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觀察:水貨雜議

元朗的反「水貨客」示威者聚集朗屏站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元朗的反「水貨客」示威是香港連續多個周末以來的一次類似示威活動,警方事先已明確表示不反對,但承諾調派500警力維持秩序

近來,在香港上水、沙田、屯門、元朗等地,頻頻有反水貨的示威行動,除了標語口號以外,示威者還查看行人攜帶的行李物品、阻止巴士正常運作,甚至辱罵老人婦孺、拍打腳踢行人等,嚴重破壞社會秩序,超越了法律容許的底線,引發社會的公憤。

水貨與行貨

維基百科對水貨的解釋是:通過合法或不合法的管道,繞過當地貨物總代理而入口的貨物為水貨。水貨是正貨,但通常沒有原廠保養。有代理商保養的叫行貨。一般來說,水貨的售價較行貨便宜。

幾十年以來,港人在港購買從名貴汽車到家用電器、品牌手機等商品時,都會比較水貨與行貨的價格。許多同一商品的水貨與行貨並行銷售,為法律所允許;水貨經銷久遠,為普通市民所接受和選擇,並沒有發生反水貨行動。

目前被香港反水貨客組織認定的水貨,大都名不副實。因為從香港帶往深圳的食品、日化用品、家用電器等,大多數是從香港的超市、連鎖店、電器店、藥店等零售或批發購買的,均為行貨;這些商品只有進入深圳等內地市場,又有代理商在經營同類商品時,才稱之為水貨。

水貨客與物流業從業人員

香港是一個自由港,除了少數物品外,沒有進出口限制和關稅。轉口貿易是沒有任何資源的香港從小漁村發展成為國際大都市的核心競爭優勢。

據數據顯示,每日活躍在港深各口岸的水貨客達兩萬人,大都是自由職業、貨車司機、自由行遊客、跨境學生、退休人士和家庭主婦等低收入人士,其中內地人佔4成,港人佔6成。他們被經營公司雇用,以少量自用的名義,用「螞蟻搬家」的方式帶貨,每次可以賺取約100港元的勞務費。

根據香港媒體報導,過去四年間,深圳海關查處的水貨客嫌疑旅客約3.3萬餘人,其中近二萬人為港籍旅客。職業水客中超過八成為香港居民,他們實際上是肩挑人扛的物流業從業人員。他們不偷不搶,不拐不騙,沒有違反香港的法律,賺的是賣體力腳力的辛苦錢,只為聊補家用,港人實在不應歧視他們,剝奪他們的生計。

水貨的命運

水貨成為近年內地與香港民眾矛盾的焦點。解決水貨問題到了水到渠成的時候。

一方面,深圳前海、蛇口成為國家設立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的三大片區之一。 建立自貿區的原則是,在沒有海關監管、查禁、重加關稅的「干預」下允許貨物進口、製造、再出口,目標是立足面向港澳深度融合。

深圳計劃在前海興建「港貨購銷中心」,售賣香港品牌的日常消費品如奶粉等。香港新地與恆基合作,計劃在香港落馬洲邊境興建邊境購物城,今年「十一黃金周」前營運,長遠將興建一個大規模永久購物城。

水貨,將隨著自貿區的深入推進和深港兩地的深度融合而式微。

另一方面,國家工商總局局長張茅在今年」兩會」上表示,水貨客利用大陸和香港兩地的價格差異,逃避海關的監管。對此要進行全面性的查處。

在此之前,有逾千名港人因從事水貨活動而曾經被關押在深圳福田區的3間看守所。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本土民主前線」示威者在一個奶粉批發城外的馬路聚集,期間發生小規模推搡

廣東省有關方面正在研究限制一簽多行每日出入境次數的方案。

水貨,將在內地眾多執法部門嚴厲執法中消失。

再一方面,中國總理李克強最近在國家工商總局考察時提出:中國經濟、城鄉流通的活躍,很重要一條是取消了「投機倒把罪」。像取消「投機倒把罪」一樣,進一步為市場主體清障搭台。

長期以來,在內地利用兩地商品價差的長途販運屬犯「投機倒把罪」,現早已除罪。目前,利用香港深圳兩地商品價差的物流能否在某種限制下存在,例如,攜帶商品的數量、金額,以及旅客每日往返兩地的次數等,使中下層民眾有一活路,也滿足兩地市場多元化、小批量、個性化的需求。

反水貨客的政治傾向

在香港反水貨客組織的認知中,似乎在香港購買並在運送深圳途中的商品都成了水貨,而從海外繞開香港代理商而進口到香港銷售的商品就是水貨也不在反對之列。給人的感覺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反水貨客的背後當然有政治傾向。反水貨行動,表面上是對水貨客擾民的抗爭,可是大量的信息表明,反水貨行動騷擾了香港普通市民的日常生活,影響了香港眾多商家的正常商業活動,擾亂了內地遊客在香港的旅遊和購物,傳遞了拒絕內地遊客訪港的信息,當然更是對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不滿的宣洩。

(責編:尚清)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