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觀察:《明報》撤換總編震動港媒

香港《明報》傳出總編輯劉進圖遭撤換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香港《明報》傳出總編輯劉進圖遭撤換

1月6日,香港《明報》傳出總編輯劉進圖遭撤換,由一名馬來西亞報人空降接替的消息,立即激起《明報》員工抗議,也震動了傳媒同行圈子,普遍相信這是中央透過報老闆,在加速限制本港新聞自由,簡而言之是「染紅」。

在筆者所棲身的傳媒機構,有同事就不禁慨嘆:「難道以後就只能看《蘋果日報》?」一派心有不甘的語氣。

不言而喻,這慨嘆替《明報》的地位寫下腳注:《明報》和《蘋果日報》被視為全港僅餘的兩份敢向中央挺直腰板,獨立發聲而又具銷量和影響力的報紙,分別是前者號稱全港公信力第一;後者則以誇大煽情為人所垢病,同行在擔心獨立聲音越來越少之餘,也惋惜只能由《蘋果日報》肩負起獨立發聲的責任。

《明報》編採部逾二百名員工聯署,要求高層交待撤換總編輯的原因,他們的憂慮並非無的放矢。《明報》的馬來西亞大老闆張曉卿,在大陸有龐大的生意利益;加上計劃要調大馬報人空降管《明報》,而馬來西亞的中文報業,眾所周知是由執政黨和單一集團操控,嚴密控制報道口徑。

香港媒體環境到臨界點?

《明報》對每年六四紀念集會、李旺陽事件、香港電視網絡不獲發牌風波等,均大篇幅深入報道,自然為中央所不喜。商人為了在神州更大的商業利益,而馴服旗下一份報紙,博取中央信任,又有甚麼稀奇?

引用馬來西亞同行、《當今大馬》中文版創刊主編楊凱斌在面書所言:「明報突然撤換總編輯的舉動,其實折射出整個香港媒體大環境已經來到一個臨界點,即『溫水煮青蛙』的那一套暗中操縱及影響已被粗暴的撤換及空降手段取而代之。」

他回顧了2001年馬來西亞「報殤」的沉痛經驗(執政黨收購報章,交由單一媒體集團壟斷),憂慮2014的香港會重覆大馬中文報業的舊路。巧合的是,當年收購馬來西亞《南洋商報》,並加以嚴密操控的大亨,正是今日的《明報》老闆張曉卿!

不錯,老闆是否為了利益而控制旗下媒體的口徑,確是很難證實,就有報章指《明報》換總編,直接導火線是報道港視發牌風波新聞過多,引起張曉卿的親信不滿,大家也只能半信半疑。

但是,這情況類似種族歧視,要證明某個黑人求職不受聘用是因為種族歧視,確實很難有實質證據,但在馬丁路德金前的美國,大家都知道種族歧視是公開的現實,一宗兩宗歧視個案到底實情如何,也已無關大局痛癢,因為整個社會皆布滿懷疑和憤懣。

傳媒成員頭上懸劍

同理,今次《明報》撤換總編輯並非單一事件,從多年前的商台名嘴鄭經瀚被迫「封咪」、到近期商台節目主持人李慧瓊被調離晨早黃金時段,《信報》重量級反共作者傳被控制口徑等,每次有這樣的新聞出現,傳媒老闆解釋都無法令人信服和釋疑。

可以說,老闆會扼殺獨立敢言的聲音,以換取在大陸的生意利益,早已成為傳媒工作者以至整個社會的共識,變成公開的秘密了。懸在同行頭上的劍,不知何時掉下,只能頂著恐懼,做好每天的工作。

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讀者反饋

《明報》撤換總編的而且確震動了港媒,可嘆的是,這個【震動】卻來得太晚了,兼且【震波】也因為當事人(總編輯劉進圖)及明報員工那種平和得令人驚奇的反應而大大減弱。之所以說震動【來得太晚了】是有根據的,由大班毓民遭遇封咪事件開始,明報事件之前有:南早染紅、成報與經濟日報轉軚、東方星島朝北望、信報河蟹、傳媒老闆黎智英施永清遭威嚇、ATV易幟、TVB事事旦旦、獨立媒體被襲、DBC叮走鄭經翰、D100與主場新聞被干擾、香港電台與商業電台逐漸轉向...... 並不陳年的往事,只帶來當日一時的抖動,之後便有如船過水無痕,談不上【震動】。香港人現在的處境,恰如魯迅所言:『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悲涼乎?<strong>孟光, Hong Kong</strong><b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