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圓桌:解決朝核危機 國際社會對中國的要求與期待

朝鮮軍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進入2018年,朝核問題與半島局勢不斷變化,中國在其中的角色重要而微妙。美國不斷要求中國向朝鮮施壓,特朗普在回應朝鮮問題的言論中,屢屢提到中國。

危機與轉機中,中國是否應在朝核問題上承擔更多責任?中國在朝核問題上可發揮的空間還有多大?BBC中文邀請中美韓等國專家對此進行書面圓桌討論,並將持續關注。

中國的朝核政策有問題嗎?

大部分專家認為,中國在朝核問題上遇到了很大挫折。清華-卡內基全球政策中心主任,曾在布什、奧巴馬政府國家安全委員會主管中國、台灣和蒙古事務的韓磊(Paul Haenle)表示,中國在朝鮮與朝鮮領導人身上經歷了前所未有的「沮喪」。

他認為,中國一直避免對朝鮮施加過大壓力以防其政權崩潰,但金正恩過去幾年的武器開發項目十分冒進,現在朝鮮已十分接近擁有在洲際導彈上裝載核彈頭的能力,這說明中國在朝核政策上並沒有給朝鮮足夠壓力。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專家認為,中美兩國在朝核問題的許多核心方面存在認知差異,雙方首先應該消除分歧。

清華-卡內基全球政策中心研究員趙通表示,中國的朝核政策比較務實、理性、均衡,但只是比較籠統的框架,缺乏具體深入的建議。比如雙暫停具體怎麼走,美朝雙方各需要承擔哪些責任,這些都沒有講明白。且在形勢發生較大變化時,中國的公開政策很少及時作出調整,缺乏靈活性。

韓國外國語大學中國學系教授康埈榮稱,中國對朝鮮和朝核問題是分開處理的。韓國認可中國在阻止半島發生軍事衝突方面作出的努力,在終極解決核問題這個目標上,中國目前起到的作用還不夠。

中國能否承擔更多責任?

韓磊稱,他效力過的布什、奧巴馬政府以及現在的特朗普政府都認為,中國在解決朝核問題方面可以起到重要作用。他說,美日韓認為,中國一直在強調朝核問題歸根到底是美國與朝鮮的問題,但其實中國在這一問題上有很大的空間。

韓國戰略安保智庫世宗研究所常任研究委員李成賢表示,朝鮮問題已成為中美之間的「政治象徵符號」。 如果中國不配合美國,就會傷害中美關係的基本「信任」關係。因此問題的關鍵並不是中國是否應該承擔更多責任,而是中國願意不願意使用對朝鮮的影響力。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月8日,丹東某銷售朝鮮海產品的商店內。根據安理會決議,中國境內一些與朝鮮有關的經營場所在1月9日前關門,但有一些仍在營業。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葛來儀(Bonnie Glaser)指出,中國對朝鮮「實質上已經沒有政治影響力」,但經濟影響力還是存在的。中國需要嚴格執行聯合國的制裁決議,禁止從朝鮮進口紡織品、海鮮、煤炭等產品。且現在應該考慮切斷中國對朝原油供應,只有這樣才會真正引起朝鮮的注意。

而趙通認為,中國在經濟制裁方面很難有更大動作。他說,國際社會可能沒有考慮清楚,中國貿然全面切段對朝的經濟命脈會引發什麼後果。其結果可能是朝鮮不在核武器上做出重大妥協,且變本加厲對外挑釁。但美國認為把朝鮮逼入絶境可以讓朝鮮棄核,這其實是中美觀念上的差異。

美學者:可考慮讓中國為朝鮮提供核保護

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前戰略規劃高級總監、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國家安全中心主任菲利普·博比特(Philip Bobbitt)提出,可以考慮把朝鮮納入中國的核保護傘,這樣朝鮮就不需要冒風險執意發展核武器。他在一篇為BBC中文撰寫的文章中強調,只有獲得中國信任的核保護可以救朝鮮,以此化解半島災難性結局符合中國的利益,朝鮮也有理由接受這種方案。

但嶺南大學亞太研究中心主任張泊匯認為,朝鮮對中國不夠信任。他指出,在外界看來,過去20年來中國沒有任何意圖履行對朝鮮的義務,即使今天中國願意這麼做,朝鮮也不會相信。

康埈榮表示,如果朝鮮願意放棄核武器,這種方案是可行的,但目前沒有進行這種對話的條件。「朝鮮過去二十年一直說一套做一套,所以很難相信朝鮮」,「在朝鮮宣佈棄核或表達處理核武器的意向之前,我們很難接受這種選擇」。

李成賢指出,中美之間並沒有充分的戰略信任保證這一方案得以執行。葛來儀也表示,中國和美國雖然都想看到朝鮮半島無核化,但除此之外雙方在半島沒有共同利益。美國不想看到中國在半島影響力加強,隨著朝鮮的挑釁日益加劇,美國已經將軍事打擊作為選項,這是中國不願意看到的。

中國還能做什麼?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國與韓國可能在朝核問題上有很大合作空間。

趙通認為,中美兩國在朝核問題的許多核心方面存在認知差異,雙方首先應該消除分歧。他舉例說,中美在要不要全面對朝經濟封鎖、朝鮮為何發展核武器、朝鮮是否值得信任等問題上存在不同意見,這些差異嚴重妨礙了兩國更深入的合作。

韓磊表示,中國可以提出一個具體涵蓋美國、朝鮮與中國行動的方案,以此顯示出中國已意識到,朝核問題也是中國的問題。同時中美兩國應在應急預案上加強溝通。目前兩國都有自己的應急預案,但還沒有全面交換彼此的想法和計劃。

葛來儀分析稱,中國在朝核問題上地位重要,但解決這一問題不能只靠中國。她指出,包括中國和俄羅斯在內的國家曾有過疑似違反聯合國制裁決議的舉動,中國的行動需要與整個國際社會相結合,每一個國家都需要嚴格執行聯合國決議。

張泊匯則表示,制裁與談判要同時進行。目前給朝鮮的制裁已經足夠,且制裁的效果伴隨時間的增加會越來越明顯。中國需要讓美國和朝鮮再給外交一次機會,讓美朝開始互動。他指出,這一點中國可以做到,同時韓國總統文在寅也在嘗試,因此中國可以與韓國政府聯合推動形成一個具體的解決方案。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