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觀察:碼頭風雲牽動港人心

香港集裝箱碼頭工人示威

香港集裝箱碼頭工人示威,多個勞工團體和政黨代表相繼到場聲援工人。

3月28日起,香港國際貨櫃碼頭(HIT)爆發大規模外判工工潮,罷工工人甚至與保安員爆肢體衝突,事件自始一直牽動香港人心,傳媒連續多日大篇幅報道,關注度歷久不衰。

工人們的抗爭獲得不少市民同情支持,原因有多個:罷工者訴說的打工者苦況,令普羅大眾感同身受;大財團以外判方式批出合約,撇清苛待工人的責任;示威者將矛頭指向香港國際貨櫃碼頭背後的地產大財閥李嘉誠,引起共鳴。

在工潮的首天,有過百外判工人聚集示威,他們帶同印有李嘉誠頭像的紙牌,高舉多張橫額及標語:「還錢呀李老闆!」、「欠債還錢天公地道無盡剝削忍無可忍」。

日曬雨淋

據工人們所述,1997年前回歸前,外判工人工作24小時日薪為1,480元,但回歸後經歷金融風暴及沙士,薪酬連減,現在外判工薪金只得1,300元,部份甚至低至1,100元。近年物價飛漲,薪酬不加反跌,困苦可想而知,因此要求加薪兩成,實時薪加多12.5元,但資方則只願加3元。

系繩員梁先生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說,他在碼頭幹足24小時薪酬得1,300元,價錢太低了,不如當洗碗工,「我們日曬雨淋,又沒有時間吃飯」。

擔任輪盤操作員的何先生則表示,他長年在吊臂機操作室工作,大小二便、吃飯及休息也在吊臂機上,環境惡劣:「工時長,有時候幹足72小時,整個人崩掉,希望改善一下。」

據悉,碼頭工人平日開工,因工作所需要連續數十小時困在高空的塔機,往往被逼在內如廁,只得以報紙包著排洩物。薪酬雖然長期無改善,但始終是辛苦學來的技術,不易轉工,有工人更因為妻子不滿生活長期無改善,下堂求去。

懷疑假外判

在工潮一開始,香港國際貨櫃碼頭公司即以工人屬於外判工為由,撇清關係。不料,有傳媒卻揭發所謂的外判商,其實與碼頭有千絲萬縷關係。

碼頭工人示威

碼頭工人的苦況曝光,觸動不少市民,碼頭工人的示威得到了許多團體的支持。

報道指,其中一間外判商永豐旗下工人,職員證上寫著是隸屬一間名為SAKOMA的公司,而據公司註冊處數據顯示,國際貨櫃碼頭公司董事總經理嚴磊輝,正正是SAKOMA的董事,懷疑是「假外判」。嚴磊輝指,「工作證上面寫Sakoma不代表他是Sakoma員工」,又稱是證件打錯字和事後懶得改,但令人難以置信。

不錯,碼頭工人的苦況曝光,觸動不少市民,因為回歸後打工者薪酬加幅追不上通漲,生活水平實質不升反降;地產狂潮帶動百物騰貴,高鋪租蠶食掉中小商戶的收入,令經營變得困難。「地產霸權」早成為了普羅大眾痛恨的焦點,而香港國際貨櫃碼頭正是屬於地產大亨李嘉誠旗下和黃集團的附屬機構,凡此種種,都火上加油。

工人及其支持者的不滿,現時已指向李嘉誠,包括在碼頭聚集抗議的工人突然遇雨走避,戲稱為「李氏力牆」發功;抗議團體更發動罷買李氏旗下超市百佳的貨品。有跑來支持工人的教師說,「碼頭讓財團壟斷,其實整個社會都是,因為政府偏幫財團才造成這局面。」他稱市民平日替財團打工,但辛苦賺來的錢又貢獻給財團,但財閥刻薄成性,因此他平日也是盡量光顧小店。

這次大規模罷工,是社會累積不滿下的一次爆發,怒火更有可能越燒越旺,造成社會政治危機。

文章是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讀者反饋

碼頭風雲暴露出【大財團】的卸責,【外判商】的無良,【外判制度】的缺陷,【政府】的無能與及標榜替工人爭取權益的【左派工會】的偽善。碼頭風雲也反映出不人道的【工作環境】與及工人薪金長期【被壓榨】的苦況。碼頭工人要求【加薪兩成】看去似乎過份,倘若細看九七回歸前至今【薪酬倒退】的事實,印證當下社會的【生活指數】,對比有關【財團的巨利】,再回望剝削基層勞工的【多重外判制度】,當明白加薪兩成的訴求是多麼的【卑微】。加上政府對碼頭工人的【職安健】【從不在意】,打著紅旗空喊工人至上的【左派工會】又【袖手漠視】,只剩得【職工盟】帶領這班碼頭工人【力爭權益】,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大都市】,有此景象,【能不蒙羞】?孟光, Hong Kong

香港是是自由社會兼資本主義,和全世界的資本國家一様,有錢人越有銭,窮人越窮。人們仇富後就想分有錢人身家(共產),但ー旦成為有錢人又做和有銭人一様的事,唉!人?adlan, uk

聯絡薦言

* 須填寫項目

與内文相關的鏈接

相關新聞話題

BBC © 2014 非本網站內容BBC概不負責

如欲取得最佳瀏覽效果,請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聯樣式表(CSS)的瀏覽器。雖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瀏覽器瀏覽網站,但是,你不能獲得最佳視覺享受。請考慮使用最新版本的瀏覽器軟件或在可能情況下讓你的瀏覽器可以使用串聯樣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