拉布」不符合民主精神,可是香港政府有提供一個民主的體製作為平台,使得市民可以依法阻止政府通過明顯不合理的法案嗎?如果沒有,你的言論豈不是雙重標凖,有選擇性地要求一方,而同時不要求另一方?奉勸一句:與其嚷嚷「剪布」,還不如早點剪掉你自己那又臭又爛的裹腳布吧!自由中國,自由香港, 香港

香港議會不是完全民主選舉產生,決議也不是民選議員控制,不可以西方民主制度的方式去處理「拉布」。whinejunkie, ottawa

香港立法會根本就不是一個完全民選的立法機構,最臭名昭著的就是功能組別,其當選議員根本就有違民主程序,是由少數人操控當選而成。少數服從多數是民主的原則,但民主最基本的原則恰恰就是保護少數人合法利益不受多數人損害。文章的作者所散佈的所謂「少數服從多數」只是民粹,與現代民主有悖。況且,香港立法會的所謂多數,其代表的民意其實並無過半,因為據選舉得出來的統計票數顯示,保皇黨只佔選票的4成而泛民有6成,只是由於功能組別的存在才在投票中成為多數,這才是香港當下立會的真實一面。作者對當下香港立會的認知讓人覺得,他實在並不了解香港政治生態,希望BBC認真考慮下另找他人,以免影響BBC公信力。毛聊, 中國廣州

林作者,我認為議員利用議事規則賦予他們可以做的事沒有不對,我和你沒必要把過多的私人感情投放入去,正如遊戲對打一樣,別人可以有機會用必殺技,我也可以有機會用....不如,最後由選民決定那些議員應該會在議會裏面吧?阿明, 廣州

議會上【拉布】的【是非對錯,】要視乎【該個】拉布行為【是否有】【理據】。有議員認為【替補機制草案】一旦通過,【褫奪】辭職議員的【參選權】與【剝奪】選民的【投票權】顯然是一個【於法於理】不合的結果。基於此,議員用【拉布】的手段在議會上合法【拖延】,阻其通過,【何錯】之有? 【事源】年前有五位立法會議員集體【辭職重選】,【成功取得】了全港五區選民對他們在政改單一議題的【認受】,重返議會,然而,這種【類近公投】的行為【觸怒】了中央,【香港政】如今推出這條幾經修改的草案,【堵塞】議員辭職再參選的【漏洞】。港府【言之鑿鑿】稱五區變相公投【不獲市民支持】,又揚言大部份市民【支持草案】,【反對拉布】,如此說【屬實】,辭職的議員既然這麼【不得民心】,其【重返議會】的! 機會】應該【沒有】。如此,又【何懼】議員【辭職重選】?又何須【多費周章】【推此】替補機制【草案】?無此草案,又怎會出現這個【拉布】的局面?沒有拉布,又怎會出現在凌晨時分,更深人靜時【剪布】這種【形同黑哨】的行徑?孟光, Hong Kong

香港的立法會本身就不符合民主的實質,功能組別不廢除,就不應該歸咎於拉布。未署名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