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回聲:尼克松和赫魯曉夫廚房辯論比高下

赫魯曉夫(左)和尼克松(右)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赫魯曉夫(左)和尼克松(右)在莫斯科郊外美國國家展覽會上的言辭交鋒被稱為「廚房辯論」載入冷戰歷史。

七月裏,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俄國總統普京在德國參加G20峰會時的會面,媒體簡稱「特普會」,各方議論紛紛。舉世關注的不光是美國2016大選「通俄門」仍在發酵,還包括他倆談了些什麼,為什麼事後特朗普說相見恨晚,這次會談早該舉行,還說美俄關係在會談前處於歷史最低點,四個小時後已經轉暖。

美俄首腦峰會並不稀罕,即使是一對世界頭號夙敵,分別視對方首腦為本國的「人民公敵」,即使冷戰正酣的年代,兩國首腦也能公開會面,甚至公開辯論。

重溫歷史,以下是前蘇聯領導人赫魯曉夫和美國前總統尼克松1959年7月24日那場著名的「廚房辯論」記錄。辯論過程後來美蘇兩國分別在電視上播出。

赫魯曉夫和尼克松那次言辭交鋒,是冷戰的兩大主角首次在兩國公眾和全世界觀眾面前一對一較量,圍繞美國和蘇聯誰更先進、更強大斗嘴。

當時,冷戰已經打了14年,離結束還有30年。雙方勢均力敵,一個是舉世聞名的反共旗手,一個是好斗好勇好勝的反美鬥士,兩人在一個現代化美式廚房裏,對著攝像機鏡頭,微笑和風趣的背後是針尖對麥芒的較勁。

那是個美國郊區中產階級住宅的標凖模板廚房。

當時美蘇根據文化交流協定,相互在對方舉辦博覽會。美國國家展覽(ANE)在莫斯科郊外,之前一個月,蘇聯展當年6月先在紐約舉辦。

雙方商定,博覽會不涉及任何跟政治沾邊的東西。然而,兩國首腦都心照不宣地把展廳作為冷戰宣傳戰場。

時任美國副總統尼克松和時任蘇聯部長會議主席赫魯曉夫在有現代化設施的廚房展台的對話由口譯員傳達,對話記錄文本在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圖書館存檔。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根據美國和蘇聯的文化交流協定,相互在對方舉辦博覽會。1959年7月,美國國家展覽(ANE)在莫斯科郊外舉辦。之前一個月,蘇聯展當年6月在紐約舉辦。ANE展品包括汽車、洗衣機、彩電、冷凍食品、大富豪遊戲、可樂和加州葡萄酒等。

以下是廚房辯論內容濃縮版:

尼克松:我想讓你看看這個廚房。在加利福尼亞,居民 家裏的廚房就是這樣的。

赫魯曉夫:這種東西我們有。

尼克松:這是我們的最新款式,成千上萬套地批量生產,用來直接在家裏組合安裝。在美國,我們喜歡讓女性的生活變得更簡便……

赫魯曉夫:你們這種資本主義(對待女性)的態度在共產主義社會裏不存在。

尼克松:我覺得這種對待女性的態度是普世的。我們只是想設法為家庭主婦們提供便利……

這個幢房子只要14000美元就能買到。大部分美國人(二戰老兵)可以拿出10000美元到15000美元買房。

我給你舉一個容易理解的例子。我們的鋼鐵廠工人,你知道他們現在正在罷工,不過他們每個人都買得起這棟房。他們一小時工資是3美元。這棟房,要是按揭25年或30年,每月交100美元就夠了。

赫魯曉夫:我們也有出得起14000美元買房的鋼鐵工人和農民。你們美國人造的房子只能用20年,所以開放商永遠可以賣新房。我們蓋房講求堅固。我們的房子是為子孫後代蓋的。

尼克松:美國的房子可以用不止20年。再說了,即便如此,住了20年之後許多美國人都會想換新房子,或者翻新廚房。過了那麼久,廚房都陳舊過時了……美國的制度設計就是要利用新發明和新技術。

赫魯曉夫:這理論不成立。有些東西永遠不會過時……比如房子。家具和裝飾也許會過時,但房子不會。我看過很多關於美國和美國住房的材料,我不相信是展出的這個樣子,也不覺得你說的很凖確。

尼克松:嗯……

赫魯曉夫:希望我沒有冒犯您。

尼克松:我曾經被專家冒犯過。不管怎麼樣,我們的交談是善意、幽默的。說話就應該率真。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廚房辯論是赫魯曉夫和尼克松之間幾次交談中的一次。之前一次「口水戰」,赫魯曉夫還不無譏諷地問尼克松:你們美國有沒有把食物放到人嘴裏,然後把它推下去的機器呀?

赫魯曉夫:美國人塑造了一個他們想像中的蘇聯人的形像。但蘇聯人其實跟你們想像的不一樣。你們以為俄羅斯人看到這些東西會目瞪口呆,可實際上現在俄羅斯新蓋的住房裏所有這些設施都有。

尼克松:是的,但……

赫魯曉夫:我們俄羅斯,你只要出生在蘇聯就有房住。住房是你的權利……在美國,要是沒錢,你有權選擇的就是睡在大街上。可你們還說我們是共產主義的奴隸。

尼克松:我明白,你非常能言善辯,精力充沛……

赫魯曉夫:精力充沛跟聰慧明智不一樣。

尼克松:要是在美國參議院,大家會把你稱為胡攪蠻纏、做冗長辯論的人!那種人就是不斷說話阻撓別人髮言。

這個展覽的設計目的不是為了炫耀,而是希望激發興趣。多元化、選擇權,以及我們一千個建築工人可以造出一千棟不同的房子這個事實,這才是最重要的。

我們沒有某個政府官員高高在上地為我們作統一的決定。這就是區別。

赫魯曉夫:在政治上我們永遠不會同意你們。比如,米高揚(前蘇聯副總理)喜歡很辣的湯,我不喜歡,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不能融洽地相處。

尼克松:我們可以相互學習。自由交流是必要的。要讓人們自己選擇想住什麼樣的房,喝哪種湯,喜歡什麼樣的思想。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參觀美國展覽之前,赫魯曉夫在克里姆林宮接待尼克松,歡迎美國副總統來到」俘虜的家園「。美國前總統艾森豪威爾曾用這個詞形容蘇聯東歐陣營。

(兩人進入電視錄像間)

赫魯曉夫(開玩笑):你看上去怒不可遏,好像要跟我打架。還在生氣嗎?

尼克松(開玩笑):當然!

赫魯曉夫:……尼克松還當過律師?他現在居然緊張了。

尼克松:是的,(笑)他現在依舊是(律師)。

有人用俄語提問:請說說你們對這個展覽的總體印象如何?

赫魯曉夫:在我看來,很明顯,施工隊還沒完工,展覽還沒布置到位……美國人就這點能力。美國存在多久了?300年?獨立了150年,現在就這個水平。

我們呢,還沒滿42年,但再過7年,我們就能達到美國的水平,然後超過他們。超過他們的時候,我們會揮手跟他們打個招呼,然後,要是他們願意,我們會停下腳步,對他們說,"請跟上我們"。

你們要是願意生活在資本主義社會,隨便,那是你們的問題,屬於內政,與我們無關。我們會為你們感到難過,但說真的,你們不會懂。我們已經看到你們對事物是怎麼看待怎麼理解的。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59年莫斯科郊外的美國國家展覽吸引了大量蘇聯民眾去參觀,總計達300萬人次。

一位美國人問:副總統先生,根據您在這裏的所見所聞,您認為這個展覽會給蘇聯人民留下深刻印象嗎?

尼克松:這個展覽很有效,會激起很大的興趣。今天早晨,很早的時候,我去參觀了一個集市,郊區農民在那兒擺攤賣東西。我只能說,那裏的人(對這個展覽)非常感興趣,他們就是工人、農民,等等…… 因此,從這個角度說,我認為這次展覽將會非常成功。

至於赫魯曉夫先生的評論,我們已經了解了他的一貫風格,只要有機會就會興之所致信口直言。

關於您如此形像地描述的那場競爭,凖備在競爭中超過我們,尤其是在日用消費產品的生產方面,我只能說,為了使兩國民眾還有世界各地的民眾都能夠從這場競爭中獲得最大收益,就必須有自由的思想交流。

在某些領域你們可能比我們先進,比如發射火箭,探索太空。也有一些領域,可能我們比你們先進,比如彩色電視。然而,為了雙方都獲益……

赫魯曉夫(插嘴):不對,我們在火箭領域已經超過了你們,在技術領域……

尼克松:(繼續說):瞧,你永遠不肯作絲毫讓步。

圖片版權 Alamy
Image caption 赫魯曉夫和尼克松言語交鋒,自始至終都是在比誰更強大。他們沒有涉及核武器,政治影響力和地緣政治,而是借題發揮,用科技民生說話。

赫魯曉夫:我們早就知道美國人聰明。傻瓜不可能讓經濟達到他們現在那種水平。但是,眾所周知,"我們不用鼻孔打蒼蠅!"(意思是不浪費時間。)這42年時間裏我們也在進步。

尼克松:你們不能懼怕思想。

赫魯曉夫:我們說,不應該害怕思想的是你們。我們什麼都不怕……

尼克松:那好,我們就更多交流思想吧。這點我們都同意,對吧?

赫魯曉夫:好。(他轉身問翻譯:)我同意了什麼?

尼克松(插嘴):現在去看看我們的錄像(在彩電熒幕上;這是赫魯曉夫從未見過的)。

赫魯曉夫:可以,我同意。不過我要先澄清一下我到底同意了什麼。我有沒有這個權利? 我知道自己在跟一個好律師打交道。所以我得站穩腳跟,那樣我們的老百姓才會說「他是我們的人,他沒服軟!"

尼克松:這一點毫無疑問。

赫魯曉夫:你是資本主義律師。我是共產主義律師。我們親一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廚房辯論錄在Ampex彩色錄像帶上。 這是美國的發明。 蘇聯民眾是在這次展覽上第一次見到彩色電視。

尼克松:根據你說話和主宰談話的方式,我只能說你自己也可以成為一個很好的律師。

我的意思是:這兒,你可以看到這種錄像,可以把我們正在進行的交談即刻傳送出去;這說明了增進交流的一種可能的形式。增進交流能教會我們一些新事物,對你們也一樣。因為,說到底,誰都不是無所不知的。

赫魯曉夫:如果我不是無所不知,那你對共產主義就是一無所知,除了恐懼!

可是,現在分歧雙方處在不平等基礎上。這儀器設備是你們的,你們說英語,而我說俄語。你們說的話被錄音、播放,被人收聽。我對你說的關於科學的那些話不會被翻譯,你們的民眾就聽不到。這不公平。

尼克松:在美國,我們每天都能讀到你在蘇聯說的一切……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永遠不要在這裏發表你認為我們在美國看不到的聲明。

赫魯曉夫:果真如此,那你就得承諾……你得保證,副總統先生,向我保證,我的講話也會用英語(錄製、翻譯)播出。會嗎?

尼克松:絶對會。同樣,我說的所有的一切也要錄音、翻譯成俄語,然後在蘇聯全國播放。這是公平買賣。

(兩人握手,然後離去,邊走邊繼續交談。)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帝國資本主義以百事可樂的形式出現,赫魯曉夫被尼克松慫恿著泯了一口。

注:尼克松和赫魯曉夫都沒有食言,他們這場"廚房辯論"中為各自代表的政治和經濟制度、政治立場和意識形態,為自己國家所作的宣揚和辯護,在美國完整播出,蘇聯電視台播出時刪除了尼克松的部分言論。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