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觀察:從「一地兩檢」到「兩地一檢」

廣深港高鐵香港段將於明年底完工及通車。建成後,將提供香港至廣州之間142公里用時48分鐘的高速鐵路服務。這將成為全國高鐵「四縱四橫」客運專線中京港高鐵的組成部分,亦成為珠三角地區城際快速軌道交通網的骨幹部分,具有重大的戰略意義和快速運輸功能。

「一地兩檢」的再次提出

「 一地兩檢」是指在兩個國家(或地區)的邊境口岸,在同一地點完成兩邊的出入境檢查、檢疫手續。

廣深港高鐵通車在即,然而,涉及香港和內地旅客的通關方式尚未最後解決。傳統的通關方式——「兩地兩檢」,即香港、深圳、廣州等口岸各自進行出入關檢查,影響效率,顯得不合時宜。

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問題受到社會關注。特首梁振英相信在「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下可以做到「一地兩檢」。 早前,運輸及房屋局長張炳良透露,曾與律政司長袁國強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譚志源訪京,與港澳辦官員就「一地兩檢」等跨境基建問題交換意見,並提出在西九龍站設立「內地口岸區」的方案,讓內地邊檢及執法人員在港執法。

香港「一地兩檢」的做法

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披露香港實行「一地兩檢」的初步做法:香港擬於西九龍總站實行「一地兩檢」即旅客只需在西九龍總站登車前通過香港和內地的出入境管制站,便可利用高鐵直接前往國家高鐵網絡沿線的所有城市。另一方面,在內地任何一個城市登車赴港的旅客,亦可在抵港後才通過兩地出入境管制站設施。

換言之,旅客可以一次過辦理兩地出入境手續,登車後無須再上下車進行邊檢,充分體現高鐵方便省時的效益。同時,旅客在內地可自由上下車,列車調配的彈性較大,高鐵服務也能發揮更大效益。

在香港西九龍總站進行「一地兩檢」,是要讓內地檢查人員在該站執行內地的出入境制度及相關的內地法律。而在香港境內實施「一地兩檢」的首要問題,是如何在憲制框架下,讓內地人員於香港特區內指定地方應用內地法律(包括海關、邊檢、檢疫等)順利執行查驗工作。

爭拗延怠效率

高鐵香港段提出在西九龍設立「一地兩檢」後,就遭到反政府勢力炒作為「內地公安來港執法」,指責特區政府違法。香港高鐵從立項、拆遷、撥款、建設,到「一地兩檢」,都遭受反對、阻撓,一波三折,完工期一拖再拖,效率低下,造成京港高鐵、廣深港高鐵通車的延怠。

深圳灣口岸是在2007年成為中國首個實行「一地兩檢」的口岸,也是全國乃至全世界最大的陸路口岸。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同意實行「一地兩檢」,使香港的執法人員在深圳地界特定區域內按照香港的法律執法。內地和香港的執法人員,獨立運作,互不隸屬;雙方執法單位在同一地點,按各自查驗標凖,共同對出入境人員、交通工具和貨物實行檢查,做到「停一次車,過四道關」,快速通關極大的方便了出入境旅客。

實際上,「一地兩檢」在國際上並非新生事物,美國和加拿大、英國與法國早已有協議在雙方邊境實行「一地兩檢」。例如:多倫多和溫哥華機場,訪美旅客辦完加拿大出境手續後,美國海關人員就在那裏直接辦理入境美國手續並進行邊檢,這樣飛機抵達美國後旅客就不必再辦手續,方便了加拿大直飛美國一些沒有海關的小城市。

它山之石——《申根協定》

當然,世界上還有更方便更快速的通關方式:申根模式。

1985年,德、法等五國在盧森堡邊境小鎮申根簽署了《關於逐步取消共同邊界檢查》協議,又稱《申根協議》。主要內容是:1、在協議簽字國之間不再對公民進行邊境檢查;2、外國人一旦獲准進入「申根領土」內,即可在協議簽字國領土上自由通行;3、設立警察合作與司法互助制度,建立申根計算機系統,建立有關各類非法活動分子情況的共享檔案庫。

目前歐洲有26個國家是《申根協議》的成員國,也有英國等少數國家未加入,仍實施本國獨立管轄的簽證制度。

參加《申根協議》,從形式和內容上出現「兩地一檢」,或「N國一檢」, 或「N國免檢」。這意味著參與國讓出主權中部分邊境管轄權,當然,也意味著參與國擴大了主權中部分邊境管轄權。關鍵是從什麼角度看問題。好比用等量資本進行投資,可以獨立投資,也可以按股份合資,各有利弊,關鍵是看投資回報或工作效率。

五年前,有全國人大代表提交議案,建議內地與港澳的邊境管理實行「兩地一檢」,理由是內地與港澳同屬一國,不應涇渭分明,森嚴壁壘。這應該成為內地與港澳之間邊境管理的改革方向。

(責編:晧宇)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