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觀察:五十萬這個數字

  • 鄒頌華
  • 自由撰稿人
反服貿運動
圖像加註文字,

太陽花運動是一場由學生發起的反服貿運動,輿論幾乎壓倒性支持學生一方。

在風雨飄搖的三月天,海峽對岸的太陽花運動,一個星期多以來牽動香港人的情緒。香港人對台灣的情意結,由從前的瞧不起,到今天的羨慕,也印證了香港本身的盛衰榮枯。香港羨慕台灣的「小確幸」和「小清新」的生活方式,更羨慕彼岸可一人一票選總統的民主政體,這無一不是香港爭取多年無望,但在彼方實現了的願望。

是政情不一樣?還是香港人爭取的方式不對?或是決心不夠?

五十萬人的激情還在嗎?

不少人也把台灣的太陽花運動和蘊釀多時但仍未發生的「佔領中環」比較。太陽花運動是一場由學生發起的反服貿運動,由最初佔領立法院,再佔行政院,輿論幾乎壓倒性支持學生一方。至數天前出現另一高潮──五十萬名市民(警方估算則是十一萬多人)從四方八面湧至凱達格蘭大道上集會,是台灣有史以來參與人數最多的集會之一,令總統馬英九及行政院長江宜樺也要親自坐鎮關注事態。

這邊廂,香港各社運界人士也不氣餒,自我激勵。台灣有五十萬人上街嗎?我們也曾有過!十一年前不就一呼百應,五十萬人上街示威反二十三條立法?台灣有學運領袖林飛帆嗎?我們也不弱,曾有黃之鋒,而且還是個中學生!

台灣的太陽花運動能否開花結果,現仍是未知之數;可是,香港的五十萬人上街示威,卻仿如隔世,是2003年的事了。這十一年來,民主沒有遍地開花,反而不進則退。政務司長林鄭月娥日前強調,北京有權責決定香港政制發展,普選之路遙遙無期。香港可以像台灣般高呼「台灣的未來應該由我們自己決定」嗎?林鄭月娥卻說:「一錘定音」,香港就像已判了刑。

大家自覺不自覺的,也習慣了看北京的喜好。結果如何,有目共睹。凡北方不喜歡的敏感詞,也逐漸伸延至香港。「台獨」、「法輪功」等不在話下,在媒體幾乎不復討論,就連在大學校園內張貼支持台灣學運的標語也被撕掉。香港淪落至此,還有反擊的能力嗎?大家心中不禁問,香港仍有號召五十萬人上街,向一切的不公義說不的能耐嗎?

「和理非非」的緊箍咒

台灣一夜就佔了立法院,香港的佔領中環卻部署了一年,仍未有行動,社會輿論亦對佔中行動不看好:政府和中央大力打壓,民間亦沒有共識。有人怕社會秩序受到擾亂,有人強調佔中要「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簡稱「和理非非」。然而,即使凖備佔中人士也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就是面對一個不講道理的政權,「和理非非」有效嗎?佔中下一步怎樣?政府、中央在普選上不肯讓步又有何打算?繼續佔領?還是和平理性地被移走?然後繼續和理非非地在議會內和媒體上進言寫諌書?

凡在香港念過中學的,都會讀過《左傳》的〈曹劌論戰〉,當中有名句「乎戰,勇氣也,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佔中行動缺了的,正是一鼓作氣的勇氣。看似經過一年時間的精心部署,實際上卻給人書生論政,紙上談兵的印象。

還有一個更令人擔心的情況。在台灣,走上街頭,衝進立法院的,是大學生。在香港,凖備佔中的,都是人約黃昏的「社運大佬」。他們的當務之急,是要去各大學「招募」義工和志士。被喻為社會良心的大學生對香港政情和命運之冷淡,這彷彿就預告了佔中的結果。

還有一些泛民議員,在滂沱大雨下絕食抗議,何其悲情。市民不禁問:「絕食有何用?」的確,由六四天安門至今,沒有一次絕食是有結果的,但絕食是明志最簡易直接的方法,而且最省成本又不犯法。所以,即使面對社會上的冷嘲熱諷,絕食毫不過時。香港人寧願選擇自殘和不奏效的方法,也要死守不犯法、非暴力的底線。看香港傳媒報導台灣學運多著眼於「暴力」、「違法」等問題,就知道,香港人面對真正的抗爭,其實有點害怕。

居港台灣文化人張鐵志說,台灣學生佔領立法院,是激進的策略,但也達其效果。還有一點更重要的,就是台灣的佔領行動,「過程是和平的,但不代表它不違法,由美麗島事件開始就是,沒有汽油彈之類的,不斷有公民不服從的情況出現。」

這正點出了香港人「和理非非」的盲點:武力等於暴力,也等於不和平和非理性。香港人,身段太高貴了,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只有悲情而沒有勁兒的運動,即使再有五十萬人,也難以像台灣般可一呼百應。更何況,香港最引以為傲的五十萬,恐怕已是過去式。

(責編:董樂)

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讀者反饋

誠如 CBC 所言:

"自由和民主已經是我們的中心思想. 我們不能忍受有人侵犯我們的中心思想. 我們重視言論自由. 我們更害怕有一天我們會被剝奪言論自由.我們不希望有天我們看的書要先被審查.自由民主已經是我們的空氣. 沒有它我們不能活."

不自由,是我們所無法想像的生活方式,酷愛自由存在於我們的血液裡.

一個國家的成就不只是經濟罷了,以不丹為例,世界數一數二快樂指數最高的國家.

能做自己想做的事,說想說的話,看想看的書,上網路沒有屏障...這些都非常重要.最重要的是能用選票換批人來執政.

物質與快樂並非等同,這個世上的物質慾望已過度膨脹了,是時間檢視..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strong>Violet, Taiwan</strong><br/>

cbc沒說的話:我覺得香港人是該想一想, 到底什麼對香港的人們來說是最重要的. 如果今天對你們來說最重要的是經濟, 那非常可能就得跟[自由民主]說再見. 如果今天最重要的是[自由民主], 那非常可能就得跟[經濟]說再見. 台灣就是從民國80年代開始民主化,同時開始減緩經濟成長的。

<strong> 中華民國</strong><br/>

香港的問題簡單,要民主還是要經濟,經濟可替代性太強了,沒中央扶持,甚至中央故意架空,民主也最終可能被破壞殆盡,有人在意選票,就有人在意鈔票,當中央把金融,航運中心位置架空,再讓房地產崩盤,估計就會出來台灣,泰國式的民主了,有空多學學新加坡,不要整天就知道民主,就算普選不也就是那麼幾個人嗎,這些政客的話難道真有人信嗎?

<strong>cbc, </strong><br/>

我覺得香港人是該想一想, 到底什麼對香港的人們來說是最重要的. 如果今天對你們來說最重要的是經濟, 那非常可能就得跟[自由民主]說再見. 如果今天最重要的是[自由民主], 那真的只能靠自己爭取! 自由和民主從來就不是從天而降的! 這是個困難的題目, 香港的朋友們真的得好好想一想.

這次台灣有這麼多人走上街頭抗議,有麼多人支持學生的運動, 最重要的原因是對這一代的台灣人來說, 自由和民主已經是我們的中心思想. 我們不能忍受有人侵犯我們的中心思想. 我們重視言論自由. 我們更害怕有一天我們會被剝奪言論自由.我們不希望有天我們看的書要先被審查.自由民主已經是我們的空氣. 沒有它我們不能活.

<strong>Ellen Kao, 美國</strong><br/>

香港人應該拿出「李小龍」的精神,勇於跟強權對抗。無畏的爭取自由,民主與法制。

<strong>Aryon, Taipei</strong><br/>

香港不同台灣,除金融、地產和服務業外,沒有其他經濟支柱。這些行業非常依賴政治和社會穩定,加上經歷過97回歸的憂慮,香港人DNA中已經有一種極度排斥不穩定的天性,普遍抗拒激進,是「和理非非」族人。2003年五十萬人示威,其實沒有影響政府為二十三條立法決心。撤回只因自由黨臨陣轉舦,政府為免被否決而技術性撤回立法而已。無論香港有多少人示威或死於絕食,或行政立法兩會或中環被癱瘓,中央也會無動於衷,不會同意香港有真普選。但香港人絕不能放棄,爭取民主要智取,不能力敵。香港人一定要看樓下網友介紹的《漫談香港》和《香港人這些年欠大陸太多》,看了以後你就明白香港面對的危險,加強你追求民主和保持香港價值的決心。

<strong>Daniel Hui, </strong><br/>

從文中可以看出,作者是唯恐天下不亂,不是站在香港人的利益和立場上冷靜地評論,而是不負責任地亂說一通,這樣的人和這樣的評論均不應為知名國際傳媒BBC所重視。實在是有損BBC自身形像。BBC發表這樣的文章意欲何為?要是有人同樣發表鼓勵倫敦內心不滿市民搞暴力違法活動,BBC會發嗎?

<strong>柴米油鹽醬醋茶, </strong><br/>

東拼西湊的理由,邏輯不通,看不出與民主與法制有什麼關係。50萬人以一個乳臭未幹的中學生做領袖為榮,怪哉。

<strong>liushanshui, </strong><br/>

台灣與香港的政情是不能相提並論的,可借鏡仿效,但效果未必盡同。皆因雙方的歷史背景不同,縱使同文同種,兩地人民對政治的熱忱與事物的價值觀迴然各異,唯一共同的,是同樣面對中共各種不同形式與程度的威脅。就是這種同質的憂患,激發兩地民眾交流支援相互呼應的舉措,這種舉措正正是中共最【忌憚】的,情況繼續下去,港獨台獨的帽子早晚必鋪天蓋地飛來。不要因人廢言,毛澤東那句【敵人贊成的就要反對,敵人反對的就要贊成】今天正好用得著。無權勢的港人要爭取一個真正自由民主法治的制度,除了敢於抗爭外,不走出去勾結台藏疆與法輪,不盡情勾結外國勢力,行嗎?中國勾結外國勢力而成大業者,前有孫中山後有毛澤東,香港為何不能【跟隨】?

<strong>孟光, Hong Kong</strong><br/>

根本不同,何以比較? 癡人說夢

<strong>Lee, </strong><br/>

「造反的勇氣」聽上去有種"唯恐天下不亂"的感覺.

<strong>JH, 美國</strong><br/>

台灣這麼鬧就有用嗎?到底是往下走,還是會往上走,我們可以看下去。

如果你不戴有色眼鏡,台灣到底是上升了?還是掉到了「四小龍」之末?有目共睹吧。

鬧有什麼用?民主鬧得爽。雖然文革主題不一樣,口號不一樣。其實,和這個照片裏的情形,幾乎是翻版。文革和太陽花的目的都是「造政府的反」。如出一轍。中國早就試驗過了,以慘敗告終。台灣愛鬧,香港愛鬧,鬧就鬧吧。

未署名

這兩天遇到香港來的2位年約50歲的太太,我問她們香港的近況如何,跟97年以前比較是較好嗎?她們回答是肯定的,我並沒有特定的問她們是經濟或政治方面,所以可能是香港人一般對目前被中國統治的情況是滿意的吧!

<strong>羅傑, 澳洲 布里斯本</strong><br/>

香港人這些年欠大陸太多 是捏造的喔~

<strong>A, A</strong><br/>

香港社會缺乏公義精神,每一個人都希望別人去爭取犧牲,自己坐享其成,所以抗爭活動作不起來。台灣的子從小就當志工或參加公益活動,早就習慣這種為別人爭權益的抗爭活動。

另外香港百年有法治無民主,根本不知從何開始民主?而台灣是民主與法治併行,相輔相成,一路走來交相運用,才能至今日三權分立確立,但也差點被馬英久毀了。

香港人要爭取民主要多一些造反的勇氣,要彼此同氣連枝手牽手往前衝,最重要的別被法律框框限制住,記得政治高於法律,人民有權制定、修改及公投法律,而不是法律限制人民所有權利義務。中國是夏蟲不可語冰,所以上面這些話只對香港人言。至於中國人從民權初步學起再談。

<strong>戴珍珠, 台灣</strong><br/>

通篇都是捏造一些最基本的謊言來給自己找理由,胡亂類比,不敢面對香港自己的歷史和現實,《漫談香港》《香港人這些年欠大陸太多》好好看看再來胡扯吧!

<strong>z aus, </strong><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