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觀察:外佣的艱苦歲月

在港工作的菲律賓佣工
Image caption 一到周末,香港的廣場和公園就成了在港工作的菲律賓佣工的聚腳點

香港每逢星期日有一個奇景,而香港市民卻習以為常得視而不見。

中環皇后像廣場和遮打花園這些平日沒什麼人去的休憩地方,一到周末,就成了在港工作的菲律賓佣工的聚腳點;而位於銅鑼灣的維多利亞公園,要是沒有遊行集會,就成了印度尼西亞佣工的露天會所。要是真的有集會示威或其他活動,那他們就得讓路給遊行人士,在其他區域的街道和天橋上繼續偷得浮生。

曾有外國朋友來香港,問我他們是不是無家可歸?為什麼要坐在甚至是睡在路邊?也有在港任教職的菲律賓朋友看到這個情況時,感到十分心痛,為什麼同胞來港工作,放假時連一個像樣的聯誼地點也沒有,而要在人多車多的路邊席地而坐?

的確,許多香港人對外佣的文化和工餘生活漠不關心。周日他們難得放一天假,與同鄉聚首一堂,既然負擔不起去餐廳的昂貴消費,唯有在免費的公園和街上聚腳,卻又被許多香港人覺得影響市容。社會上想為他們改善生活和福祉的人少之又少,更多的是「用人用到盡」,視他們如奴隸,比僕人更不如。

外佣在港工作受剝削

這樣說並沒有誇張。上周四,國際特赦組織發表了一份有關印度尼西亞家庭佣工在香港普遍受剝削及虐待的報告。這群佣工九成以上是女性,在香港約三十二萬的外籍佣工之中,她們佔了一半。

其實,不論是菲佣還是印佣,許多外籍家庭佣工,由一開始簽署勞工合約來港工作,已是簽了不平等條約。比如說,即使他們有不少人在港工作半生,也無法取得居港權;還有,在香港推行最低工資時,外佣就被剔除在外。

據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顯示,印佣的處境在外佣之中就更脆弱。他們不少人每天平均工時達十七小時,有時甚至不准放假;每月僅取得2,000至3,000港元薪酬,低於法定薪酬4,010元;有人晚上甚至沒有適當的牀鋪而要在浴室睡覺。

更甚者是,在九十七名受訪的印佣之中,有多達三分之二表示曾遭雇主身體或精神虐待,包括不停被辱罵是豬、狗、垃圾等,今年八月時就發生了一對夫婦兩年內不斷虐打印佣,遭法官裁定八項罪名成立,分別重囚39及66個月;而印佣遭男雇主非禮和性侵犯更時有所聞。

勞工處回應報告時指出,絕對不會容忍虐待外籍佣工的行為發生,任何違法行為,只要有足夠證據,也會依法處理。可是,要真正監管起來和搜集足夠證據,談何容易?尤其佣工往往處於弱勢,有時即使遇上不公平對待也只能啞忍。

這些情況不止出現在印佣身上,其他外籍勞工也有相似的處境。不過菲律賓人在港工作歷史已久,凝聚力較強,加上會英文,較懂得維護自己的權益。事實上,只要在香港生活過的人,都一定會聽過不少香港雇主指出:本地佣工工資高,又不聽話;菲佣會英語又有在外工作經驗,對在港工作的待遇有要求;而印佣比較單純,「聽教聽話」,言下之意,就是容易欺侮。

這些猶如狄更斯小說中的悲慘世界,出現在號稱講法治講文明的香港,為何香港人都不覺得丟臉,而只會視某些虐待案為個別事件?

同一屋簷下卻沒有尊重

許多個案也許未至於構成虐待,但對待家庭佣工毫無尊重卻是天天在發生。而且這個現象十分奇怪,就是一些即使受過良好教育,平時待人處世看來也無異樣的香港人,一回到家,面對自己家中的外籍佣工,就會自然地擺起主人的架子。

最普遍的,就是家佣不能與雇主同桌吃飯,而是在廚房站著吃;還有,不少雇主有一種心理,就是怕外佣不夠忙,要他們每分鐘也在工作,要是他們稍作休息,也會有蝕本的感覺。

香港沒有最高工時,香港人自己超時工作,拖著疲累的身軀回家,就理所當然地要家雇也超時工作。沒有同理心,連成年人也不會尊重別人,更遑論小孩子,看著父母怎樣對人,將來自己也怎樣對人。香港虐兒問題愈來愈普遍,是否應該反思:你不善待家佣,家佣又會如何善待孩子。

除了人與人之間的尊重幾乎不存在,回到最現實的問題,外佣千里迢迢來香港打工,無非為了多賺點錢養家。今年十月,政府調高外佣最低工資調高九十港元,即最低工資為4,010元,增幅2.3%,低於通脹率4.3%。

香港家庭佣工雇主協會認為加幅可以接受,原因是雇主已包吃包住,通漲對外佣影響有限。另一邊廂,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則指出,外佣每日平均工作12至16小時,九十元的加幅極不合理。若工作地點在新界,單是休息日由雇主家中來到港島的「露天會所」聚會,來回車費最少就四十五元,九十元的加幅只是車馬費。

由1970年代香港輸入外佣開始,他們在港服務已有三十多年,對社會貢獻良多,令許多家庭可以無後顧之憂投身工作,推動香港經濟效益。外佣在港這三十多年的光陰,還是換不來一點尊重,改變不了社會上的不平等待遇和白眼。香港,是如此涼薄。

(責編:董樂)

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讀者反饋

(四/四)為了讓家人過得更好,而忍受精神痛苦長期離開家鄉在外地過窮日子,佣工生活確實是艱苦的。香港勞動人口三百七十萬,其中外來佣工就有約三十萬,佣工對香港的繁榮供獻巨大,香港人不會忘記他們。在二零一一年為佣工出錢打官司爭取居留權的也是香港的維權人士,縱使居留權會令香港負擔沉重,也得到不少香港人支持,這不是事實嗎?不過,我同意我們應該可以做得更多。理解樓主腦海中那雇佣雙方相處融洽如家人那副理想圖畫。但相見好,同住難,這需要雙方很大的努力。真正的親人也不容易做到融洽相處,何況文化不一樣的雇佣關係?能做到融洽如一家人的平等關係是最好,做不到的退而求其次保留一些垂直的雇佣現實卻不應被苛刻指責。<br><strong>Daniel Hui, 香港</strong><br/>

(三/四)有些家佣只取得部分法定薪金,是因為他們的祖國規定要把部分薪金匯返,加上要償還當地巨額中介費及官員辦理手續的苛索,把剝削誤導為香港方是無理的。香港人步伐急速進取,南亞人相比下輕鬆樂天,以雇主態度督促家佣工作令家佣不快可以理解。雇主督促受雇者那個行業沒有呢?若單以家佣的心境跨張為香港人普遍不尊重甚至精神虐待佣工是失實的。在人口較多的家庭,佣工在晚飯中仍要處理廚務是常見的,女主人們也往往要在晚飯中途才加入飯桌。香港人經常加班,若能回家吃飯一般都爭取在飯桌上增加和太太孩子們的感情,談話和動作難免較私人和情感化,將吃飯時段劃為私人空間是可理解的。以雇主不與家佣同桌吃飯來引證不尊重家佣是偏頗的。<br><strong>Daniel Hui, 香港</strong><br/>

(二/四)在多數國家,外來家佣都不能取得居留權和最低工資保障,香港尤其不可行。有居留權後外佣就是本地人,可馬上轉工和得到全面福利,外佣和福利制度便會蹦潰。家佣們不是為了要成為香港人,而只是希望有工作自由賺更多錢回家鄉,這不符移民大原則。以職業為移民條件是常理,若家佣們真正希望移居香港,仍然可以按原有移民制度,以其他職業類別或法定理由申請。家佣薪酬受國際供求影響。同工不同酬確是歧視,但很多雇主也並非富有,同工同酬會大幅減少有能力雇用家佣的家庭,令家佣失業,令家佣國收入減少和令家佣國高學歷的人放棄專業爭取到香港做家佣,好心做成壞事。無論如何,香港佣工薪金仍然是亞洲高水平,事實也是受家佣歡迎之地。<br><strong>Daniel Hui, 香港</strong><br/>

(一/四)請樓主原諒,我覺得你的文章充滿偏見且不符事實。眾所周知,香港家佣享有假期之多,與本地人看齊,全亞洲第一。香港娛樂豐富,但有數十萬本地貧窮人口的假日幾乎完全沒有消費性娛樂,一年沒進一次電影院,情況不比佣工們強。共富社會是理想,但政府沒有能力為所有貧窮人口包括家佣們的假日娛樂負上全責。很多年前,政府為免家佣們在星期日休假過度集中於中環地區而開放了一些市區政府學校給他們聚集,但因環境不受家佣們歡迎而後來取消了。香港人很理解佣工們為什麼只喜歡集中在中環和銅鑼灣,對過於集中做成擁擠而佔坐行人路,香港人也沒有太大非議,為何反倒說是香港人對他們視而不見呢?<br><strong>Daniel Hui, 香港</strong><br/>

佣人也好工人也好,都是靠出賣勞力給別人提供服務討生活的,出賣勞力汗水之餘並不包括連尊嚴也要賣掉。從物種的角度看,雇主與佣人勞工皆無異樣,同屬四肢齊全、有思想、有感情、有理想、有抱負的人類,不同的是雇主擁有資源,有能力發揮金錢的力量去差遣欠缺資源並需要賺取金錢謀生活的勞苦大眾。雇主在權力與金錢方面無疑是佔盡優勢,若是踰越了雇佣應守的界線,無視佣人工人的尊嚴與感受,恣意踐踏凌辱,刻意剝削,此等無良缺德的所為,豈是文明社會的現象?<br><strong>孟光, Hong Kong</strong><br/>

本文作者將一知半解當成事實的全面, 實在可惜.

查看外佣在港享有的法定公眾假期, 相信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多. 而且外佣的假期幾乎是與顧主的同步, 因此香港顧主們在假日就要忙家務及照顧子女家人. 作者可以想像連假日都無暇休息的生活嗎?

其實按法例, 香港顧主祗需讓外佣每周放假一天, 無需定在周日, 採取彈性安排不是既方便顧主,又有助舒緩公眾休憩地方在周日及公眾假日的擁擠嗎? 可是, 外佣不願意啊, 因為他們希望同日放假以便與同鄉歡聚啊! 那麼是誰體諒誰, 誰作出了讓步? 不是香港顧主們嗎?!

作者看到表象對外佣泛起同情之心可以理解, 但這表象的背後存在著香港人的涼薄嗎?<br><strong>香港仔, 香港</strong><br/>

應該說大陸人肯定沒有如此的群體歧視, 因為首先不能聘請外佣, 祗可聘請內佣, 例如民工.

國內民工的待遇絕對比不上香港的外佣, 因為連戶籍都沒有. 國內民工是否被歧視? 最好問問那些民工, 無謂多講.

此外, 還可做個試點 - 每逢周日讓在北京和上海工作的民工, 在天安門廣場及外灘步行區集結, 唱歌, 跳舞, 祈禱, 理髮, 修甲, 販賣, 開戶外野餐及嘉年華會....好嗎?!<br><strong>香港仔, 香港</strong><br/>

本文一開始即點出了問題的矛盾性和作者自己的盲點:-

逢周一至六, 香港顧主及外傭均忙於工作, 無暇使用公眾休憩地方及設施, 但到了周日卻是誰佔用著這些設施? 整個中環核心區, 各區大小公園不都是變成外傭的戶外嘉年華嗎?

港人周日那裡去? 答案是在家照顧小孩讀書, 補習,上興趣班. 未婚的去飲茶, 行街購物, 看電影及與家人團聚. 香港的年輕父母連周日都無暇休息啊! 作者同情嗎?

除非外傭的行為太過份地不顧公德, 港人絕少批評他們佔用公眾地方, 即使他們經常在那裡進行販賣, 理髮, 修甲等活動. 試問世上還有那一個國家地區如香港般, 對外傭如此寬容, 阿拉伯國家? 新加坡?

<strong>香港仔, 香港</strong><br/>

誣告缺德, 廢話連篇, 一知半解,

絕大部份家庭都文明守法,

瘧傭案其它國家更甚更甚!!!

<strong>RPD, </strong><br/>

呢篇嘢真係睇到眼火爆!

好,既然外傭最低工資水平那麼不合理,

待菲僱似奴隸。

我贊成乾脆廢除外傭最低工資水平,

任由市場價格決定!

要有假日聚會設施供應?

香港的本地政府老人院宿位都極短缺,

老人瞓街無所謂,

菲僱不可坐街!

另外,

菲僱個個都係奴隸?

香港人前世欠左你嘅,

香港人搵支槍指住你黎香港打工嘅,

請菲僱,

香港人應該服侍菲僱到賓致如歸,

否則香港人就如此涼薄!

<strong>Speedo, Hong Kong</strong><br/>

天啊,香港原來是這樣!香港人標榜的普世價值哪裏去了?有沒有對人權的尊重?中國大陸雖然存在秩序問題,但大陸人似乎沒有如此的群體歧視。

<strong>shanren, </strong><b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