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觀察:香港如何「適度有為」?

香港特首梁振英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香港特首梁振英提出的「積極不干預」政策是施政管治理念的重大調整,意味著行政干預的力度在加強。

最近,香港特首梁振英提出,「積極不干預」政策在今日全球和地區的競爭環境下已過時,政府需要適度有為,發展經濟、改善民生。這是施政管治理念的重大調整,意味著行政干預的力度在加強。

積極不干預的終結

上世紀70年代以前,香港採取的是自由放任的經濟政策。70年代中,港府開始轉向積極不干預的政策,1980年12月,時任財政司夏鼎基在演說中清楚地闡述了什麼是積極不干預,他特別強調「積極」二字:「一般而言,政府會因應當前和將來可能會出現的形勢,權衡輕重,仔細考慮支持和反對採取干預行動的理據——在經濟的任何環節以及在需求或供應方面。然後,政府才作出積極的決定,分析利害所在。」

積極不干預政策被一些學者視為「香港經濟奇蹟」發生的重要因素。另一些學者認為,積極不干預政策縱容資本家剝削工人,造成兩極分化嚴重。還有一些學者則認為,積極不干預已經消亡,香港現在的經濟政策是選擇性干預。一直視香港為「自由經濟的最後堡壘」的美國經濟學家米爾頓·佛利民,抨擊港府令「積極不干預」制度夭折,是香港的「悲哀」,令香港「不再是自由經濟的閃亮象徵」。

港府近年如何「適度有為」

僅從字面上很難評價港府採取「適度有為」理念的對錯。因為難以拿捏如何「適度」,也難以鑒定是否「有為」。與其可聯繫的詞有:無為而治,大有作為,無所作為,有所為有所不為等。

然而,剖析梁特首在「適度有為」理念指導下的施政管治的中長期成果,可以對這一理念的對錯給出答案。

「適度有為」結果檢討之一:叫停「雙非」孕婦來港產子的行政干預,保證了香港產婦產子的牀位。確實有為。然而,「雙非」產婦轉往它國、它地繼續生產,香港私營醫院產科的發展受挫,香港以產婦產子為契機帶動的健康體檢中心、醫學美容中心等醫療產業的商機化為泡影,實現扭轉港人出生率逐年下降和推遲人口老化等長期發展戰略,沒戲。

「適度有為」結果檢討之二:限購奶粉出口的行政干預,解決了香港奶粉短缺的問題。確實有為。然而,以港人為主的「水貨」大軍悄然而起,建立以奶粉、食品、日用品等為主的轉口貿易或物流中心成為紙上談兵,「限奶令」導致香港「購物天堂」的隕落,旅遊業及相關的零售業、餐飲業、酒店業的業績大幅下降,為深圳自由貿易區的設立創造了外部條件,為2015年深圳經濟發展超越香港做出重大貢獻。

「適度有為」結果檢討之三:推出「雙辣招」的行政干預,加大外地人來港買樓的稅務成本,無論是自住投資或「炒樓」的數量都受到控制。確實有為。然而,世界上主要的發達國家幾乎沒有限制外國人置業,甚至中國內地除了幾個大城市外,都重新放開外國人在華置業限制。同時,「雙辣招」並沒有使香港樓價因此下降,而仍在上升。這表明,「雙辣招」以限制部分需求的打壓樓市措施效果甚微。解決問題的根本還是要擴大商品房供給,特別是增加中低收入居民的住房供給,即增加公屋、居屋的供給。

「適度有為」是雙刃劍

剖析梁特首施政以來引以為傲的「適度有為」案例,可圈可點,見仁見智。「適度有為」,使「看不見的手」變成「看得見的手」,即人為的行政干預加強,市場機制的信號減弱,增加了市場上的不確定性和風險。

任何施政管治手段都有兩面性,行政干預的正確可以減少市場機制的被動造成的損失;反之,行政干預的錯誤,造成的損失要遠遠大於市場波動帶來的傷害。

「適度有為」,對港府施政團隊的認受性和對精英的要求有較高的要求,而這恰恰是梁團隊的弱項。因此,港府加強行政干預,加大了施政失敗的風險。

正確認識香港優勢是「適度有為」的前提

梁特首高估了自己和香港的競爭優勢,提高了行政干預的衝動。例如,認為香港在內地和世界之間可以扮演「超級聯繫人」的角色,除了幫助內地企業「走出去」以外,還可以憑借香港優勢吸引外資、技術、智力和人才,通過香港到內地發展。

其實,香港早已是「昨日黃花」,現在仍沒有擺脫内鬥不停經濟停滯的困境。中國內地自從進入WTO以來,經濟發展「奔騰到海不復回」,不僅不需要「中間人」牽線搭橋,而且已經把香港逐漸拋離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之外,由其自生自滅。再如,「一帶一路」是中國的國家行為,港府企圖在其中扮演「適度有為」的政府角色,難以立足。

總之,香港目前的境況是:「大道無門,千差有路;透得此關,乾坤獨步。」

(責編:董樂)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讀者反饋

香港遲早該回到它該有的位置 唯一的出路就是放棄自治 與深圳一體化

kknd, USA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