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時代中國欲稱霸全球的豪賭

習近平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習近平領導的中國是否注定要成為統治世界的超級大國?

在上周的就職典禮上,特朗普總統將美國的使命從擔當一個服務於全球共同利益、以制度為基礎的體系的領導,轉變為"美國第一"。與此同時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人將其咄咄逼人的保護主義權力重新包裝,改頭換面為全球化和共同價值觀的捍衛者。這個徹底顛倒的新世界開始一周以來,中國站到世界領導地位的努力進展如何?

"特朗普確認社會主義才是正道"

一周不過就是一個星期,但論及堅持戰略重點方面,中國正沿著軌道前進。美國和歐盟的內部困境在這方面對中國有助。

正如中國外交部官員張軍在與外國記者的一次討論中所言:"如果有人說中國正取得世界領導者的這種地位,並不是中國想衝到前列,而是原來前方的領跑者退後,把中國推到了前面。"

就在過去一周裏,就特朗普就職典禮現場觀眾人數問題,發生了激烈爭執。隨後第二天,出現各處街頭抗議活動,更突顯了美國這個世界超級大國在本應該化解分歧的關鍵時刻出現的裂痕。

對於中國公民來說,他們從小的教育就告訴他們街頭抗議是危險的,這又一次說明,他們一再被告知不要相信的政治制度又出現了失靈的症狀。

隨後,一位美國總統也重覆北京說的話:不能信任美國主流媒體。

總而言之,這個星期讓中國的共產黨人大步流星,一掃獨裁政治制度的陳冗卑劣之名,甚至進一步聲稱中國的制度是更優越的。

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的商界領袖之中,習主席以全球共同的語言發表談話,但在中國國內,他的共產黨的旗艦報紙《人民日報》已經迫不及待宣佈西方政治破產。

該報聲稱:"資本主義的社會危機的出現是顯示社會主義和馬克思主義的優越性的最新證據。"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習近平在達沃斯論壇上反對保護主義,呼籲全球化,矛頭指向美國。

這種意識形態的灌輸在決定未來五年領導人排名的、關鍵性的中國共產黨代表大會舉行之前,對習近平是非常有價值的。

更重要的是,在中國國內有更大的政治信心,讓他能否集中精力對外。

一個承諾通過建造高牆讓美國再次強大的億萬富翁名人就職總統,證實了一些在北京的人士的看法,即美國終於步入衰落,這對中國是一個時機。

習主席最喜歡的口號是"中國夢"和"中國人民的偉大復興"。但這一切發生的速度比他的前任能想像的還要快。

此時從中國全面進入美國主導的全球資本主義體系還不到20年。

當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時,它深深抱怨生活在美國及其朋友的規則之下,並凖備好在未來幾十年裏也是這樣。

但去年11月的美國總統選舉結束了2008年金融危機後開始的進程:世界觀的轉變。距習主席在達沃斯制定新的領導使命,至今已經過了一個星期。

比較之下,習近平看上去更平衡

說說性格。

在中國,有些人把特朗普的性格和領導風格與中國的毛主席相比。他們指出,前者不斷在社交媒體推特上發帖,就像後者每天排山倒海的語錄。

他們還注意到其它一些相似之處:不可預測,不信任媒體,滿滿的自信。

有些人佩服,有些人鄙視,但他們都說,唐納德·特朗普,是一個毛式的大破壞者。

所有這些討論,都減少了中國國內對習主席的一些關注和壓力。直到最近前不久,批評人士還在指責他不懈致力於頭銜、權力和在他的、狂熱的媒體個人崇拜。

但是,本周中國的公民們看到的是一個強者的世界,他們自己的國家主席可能看上去似乎相對清醒,可預測和經驗豐富。也不太像凱撒大帝,但和我們這個時代的一位全球領導者比較來說,也可為有差不多的氣質。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一個承諾通過建造高牆讓美國再次強大的億萬富翁名人就職總統,證實了一些在北京的人士的看法,即美國終於步入衰落,這對中國是一個時機。

中國成為全球化的代言人

與此同時,習近平對外發出的信息,稱中國希望看到一個公平貿易和全球化的世界。這一信息本周在幾個方面得到加強,其中包括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

這個中國主導的開發銀行說,它凖備擴張。它目前有近60個成員,現在說另外25個成員今年可能加入。

兩年前亞投行成立時,它成為中國金錢和靈活外交的牽動力的象徵,特別是美國的盟國不顧美國的反對排隊加入。

本周,亞投行總裁金立群告訴記者,現在輪到中國為世界做出貢獻了:"中國需要做一些可以幫助它獲得公認為是一位負責任的領導的事情。"

但從長遠看,如果這個星期被認為是權力的天平傾向中國的一個臨界點的話,發生這種情況並不是在北京宣佈了什麼事情,而是因為在華盛頓發生的情況。

特朗普總統上台後做的事情之一是簽署一項行政命令,美國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關係(TPP)貿易協定,而以前的奧巴馬政府堅持認為這一協定將鞏固美國在亞洲的領導地位。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特朗普總統上台後做的事情之一是簽署一項行政命令,美國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關係(TPP)貿易協定

特朗普說:"保護將會導致更強大的實力"。但是,亞洲地區正在離任的美國大使們發表公開信,不同意特朗普的看法。

公開信說:"未來的幾代人可能將退出TPP看作美國在這一地區把領導權交給別人並甘願扮演一種更小角色的時刻。"

不出意外,為了應對特朗普的聲明,美國的盟友、TPP簽署國澳大利亞立即表示,該國希望重塑沒有美國參加的地區貿易協議,並說可能邀請中國加入。

中國在亞洲仍無挑戰……

在中國的野心版圖上,亞洲是個美國檔道的、關鍵的、考驗性的地區。

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華盛頓堅持說,美國在亞洲的存在符合所有人的利益,美國在這一地區的外交和防務領域投資了幾十年,以維護這裏的自由國際秩序。

但在競選中,特朗普已經對上述投資表示不耐煩。在退出TPP後,特朗普政府必須找到一種新的方式,來培養該地區的主要盟友和合作伙伴,並向他們保證,"美國第一"不代表其他所有人墊底。

但與此同時,中國的外交官們和銀行家們正在加緊努力,他們的重點沒有動搖。

去年,北京通過拉攏菲律賓總統羅德里戈·杜特爾特並將後者解除武裝,把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一次國際法律失利轉化為一場外交勝利。

在特朗普時代,它也著眼於其他美國的盟友。就在本周,泰國確認資金要購買中國的潛艇。

…並且不懼於自衛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這場遊戲中有很多玩家,很多不可預測的變數和很多錯誤的舉動。

但在安全方面,本周也在中國領導的地平線上出現了一片陰雲。

白宮新的發言人肖恩·斯派賽也響應即將上任的美國國務卿雷爾·蒂勒森在南海問題上對中國發出的警告。

斯派塞說:"我們將確保將保衛國際領域不被一個國家接管,"。

現在還不清楚他的意思或者蒂勒森的意思具體是什麼,但中國外交部一位發言人立刻重申中國在該地區的主權聲稱,並堅持認為北京將堅決維護自己的權益。

如果特朗普政府要在南中國海把中國推擋回去,它就需要美國盟友的支持。但這些盟友也在問自己:特朗普為這樣一個有風險的承諾是否有所需的戰略重點。

中國自然會鼓勵這些疑慮,因為它也希望讓其統治南中國海成為既成事實而受到爭議盡可能少。

但這場遊戲中有很多玩家,很多不可預測的變數和很多錯誤的舉動。

進入新世界秩序已經有一個星期,中國領導人可能會感覺一些事情正好落入其掌股。但還需要很多個月,也許是多年以後,他們才能判斷中國在對特朗普的美國的全球賭局中是否是贏家。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