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觀察:反佔中與佔中的較量

香港「反佔中」遊行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在香港「反佔中」遊行中,許多遊行人士穿著統一的衣服和帽子。

圍繞2017年將進行的香港特首普選,反對佔領中環與支持佔領中環,涇渭分明,針鋒相對,是近年香港社會關注的焦點,是香港逐漸政治分化的重要標誌。

圍繞普選方式的較量

自從全國人大制定了「雙普選」(即2017年香港特首普選和2020年香港立法會議員普選)的時間表,香港社會的政治派別和利益團體圍繞普選的具體方案就展開針尖對麥芒的較量。

2013年初,香港學者戴耀廷、陳健民及牧師朱耀明發起並領導「佔領中環」的示威運動。他們認為由全國人大常委會確定的2017年香港特首選舉的候選人提名方式有政治篩查的嫌疑,宣稱佔領中環的目的是敦促中央政府在香港落實「符合國際標凖的普選」。

佔中團體發起6.22民間全民投票,要求市民在真普選聯盟、人民力量及學界等三個政改方案中作出選擇。2014年6月20日開始進行網絡和實體投票站投票,為期10天。組織者公布總投票人次約為78萬。

2014年7月1日香港舉行大遊行,諸多要求中有「落實真普選」、「公民直接提名」等。主辦者公布遊行人數創10年新高,達51萬人;港大民研估算最多有17.2萬人;警方表示高峰時有9.86萬人。遊行後,主張佔中人士預演了佔中,即通宵在中環遮打道一段馬路上靜坐。香港警方則視其為擾亂公眾秩序的非法集會,在多次警告後開始清場,將靜坐人士抬走或帶走,共拘留511人。

7月3日,「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宣佈舉行反佔中簽名,組織者在8月11日宣佈,已收集超過120萬份簽名。

8月17日,「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主辦了「保普選反佔中」大遊行。香港警方稱逾11萬人參加遊行,新華社電稱遊行人數達19.3萬人。

各界反映不一

建制派如民建聯、工聯會均表明反對佔中,並在香港各區張貼橫額反對佔領中環。

泛民主派表示支持和參與佔中,前民主黨主席何俊仁表示將會火燒香港區旗進行公民抗命。

商界堅決反對佔中。2013年10月28日,中華總商會等8家商會發表聯合聲明,指出,佔中勾結「台獨」,損害「一國兩制」和香港的繁榮穩定。

學界、知識界、法律界等對佔中各有立場,各抒己見。

香港媒體披露,佔中一旦阻塞中環商業區交通,警方將出動至少1/4警力應對可能出現的混亂局面,那將是近10年來採取的最大規模行動。

香港有研究機構於去年底訪問了約千名香港市民,了解對佔中的意見,其中支持者為28%,強烈支持者為10%,反對及強烈反對者各佔27%,即佔中的支持與反對比是38%:54%。另外,58%受訪者擔心佔中將以暴力收場,損害香港經濟。

特首梁振英在2014年8月15日下午參與「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的簽名活動時表示,反對以任何犯法方式追求或支持某一個普選方案。中央從領導人到相關部門也多次表明,不會被佔中或類似犯法行為脅迫而在普選問題上讓步。

2014年8月17日,埃及駐香港總領事法赫米認為,一旦發生佔中,香港恐將步埃及後塵,持續動蕩,令外資撤走,遊客劇減,經濟和形像都將大受影響。

較量雙方的優勢和破綻

反佔中與佔中的較量,雙方都有優勢和破綻:

反佔中的最大優勢是佔據法制高度。香港是法制社會,惟法為大。佔中違法,不論是強調「和平」,還是鼓吹「公民抗命」,用違法取得的權利難以用法律保護之。

《基本法》第45條規定,「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特首。不通過提名委員會產生的特首候選人,在法理上是違法的。

反佔中難以掩蓋的破綻是:《基本法》裏沒有規定特首人選必須是「愛國愛港」、「不與中央對抗」等人為另加的條件,因為這些條件在法律上會產生歧義。除非全國人大為此修改《基本法》或做出司法解釋。因此,法制的高度被大打折扣。

支持佔中的最大優勢是滿足「一人一票選特首」的民粹需求。因為提名委員會有可能篩選掉泛民主派心儀的但不符合中央要求的特首人選。

支持佔中的最大破綻是:選舉制度是政治博弈的產物,沒有普遍適用的國際標凖。民粹往往不是經濟社會發展的最佳選擇。現今主要的民主國家,都不能滿足「一人一票多數決」的民粹需求。許多實行了絕對民主的國家,大都陷入壞民主的泥沼,政治動亂,經濟凋敝,福利主義盛行,國債高築,難以自拔。

目前反佔中與佔中的較量,從上街遊行表達要求,到網絡和實體投票站投票,在人數和法理上,反佔中取得暫時優勢。全國人大常委會將在本月底再次決定香港政改框架,將保持和延續這一優勢。

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讀者反饋

香港當下的政局,表面看來是佔中與反佔中的較量,【實情】是自由民主與專制極權的較量,是正邪的對決。

<strong>孟光, Hong Kong</strong><br/>

"佔中支持者爭取的是一個 "沒有不合理篩選" 的普選制度. 反佔中支持者爭取的是不要佔中. "

這個定義避重就輕,只提了反佔中爭取不要佔中的一面,刻意忽略了反佔中的本質和動機是為了保普選。佔中的如果得不到足夠的民眾支持率就不要自己在那裏喊什麼「民主」了。

<strong>nu of nooit, </strong><br/>

"太陽花可以暴力攻佔議會,還不用負任何法律責任。香港亦如此,佔中也是以民主的名義進行的。"

把台灣和香港作比較的前提是相同的大環境,請問這個前提成立嗎?還是你心裏已經默認台灣「回歸」了, 呵呵 ?

「以民主的名義」 就可以凌駕於法律之上?那麼是不是任何人只要批著「民主」的外衣都可以為所欲為 ?

<strong>nu of nooit, </strong><br/>

港台的民主運動,實質還是民粹。付諸方式和手段都有共同之處:以民主的名義—無罪。太陽花可以暴力攻佔議會,還不用負任何法律責任。香港亦如此,佔中也是以民主的名義進行的。於是反佔中的、親中央的、親內地的,都是邪惡的,逢中必反,非常缺乏理性。民粹天生具有非理性和鼓動性的一面,所以一齣現,必然會鼓動更多的大眾接受主張。於是絕對民主就成了追求的外衣了,但實質還是少數人追求政治權利的手段而已。不過二戰以來的歷史,凡是追求絕對民主的國家,多數還是陷於政治混亂的漩渦之中。更不用提阿拉伯之春民主運動,導致的國家動蕩了。現在中央對於香港民主,其實只是想一步步走穩而已,是好意。只不過看似保守,卻被泛民的民粹妖魔化了。

<strong>John, </strong><br/>

文章漏了一個最重要的方面,就是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香港問題必須要從中國大局考慮。如果選出對抗中央的特首,對中國的地緣政治而言將是一個災難!也會大大激發藏獨,疆獨和台獨的獨立傾向,並且香港屆時也將成為西方間諜和情報人員對華的活動的溫牀。中國目前面臨的地緣政治環境非常嚴峻,如果香港再添亂將不堪設想。俗話說長痛不如短痛,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如果香港人執意要上演佔領中環的鬧劇,中央應該毫不猶豫使用武力鎮壓,讓反中香港人嘗嘗家破人亡的滋味,殺雞儆猴!

<strong>yifan, aberdeen</strong><br/>

1,民主=民粹?作者你有何理論根據?

2,「許多實行了絕對民主的國家,大都陷入壞民主的泥沼,政治動亂,經濟凋敝,福利主義盛行,國債高築,難以自拔。」作者這樣的結論又有何事實根據?能舉出什麼具體例子呢?

<strong>毛聊, 中國 廣州</strong><br/>

「用違法取得的權利難以用法律保護之。」誰說的? 那些用假申報蒙混過關直衝急救室產兒的大陸巾幗英雄不是照樣拿到出生紙和一生補貼嗎?

<strong>呂榮華, 印度尼西亞</strong><br/>

佔中支持者爭取的是一個 "沒有不合理篩選" 的普選制度. 反佔中支持者爭取的是不要佔中. 兩者風馬牛不相及, 如何比較?

反佔中陣營宣稱要保普選, 但對保一個怎麼樣的普選制度卻又沒有明確要求. 總不能說為了一定要討老婆, 便隨便找個女子當新娘吧!

本文作者的結論是反佔中陣營佔了上風, 但這個所謂上風祗說明 對"新娘要求低" 的人比 對 "新娘求高" 的人多而已(還包含了那些來吃免費餐和收費的遊行者)

而其實, 反佔中者正按照著政府的宣傳要求, 壓根兒就不想自己要一個怎麼樣的普選, 總之手上有票便去投吧 - 如此這般的便叫普選.

原地踏步, 好過走錯一步. 假普選絕不接受!

<strong>香港仔, 香港</strong><b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