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觀察:「佔領中環」與「公民抗命」

圖片版權 z
Image caption 每逢周日或假期,數以萬計在港工作的菲佣,聚集在香港中環聚餐、聊天、吹拉彈唱

長期以來,每逢周日或假期,數以萬計在港工作的菲佣,聚集在香港政治和商業中心——中環的天橋、行人道、公園、廣場等公共空間,三五成群,席地而坐,聚餐、聊天、吹拉彈唱,這是佔領中環的始祖,也是中環的一景。她們佔領中環,以解鄉愁;她們不是公民,也不抗命。

第一次「佔領中環」

第一次以「公民抗命」的形式「佔領中環」,發生在2011年10月至2012年9月,香港部分市民效仿美國民眾佔領華爾街,佔領了香港匯豐總行大廈地下的廣場。佔領者的要求是抗議金融霸權、控訴資本主義制度弊端等經濟要求。

2012年6月,匯豐銀行以取回業權為由,要求示威者撤離。8月13日,香港高等法院發出禁制令,責令佔領者於8月27日晚上9時前離開。佔領者違抗禁令,更在27日當晚舉行音樂會。期限過後15天,法庭執達吏驅逐了佔領者,長達11個月的佔領行動告終。

第一次「佔領中環」,以違法佔領開始,以被執法者驅離結束,具有一定的社會影響力,但收效不大。香港金融霸權的地位沒有改變,在法制外衣的包裝下,更具有欺騙性和殺傷力。

第二次「佔領中環」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在香港中環匯豐銀行地下廣場的佔領中環」運動。

蛇年入春,萬物復蘇。第二次「佔領中環」運動正在醞釀,不斷升溫,要求目標直指2017年的特首普選。

元月中旬,港大一法學教授投稿報端,鼓動市民及民間領袖以事先張揚的形式進行違法、非暴力的佔領中環行動,並稱若市民不再施以更進一步行動,普選的目標將無法達到。

第二次「佔領中環」的發起者和支持者,提出要以「公民抗命」的行為來主張真普選的政治要求,預計有萬人簽誓言書、商討日、民間電子公投、超級區議員辭職進行變相公投、合法的不合作運動、不合法但不會影響社會秩序的不合作運動、最終佔領中環等行動。

真假普選的試金石

特首候選人的凖入「門坎」,是真假普選的試金石。

《香港基本法》第四十四條規定特首的條件是:香港永久居民中的中國公民,四十周歲,在港連續住滿二十年,無外國居留權。

早些時候,一些建制派人士提出,愛國愛港是擔任特首的必然條件。最近又提出,2017年普選特首時,候選人必須經選舉委員會內部「預選」,以確保「篩走」北京中央政府不能接受的人選。

不言而喻,香港特首要愛國愛港。關鍵是,誰來判定誰是愛國愛港?曾經到維園參加要求平反六四的燭光晚會,是否就不愛國不愛港? 「禁奶令」、「禁雙非孕婦來港生子」,是否是愛港不愛國?一些建制派議員認為,愛國愛港是意識形態,法律上很難去表述。

不言而喻,香港特首要與中央建立良好的工作關係,那曾經到中聯辦門口示威遊行反對西環治港, 是否就是「對抗中央」?「斗而不破,和而不同」,能否成為特首候選人的底線?

在過去由選舉委員會小圈子選舉特首時,泛民主派人士都有機會參選,雖然落選是意料之中的事,港人強忍遵守著「循序漸進」的民主進程。如果2017年泛民人士可以成為特首候選人,真普選應該靠譜;任何人在真普選中落選,符合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原則。

如果泛民人士在2017年的特首普選中連候選人都當不了,那普選只能淪為專制為民做主的假普選。港人難以忍受「朝三暮四」的欺騙。

可以接受為普選設置的「門坎」,例如「預選」、「最低選民聯署」等,這是有法律依據的參選資格審查。不能接受意識形態的政治審查,經過特定人組成的選舉委員會「預選」,由少數人決定誰能成為特首候選人。

「公民抗命」的代價

Image caption 2007年7月香港人舉行「撐普選」大遊行。

香港特首在2017年實行「普選」,是2007年第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一次會議通過的決定。同時還提出普選的辦法是,「組成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提名委員會可參照香港基本法附件一有關選舉委員會的現行規定組成。提名委員會須按照民主程序提名產生若干名行政長官候選人,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全體合資格選民普選產生行政長官人選,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特首候選人的凖入「門坎」引發了香港社會關於「真假普選」的爭議,觸動了部分市民不惜以「公民抗命」的行為「佔領中環」,不惜以阻路、衝撞警方等觸犯法律的行為來表達政治要求。

「公民抗命」的實質是以違法的行為來主張要求。然而,公民是法制的產物,二者互為依存。公民一旦以違法來要求權利,公民將成為暴民,要麼公民被法律制裁,要麼法制被公民摧毀。這是「公民抗命」的代價。一些法律人把這一代價輕描淡寫為:「你留案底,是你的medal(榮譽)。」我以為這是教唆犯法的行徑。

長期以來,香港市民的經濟理性大於政治熱情。當然,這以當政者施政不出現重大失誤為前提,還以沒有別有用心者製造事端或煽動民粹為前提。

以犧牲法制而獲取的政治成果,最終將無法用法制鞏固之。唯一可行的是,給香港以真正的特首普選,否則將失去香港的繁榮穩定,甚至可能失去香港的作用。

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讀者反饋

支持香港爭民主,唇亡齒寒,大陸的未來就是香港今天

<strong>philip, guangzhou</strong><br/>

我覺得要佔就佔領天安門,畢竟香港人傾普選是沖著中共而去。

總不能被人強暴不是找匪徒理論,而去自殺吧?

<strong>Vicky, Hong Kong</strong><br/>

【佔領中環】是一個【衝著中共】的和平【抗爭運動】,參與佔領中環的人要【甘冒】被捕被起訴甚至可能入獄的【風險】,運動的【訴求】簡單不過,【只要求】中共給予港人一個【行政長官】與【立法會】的【真正普選】。這個訴求【並不過份】【也非奢求】,目的是【要求】中共【信守】《基本法》罷了。換句話說,即是採用一種強大而平和手段【要中共信守】它自己向港人頒布的《基本法》,就是【這麼簡單】的【訴求】而已!要知道回歸十六年來,【隨意詮釋】、【隨意耍玩顛倒】、【不嚴格遵守】這本《基本法》的【不是】港人【而是】你中共自己啊!孟光, Hong Kong

BBC就是希望中國不亂。如果英國講究人權,你們可以放下國籍種族的區分,讓那些想加入英國國籍加入你們國家。讓那些覺得香港不好的人加入你們國籍?你們願意嗎??John

請問作者,甘地是暴民嗎?馬丁路德是暴民嗎?暴民的定義是你說的這樣嗎?和平理性非暴力不合作是暴民嗎?何謂暴民, 中國大陸

這些讀了幾本書的教授搞學術還可以,搞政治實在不行。共產黨限制是事實但人是要基於現實來做出判斷。就算他們爭到了特首的位置,沒有中央的支持,香港經濟立馬崩潰,限制自由行和購物團就行了。真擔心香港走台灣那樣民粹的道路。未署名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