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十五年后,港人基因变种

香港2012年七一示威大遊行
Image caption 香港2012年七一示威大遊行。

請問那一個地方的領導第一天上台,便有數十萬人在街上叫他下台?

出現這樣的情況,對於中共高層來說當然不是好事,只要看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訪港時一直眉頭深鎖便可以一二。但更重要的,這樣的情況對每個安分守己的香港人, 是一個莫大的侮辱。

究竟香港人做錯了啥,要接受這樣的一個窘境?要接受這樣的領導?

還是香港人實在不知足,總是喜歡走到街上去喊領導人下台?十五年來,不論是董建華、曾蔭權,還是上工只有數小時的梁振英,全都曾經被數十萬名市民在街上喊下台。

鄧小平當年設計一國兩制的時候,會構思到香港是這個樣子嗎?

從十五年前開始,港人從米字獅子旗變成大紅五星旗,97年7月1日下一場雨後便換了老闆,由「事頭婆」(港人對英女皇的叫法)變成了「阿爺」(港人對中共政府高層的叫法),當中港人沒有任何自主權,卻也默默接受。

政治冷感基因變種

有那一個地方的人民對政權極不滿,卻完全沒有推翻這個政權的念頭?過去十五年的香港,基本上是處於這個狀態。

香港人大部份是順民,只要可以賺到錢、自由不受到干擾便可以了,會罵政府,但也不致要推翻任何政權,更沒有想過走到街上叫領導下台。這是出於實用主義,更是源於英治時代港人政治冷感訓練的結果。

可是在2003年,因為經濟實在太糟,當時的行政長官董建華處理沙士(薩斯病)不力之餘,更要為國家安全立法,結果五十萬人上街大叫他下台,過了一年,董建華真的下台,不管實情可能是中共高層政治角力的結果,港人也突然發現原來人民也有力量,體內的順民基因開始變種。

從此港人開始出現「基因變種」,曾蔭權的日子也不好過。以一個前朝高級公務員的背景,本來也還算得到港人的期待,可是權力來源的結構問題到最後還是把他垮掉。

落後的反當老闆

2007年曾蔭權大喊「我要做好呢(這)份工」,作為一個「雇員」,他知道自己的老闆是中共領導,這些領導來自一個比香港落後的政治體系,卻掌握著港人的處境,自從2003年開始,基本上每年的七一遊行,就是對這個落後的政治制度的牽制說不。

更糟糕的是這個「基因變種」城市經濟要依賴這個專制老闆,港人下降的信心和港元兌換人民幣的匯率基本上是可以掛鉤的,人民幣越強,港元越弱,港人的自信心也一樣。

政治上受制於中共封閉的政權,經濟上卻要依賴這個老闆,便出現了往後的「蝗蟲論」、「強國人」(大陸人)和「自由神」(自由行旅客)爭議和矛盾,就算是一個簡體字的餐牌也可以鬧大,這些張力不會在主權移交後的官方歷史出現,但港人卻活在當中,冷暖自知。

話其實不用說得太複雜,想像跟你心裏其實很瞧不起的老闆工作,而你沒有轉工的機會。

曾蔭權根本沒有需要去取悅市民,結果經濟改善,港府的弱勢叫人越來越不滿曾蔭權,更不靠譜的是發生了「貪曾」醜聞,叫人慘不忍睹。

不爽還是要交稅,庫房都是錢,可是除了莫明奇妙地派發六千元之外,貧富懸殊越來越嚴重,叫人不想支持這個政府。

十五年來中環變西環

不同階層的港人都在這十五年來作出掙扎,地產商或許可以賺到更多錢,但要分享更多的權力恐怕不一定成功,從最近的特首選舉,前所未有的出現建制派之間撕裂、唐英年被打到「遍體遴傷」便可見一二。

「保皇政黨」也不見得有多少權力,只能整天和他們口中的反對派民主派抬摃,社會分化嚴重,問責高官不受尊重,結果是政府失信,政客不被信任。

這十五年來,最明顯的一個改變是香港遊行路線的終點,巳經開始從香港政府總部變成在西環的中央政府聯絡辦公室,即「阿爺 」在香港的辦公室。

過了十五年,港人的領導不是「腳痛」便是「貪曾」, 而被看成是西環扶助的「地下黨員」的梁振英在上任數小時後便迎來下台的要求。前數天胡錦濤在高調進行十五年來香港最大規模的閱兵,勾起一些港人對六四事件時對軍隊的回憶。

「順民基因」如何變化,會是一國兩制如何走下去的關鍵。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讀者反饋

中國政府實在要強迫三百五十萬英國國民(海外)去英國,不給他們去民主的英國,香港只會永無寧日。中國政府又何必自作自受呢?Rich Fu, Ewing, New Jersey, USA

香港九龍的寨城曾是全球著名的貧民窟,在英殖民期間,這裏是[鬼城]。殺人,販毒,強姦,賭博,妓院寄生在這僅僅0.026平方公里的末世之城中。英殖民政府從來沒有關心過生活在這裏的5萬貧民,從來沒有考慮過他們的生和死,英國政府所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掐斷這裏的電路,讓這個亞洲死城自己自生自滅或自殘消亡。是中國政府在和英國就香港回歸凖備工作的談判中,強迫英國政府徹底整頓這個亞洲毒巢,犯罪黑窩,還給香港人民一個安全潔淨的城市,英殖民政府才不得已夷平這個寨城。多少年來中國政府一直默默地支持著香港的繁榮和穩定,而如今反口咬人,真是令人深思啊。Cathy, London

中國曆來盛產刁民,無事生端,吃飽了飯,又要言論自由,大多數人有了言論自由不行,還要我自己有,政府不能完全隨我意,我就反他,腰纏萬貫,牢騷滿腹,這些就是社會的蛀蟲。下有刁民,上必有狗官,中國早晚會被這些刁民毀掉。bbc viewer, london

「這個落後的政治制度」還真不能蓋棺定論是「落後」的。冷戰結束,標誌著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較量的第一個回合的失敗,並不是永遠的失敗。因為社會遠遠不夠進步,去實行社會主義。而比較進步的北歐諸國,自稱為「正宗的社會主義」,卻顯然是比較成功的。歐美先進國家無一不在偷偷實行社會主義,不過他們把它換了個叫法,叫「福利制度」。當社會產出非常發達(比如比現在發達1000倍)時,恐怕你不社會主義也得社會主義,因為資本主義必然導致貧富差距遠遠高於現在。最後因無法維持,而只能逐步推廣社會主義。未署名

有樓下香港的網友提出:「香港政客議政大多數時候都是以民意為依歸,但是他們的忠誠大都是朝向北京」。那如果民意反共,香港官員到底是「以民意為依歸」還是「忠誠於北京」?從2003年反對《基本法》23條的情況來看,當年上街遊行人數為35(或50)萬,佔港人的約5%(或7.1%)。就算是代表了大多數港人的意見,最終,中央並沒有硬推第23條。「香港官員的忠誠」沒有什麼效果,(即使中央,也要傾聽民意)。以這一點(港官忠於北京),來反對、污蔑、排斥香港官員,將一切不滿都推到他們的「忠誠」上,最後,所有的罪、錯,都「歸功於」北京,實在有失公允。未署名

香港政府之所以在反對聲音下「死忍耐」、「做實事」,是因為要以身作則,容許社會有反對聲音出現。香港由98%是華人,英國的一言堂,變成今日「多元」的社會,少數族裔人口增加得很快,社經階層也分裂得很快。要社會多元而融合,不因多元而分化,必須學習聆聽少數特別是反對者的聲音。香港有能力(或者要練成這種能力)包容少數聲音,也有能力「聽到」並「清楚聽到」大多數「沉默」者的聲音,在做決策的時候,減低失策的可能性。如果聽不到反對者的訴求和訴求的原因,它們就有可能演變成衝突,以香港彈丸之地,瞬間就可以玉石俱焚。地下鐵人頭湧湧但有秩序,你擠我擠但肌膚總保持0.1公分的距離。香港政府官員寫公文,第一樣要學的,就是排除。未署名

估計換了李洪志或者王丹、吾爾開西等人來領導,那些希望特首倒台的人就開心了。中國人 請不要誤會台灣,台灣的確選出來的總統都會被罵,但這代表我們可以罵而且不用擔心警察找上門去喝茶!的確我們兩黨斗的很兇,但是從這次選舉中我們也見識到民進黨的確進步許多!做爛了我們可以下次選舉不投給他!我們可以罷免他可以上街頭靜坐!的確這樣並不代表我們絕對確定下一個會更好,但是我們可以警告他們,做不好我們都在看,下次你最好要注意!遇到一個爛到底的你也頂多苦四年,就算苦你也覺得是我們自找的,但是大陸不要說總書記了,連村縣領導甚至小區區委做壞事都不見得能拿他怎樣。兔, 台灣

為什麼那麼反大陸,就是因為看到了大陸種種的弊端,種種的不合理,一個個冤假錯案,一個個食品安全問題,試問,還怎麼去擁護,怎麼去歌頌?未署名

(一)此文作者的論點,幾乎處處存在漏洞。第一句話,就出大錯:普金上台就遭到百萬人抗議,但普金實實在在是符合俄羅斯大多數民意選出的總統。第一段,暗示幾位特首都是大陸指定的?大陸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操縱1200位香港選舉委員會的選舉。雖然不是普選,但也是選舉。抗議的港人也不過區區十來萬,不到港人的2%。是不是全港反梁,深表懷疑。然後替港人捏造了一個「順民基因」,接著是「基本變種」,變種的根源就是共產黨了。這三者真是莫名其妙,條條都無根無據。1956年香港雙十暴動,1967年「暴亂」,都死了近60來人。哪兒來的「順民基因」啊?那可是英國人統治的年代。不滿了反抗,中國人從陳勝吳廣幾千年下來都是這樣的。(二)作者說「港人經濟上要依賴這個老闆,所以降低了信心」。香港的發展史,一直都強烈依賴大陸,這個經濟的「老闆」,不是今天才有的,都存在60年了。過去也降低信心了?沒有!香港一直和中國的「專制老闆」做轉口貿易都60年了,港人過去從來是志得意滿。現在為什麼突然沒信心了?是由於大陸發展了,港人怕以後被邊緣化,焦慮的結果。和大陸是不是專制獨裁根本無關。「落後的當老闆」更是不知所云。老闆和雇員有幾個必要條件:老闆決定雇員做什麼;雇員替老闆工作;工作完成,雇員拿老闆的薪水;老闆決定雇員去留。港人替大陸工作嗎?大陸決定港人該幹什麼?港人拿大陸工資?大陸可以解雇香港?這「大陸老闆」根本不成立!!(三)文中提及種種港人心態,把禍根歸於中共。仔細追究,都沒有必然的邏輯聯繫,不是必然的因和果。比如,把貧富懸殊歸於香港政府,香港政府又是「中國政府的雇員」,結論似乎中共把香港搞得貧富差距擴大了?正如有的網友指出的,貧富差距的國家很多很多,都和是不是共產黨執政無關。香港人的未來,一定是民主的,卻不一定是香港人希望的。因為大陸在發展,大陸對香港的轉口貿易和國際中介服務的需求會迅速減少,對香港的金融投資的依賴已經成為了歷史。香港的將來確實堪憂,但是和大陸是繼續集權統治還是變成民主國家沒有任何關係。希望作者寫作不要羅列一堆現象,然後亂炒,讓人看不清你的論據和結論。港人的未來取決於自己,而不是中共。未署名

國家對於香港是很照顧的,就像對少數民族地區一樣特殊關照,少數民族地區落後關照下也就算了,但是就全國來說香港是發達地區,內地問題食品層出不窮,供港食品卻是好幾個九的沒有問題,但是港人就是不滿,哎難道就是會哭的孩子才有糖吃。。。。。。。可憐的大陸普通漢族人, 中國

作為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我想我們之所以上街,主要原因是這裏的政治體制不能代表大多數香港人的意見,儘管這裏的政客議政大多數時候都是以民意為依歸,但是他們的忠誠大都是朝向北京,所以在一些敏感的議題上,特別是在言論自由和民主發展方面,香港人是有需要上街表達他們的不滿。如果要香港人不遊行,只有普選一途。香港人, 香港

香港人正在神經質化、歇斯底里化、混蛋化。香港的言論自由向來都是建立在低水平的靠捕風捉影來煽動公眾的基礎上的,從香港那麼多人被煽動參與反華反共遊行看,這一地區的人缺乏足夠的智慧來判斷事務的本質!美洲主人, 加拿大

香港人有三百五十萬是英國國民(海外),根本性是不會認同中國政府處事方式。中國政府死抱這些人不放,強迫要他們留在香港,不給他們去英國,香港只會永無寧日。中國政府又何必自作自受呢?未署名

自由的可貴在香港人的心中永遠佔據了領導的地位。為什麼在英國統治下的香港沒有那麼不滿?那是因為那時候的香港人還的確有過個人的自由。在一個絕然不同的壓迫政治體系下,香港人很不爽。想像到35年後就要徹底的融入中國,成為一個順民,一個要忍受沒有法制,個人自由,虛擬,哄騙的政府。所以情緒上的波動是可以理解的。對一個不願意接受的未來,唯一能夠做到的就是發出不滿的意願,希望借此達到改變老闆的心態和政策。Wei Cheung, 美國,佛羅里達

這裏評論的倒是都不開黃腔。比VOA強。

「落後的大陸當老闆」?這哪兒跟哪兒啊?!大陸哪稱得上香港的老闆?老闆要開除你就開除你。香港即使是個窮光蛋,即使是個燙手的山芋,即使是個坐牢的兒子,大陸也甩不掉。只怕大陸只配做一個把香港捧做掌上明珠的千寵萬愛的娘親吧。此文觀點太膚淺。你去讀一讀網上一篇台灣人寫的《漫談香港》,他的分析入木三分!各位要搞清楚香港,先要搞清楚香港的歷史,然後才會懂得香港的現狀,最後才能有根據地思考香港的未來。未署名

呂先生評論很好,針針到肉。本人香港土生土長基層市民,年近退休,食餐憂餐,晚年不保。工作穿梭中港,觸及富和貧人仕,固中經歷太多民間疾苦,富人不可告人的事情。土生土長港人和內地移民已經有很大茅盾和分化,基因變種港人為利益以政客為主導,衣冠禽獸,無惡不作,年輕基因變種港人,心術及行為差到你不可想像。自命港人自豪,又怕死但是又貪心,比第三世界人民更可憐!WL Chan, Hong Kong

香港【割讓】給英國之時,只是一個人口稀少的【小漁港】,可以作為英國人與中國通商的【跳板】與【補給站】。香港歷次【人口急劇增加】的原因與時間點,都離不開【逃避戰亂】與【逃避共產黨的統治】有關,明白點說,香港是一個中國人【避禍】之地。經歷百多年來港人的【勤奮努力耕耘】,把香港掙出一個【東方之珠】的名堂,經濟蓬勃百業興旺有目共睹。隨著九七【政權移交】,港人失去了【英國的保護傘】,香港避秦的地位馬上【起了變化】。絕大部分視香港作為【安身立命】的港人才驚覺【自救之道】唯有向當權者【說不】,向中共【說不】。 【追求呼吸自由的空氣】,【遠離中共的指掌】,相信是避秦港人的【基因】,這些基因根本就【從來沒有】變種。現在,這些【基因】正【面臨危害】之際,還沒去到面對【軍警! 壓】之時,港人發出憤怒的【吼聲】,付諸平和得可以的【行動】,不是【正常不過】的【和平反應】嗎?這,不正是【解釋了】為什麼一個地方的領導【第一天上台】,便有數十萬人在街上【叫他下台】所謂奇怪的現象嗎? 【何足怪哉】?孟光, Hong Kong

這文就說出了問題的根源…即使港英政府沒有落實真民主,但因知道其認受性不高,因此於1960年代之後搞好民生,港人的生活明顯有改善。而且,英國畢竟是一個民主國家,其官員都明白民意的重要性。現在特區政府不是由選舉產生,但是分別被一個「好心做壞事」及「典型香港仔」搞到生活一年差過一年。過去15年就顯出中央政府真的無太多能夠治港的人才。與其北京的人選都不會搞好香港,為何不能讓香港人選擇自己的爛蘋果呢?啊曾, 加拿大溫哥華

回歸前去過香港,這10年來也因工作關係長住香港,認識很多好朋友都是三代以上的香港人。所以我想談談我的看法。首先,作為一個中國人,我為香港的回歸而感到自豪。殖民文化應該逐漸推出歷史舞台,這才是歷史的進步,是人類發展文明的進步。其次,很多香港朋友對我抱怨了許許多多的回歸後存在的問題,我非常理解。但是請給祖國和大陸人民一些時間去提高和改變吧。我們落後英國至少3代人,文革時期又耽誤了一代人的教育和經濟發展,歷史無法改變,可是未來是靠我們一代一代去努力創造的。請香港同胞給大陸親友們一些時間,求同存異,放眼未來,共創美好:)未署名

隨著中國內陸經濟的發展,香港在中國乃至亞洲的地位早已讓位於北京上海這樣的超級城市。不論是在人才,資金以及市場香港已經沒有任何優勢可言,這是香港人內心最最不願承認的但是在嘴上又不服氣的事實。唯一香港可以對內地引起相對優勢感的就是在所謂的民主道義上的感覺了。這就是為啥香港人如此熱衷所謂的民主自由的最根本的內在動力了。想想15年前英國殖民統治香港的時候,香港最高行政長官是英國做的香港人連選的的機會都木有的,不過香港人還不是照樣乖乖的聽話接受這個由英國派來的英國佬麼。。。AAA, 中國

依照這篇文章的觀點,那我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同樣沒有民主,在先進的英國統治下,儘管是低等公民,港人的不滿也比較小,而在落後的中國統治下,儘管是特等公民,港人的不滿卻更大,究其原因就是因為港人自認高人一等,卻不得不被他們所瞧不起的中國所統治。是不是這樣? //另外作為反全球自由貿易之一份子想要說,請不要把香港的貧富差距擴大和中國威權體質必然的聯繫起來。這是自由市場化後的常見現象,而香港是恰恰是其推行者同時也是更大的受益者。如果港人自覺到這一點,還依然認為這不正義,那不要忘記反中的同時,和全球各地許多富有激情的人一樣反對英美推行的全球化下的資本主義制度。馬翔, 美國,費城

普金上台前一天,就有百萬民眾抗議遊行!沒什麼大驚小怪的!抗議的港人只有區區1%。這能說明香港人都不支持梁振英?未必!你所說的港人的糾結心態,問題不在大陸。換句話說,即使97年香港獨立了,普選了,香港就能選出好領導?從美國、台灣、日本的情況看,民主制並不能保證選出一個人民滿意到底的好領導。那麼如果香港獨立了,沒有了大陸的經濟優惠,香港的經濟大概會走下坡路。那時,香港是不是會和台灣現在一樣出現兩派,挺中派要回去,反中派要保持獨立,會不會出現台灣式的民粹式鬥爭?答案大概是肯定的。所以,問題根本不在大陸「老闆」,「老闆」就是這個樣,即使你香港有獨立的選擇,也找不到更好的出路。無語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