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哪個星球?地球上的南極洲!

圖片版權 Estúdio 41 / Afaconsult

科幻片攝影棚?天外來客?都不對。這是南極洲。

BBC 記者Matthew Teller發現,南極冰原上為一代又一代探險者擋風遮雨的木屋棚已經成為古蹟,周遭的白茫茫冰天雪地裏散落著一些「太空範」現代建築。

這個修長的廂體建築是個臨時屋舍,傍水而立,一次可供65人歇腳避寒。

在地球五大洲裏最冷、最幹、風最急的南極洲造房子,即使像這個車廂般的長條,造價也不菲: 1億美元(8000萬英鎊)。

圖片版權 Estudio 41 Arquitetura

歡迎光臨巴西費拉斯少校南極科學考察站(Comandante Ferraz Antarctic)。

這個考察站2012年起火焚毀,巴西海軍發起重建設計競賽招標,當地一家設計公司奪標,由中國電子進出口總公司(CEIEC)承建,預計2018年完工。

圖片版權 Estúdio 41/Afaconsult
Image caption 上層是臥艙、餐廳和起居室,下層是實驗室和操作空間。

這個科考站位於南極一個小島上,距離南美大陸最南端將近1000公里。這裏幾乎與世隔絶,沒有航班,也沒有郵遞服務。

跟南極洲其他科考站一樣,費拉茲司令站不對公眾開放。能一睹其真容的除了建築工程人員之外,基本上就是去那裏駐站考察的科研人員。

那為什麼還要花這麼多錢徵集最佳設計呢?簡單實用不是更好嗎?

事實上,這也不是巴西虛榮,其他國家也在南極科考站的建築設計、外觀上不惜重金。

印度在2013年公布了類似的未來派風格的南極科考站設計方案。

圖片版權 IMS / bof
Image caption 巴拉蒂的任務是研究極地海洋生物。

巴拉蒂(Bharati) 觀測站由134個預制集裝箱組成,運輸和搭建方便,但外表絶對看不出這一「便捷」特色。

圖片版權 NCAOR

之後,2014年,韓國的張保皋(Jang Bogo)觀測站落成,三翼結構的主體在鋼架支撐下狀似太空飛船,裏面可容納60人。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張保皋站的這種設計據信可以抵御極地惡劣的自然條件。

這樣爭相媲美,究竟是為什麼呢?

《極地》(Polar)雜誌主編、《中國:極地大國》(China as a Polar Great Power)一書作者安-瑪麗·布萊迪看來,南極站已經成了冰上的使館,蘊含並折射出一個國家在南極的地位象徵。

那些在南極的國家利益可以是科學研究領域的,

也許那些利益是純科研的,但現行的南極條約再過40年就到期了,屆時如果條約未能續期,那麼許多成員國都希望自己做好了利用時機的凖備。

在冰上建個房子跟過去探險隊在冰上插一枚國旗幾乎就是一個意思。

以前可不是這樣。

1903年,蘇格蘭國家南極探險隊33人抵達南奧克尼群島外圍,在那裏壘了個石頭棚。

圖片版權 Alamy

探險隊長布魯斯豪邁地用愛丁堡氣象學家奧蒙德的名字給這個石頭棚命名為奧蒙德大廈。這是南極洲第一個永久性建築,今天還保留著,由阿根廷政府負責維修。在那之後,一批又一批探險隊、考察隊抵達南極,都只搭個木頭棚屋之類簡易屋舍。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美國國務卿克里2016年11月到訪Shackleton的木屋

後來,在1957-58年國際地球物理年(IGY)的推動下,這塊白皚皚的冰原上也開始了建房熱。1959年南極條約簽訂,簽約國同意暫停對南極的領土訴求,同時也促使許多國家通過其他方式來整合自己在南極的存在勢態,比如建築。

條約允許在南極從事實際研究活動的國家在討論南極洲未來的會議上有一票投票權。這也是刺激建房熱的因素之一。

美國的McMurdo 科研站就是在那時建的。1962-72年期間,它用核發電機供電。這是南極洲最大的定居點,夏季人口達1200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McMurdo 站有自己的港口、冰上飛機起降跑道和直升機起降場地。
圖片版權 Peter Rejeck, NSF
Image caption McMurdo 咖啡店供應熱飲,旁邊是個小影院,附近還有個小教堂。

多年來,由於客觀條件限制,南極洲的建築不重外觀美醜。

英國的黑利站1980年時還只是「鋼管子裏面幾個木棚而已」,埋在15米厚的積雪下。

圖片版權 British Antarctic Survey
Image caption 英國的黑利3建於1973年,1983年廢棄,進出不方便,且通風不好。

南極洲本身被定義為沙漠,但沿海地區仍有降雪,內陸地區氣溫極低,積雪比融雪快。極地風大,卷著這些積雪到處飛舞,所以地面上任何凸起的建築很快就會被積雪壓垮、埋沒。

英國的黑利站2013年已經進化到黑利6,5個前身都被風雪壓垮,或因為冰殼移動而不得不放棄。

圖片版權 Michal Krzysztofowicz
Image caption 黑利6南極站的紅色求艙是公共活動場所。

黑利6則堪稱南極洲第一個可遷移研究站。它的8個相互連通的球艙就像巨大的彩色列車車廂,必要時可以隨時分離,比如一處起火,其他球體可以馬上脫離。這些彩色的球艙由架在一巨型滑雪板上的液壓腿支撐。就是說,整個科考站可以拆分成八塊,被拖車拉到新的地點,然後重新組裝合成。

而且,它即豪華又舒適。

圖片版權 James Morris
Image caption 舒適的內部,每個臥室都有窗戶。

南非是較早解決積雪問題的國家之一。1997年建成的SANAE 4 科研站設計時考慮到極地風雪因素,把房子架在鏤空的支架上,給雪留出了通道。

圖片版權 Dr Ross Hofmeyr
Image caption 南非的Sanae IV科研站給風雪留了通道。

德國2009年落成的Neumayer III 基地也採用了相似的設計,液壓支柱可以升高。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Neumayer III 始終位於冰面上方6米處。夏季這裏有50人,冬季有9人。
圖片版權 AFP/Getty
Image caption 意大利和法國的聯合科研基地,Concordia, 跟英國的黑利一樣,供歐洲航天署研究離群索居對人的生理和心理影響。

南極洲建築的另一個要素是節能。大部分站點採用極地柴油,價格昂貴、污染嚴重且運輸不便。比利時的伊麗莎白公主科考站是第一個實現廢氣零排放的南極站。從2009年落成起就完全靠太陽能和風能供電,而且沒有供暖系統。它的設計使得內部溫度得以通過電器發熱和人的活動產生的熱量維持,四壁的絶緣超強,熱流失近乎零。

圖片版權 International Polar Foundation, Rene Robert
Image caption 伊麗莎白公主站有風能發電設施。
圖片版權 International Polar Foundation, René Robert
Image caption 太陽能供電,供熱水。

中國最新建成的第四座南極站,泰山站,狀似飛碟。2013-14年用45天製成,設計壽命只有幾年。

圖片版權 Alamy
Image caption 中國第四個南極站,泰山站的模型。

當然,南極的這些太空時代風格的建築,能夠欣賞到的人也就那麼幾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