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禁面紗風潮或給中國辯護新疆政策以口實

面紗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穆斯林婦女戴面紗引起爭議最激烈的國家,也是"去伊斯蘭化"(de-Islamisation)思潮最洶湧的。

中國政府在新疆的政策招致國際社會的關注、擔憂、批評直至抨擊,是經常性的。新疆維吾爾少數民族的宗教信仰自由和穆斯林文化傳統是爭議的核心。

最新的一起爭吵是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發表的一份有關新疆人權狀況的報告引發的。聯合國稱有"可靠情報",證明中國在新疆的"反極端主義中心""秘密囚禁百萬維吾爾族人",強迫洗腦。

中國代表團對聯合國說,北京在新疆"沒有壓迫少數民族,沒有打著反恐旗號剝奪宗教自由"。

值得注意的是,與以往的"矢口否認"不同,中國政府承認在新疆推行強制性教育項目,但辯稱目的不是"洗腦",而是"反恐"、"技能培訓"、"幫助就業"、"扶貧"等等。

中國代表稱,相比之下,西方一些國家已經明令禁止穆斯林婦女在公眾場合穿蒙面罩袍。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過往不少維族人曾經維權,圖為2009年,一批婦女稱自己家屬被中國當局囚禁。

"去伊斯蘭化"

中國代表指出的是一個事實:歐洲已經有部分國家以立法的形式禁止穆斯林婦女在公眾場所穿Burka(蒙面長袍,通身包括面部全部遮蓋住),或Niqab(面部沒有完全遮蓋,露出眼睛)。

而且,加入"禁戴"名單上的國家還在增加。

更耐人尋味的是,已經明令禁止穿戴穆斯林蒙面長袍,或正在醞釀出台相關立法的國家中,大多數是以開放、包容著稱、積極推行多元化多年的西方國家,如德國、法國、荷蘭、丹麥等。

穆斯林婦女戴面紗引起爭議最激烈的國家,也是"去伊斯蘭化"(de-Islamisation)思潮最洶湧的。

這一方面是近幾年大量難民的湧入,給歐洲許多國家造成直接的衝擊,引起社會的反彈。湧入的難民多數是來自伊斯蘭國家的穆斯林。

另一方面,多個歐洲國家一再發生伊斯蘭極端分子的恐怖襲擊,也給這些國家的民眾造成恐懼和排斥心理。

一個不容忽視的更大的背景,是部分歐洲國家中穆斯林人口的增長勢頭。

圖像加註文字,

Burka(蒙面長袍,通身包括面部全部遮蓋住)

圖像加註文字,

Niqab(面部沒有完全遮蓋,露出眼睛)

智庫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re)發表的最新報告《歐洲增長的穆斯林人口》預測,到2050年,部分歐洲國家的穆斯林人口將翻三番。相比之下, 其它族群的人口處於原地踏步狀態。

報告說,即便是歐盟28個成員國加上瑞士和挪威,從現在起對移民完全關閉邊界,穆斯林人口在西方國家中的增長勢頭仍將持續。

歐洲"去伊斯蘭化"思潮已經把一些右翼政黨推上了執政地位。而"禁戴"是政府迎合選民情緒的最直觀的做法。

歐洲已經有哪些國家出台了相關禁令?這裏按時間順序列出如下:

法國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法國的穆斯林人口約500萬人,是西歐國家中穆斯林人口最多的。但是,穿蒙面罩袍的婦女全國只有約2千人。

2011年4月11日,法國禁止婦女在公共場合戴遮蓋臉部的伊斯蘭面紗的禁令生效,使法國成為歐洲國家中第一個禁戴面紗的國家。

任何婦女,無論是法國人還是外國人,在法國如果帶著遮蓋整個臉部的面紗出門,將遭受罰款處罰。

時任總統薩克奇在公布禁令時稱,面紗是對婦女的壓迫,在法國"不受歡迎"。

2016年,法國又推出"穆斯林泳衣"(burkini)禁令,禁止婦女在海灘上穿戴遮住全身的游泳裝,法國政府稱"穆斯林泳衣"是在公共場合的伊斯蘭政治宣示。

法國的穆斯林人口約500萬人,是西歐國家中穆斯林人口最多的。但是,穿蒙面罩袍的婦女全國只有約2000人。

對違規者的處罰是罰款150歐元和接受公民教育。禁令施行以來,截止到2015年的最新的統計數字是1546人次受到了處罰。

比利時

圖像來源,Alamy

圖像加註文字,

比利時穆斯林婦女走上街頭抗議禁令。

2011年7月,比利時開始實施禁止婦女戴遮蓋整個臉部的面紗的禁令。

相關法律禁止任何人在公共場合穿戴妨礙辨認的服裝。比利時通過在全國實施的禁令前,部分地區已經利用管理狂歡節遊行的相關規定,禁止穿戴蒙面罩袍。

2012年12月,比利時憲法法庭拒絶了要求廢除禁令的上訴。2017年,歐洲人權法庭判決維持比利時相關法律。

保加利亞

2016年10月,保加利亞議會通過立法,任何婦女在公共場合蒙面,將被處以罰款,福利金也將被扣罰。

荷蘭

圖像來源,AFP

圖像加註文字,

這個議案凸顯了維爾德斯(Geert Wilders)領導的以反移民、反伊斯蘭為宗旨的右翼政黨自由黨在荷蘭日增的影響力。

2016年11月,荷蘭議會通過議案支持在學校、醫院和公共交通上禁止穿戴蒙面罩袍burka 和niqab。

議案必須獲得荷蘭上議院批准後方能生效成為法律。

這個議案凸顯了維爾德斯(Geert Wilders)領導的以反移民、反伊斯蘭為宗旨的右翼政黨自由黨在荷蘭日增的影響力。

自由黨以荷蘭議會第三大政黨的身份成為荷蘭少數派聯合政府中主要的聯盟。

荷蘭總理馬克·呂特將此議案形容為是"宗教中性的",理由是在學校醫院等場所帶頭盔或滑雪面罩也將同樣受罰。

但是,荷蘭全國穿戴niqab 和burqa 的婦女總數估計不到300人。

奧地利

2017年1月, 奧地利聯合政府通過在法庭、學校等公共場所穿戴burka 和 niqab的禁令,同年10月立法正式生效。

奧地利極右翼政黨自由黨在2016年的總統選舉中差點獲勝。面紗禁令被視為是奧地利聯合政府試圖抵禦右翼勢力的舉措。

奧地利全國穿蒙面罩袍的婦女總數據信不超過150人。

丹麥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丹麥成為歐洲最新一個通過面紗禁令的國家。

丹麥議會2018年5月通過法案,任何人在公共場合戴遮蓋整個頭部的面紗將遭罰款處罰。立法8月正式生效,使丹麥成為歐洲最新一個通過面紗禁令的國家。

以反穆斯林言論突起的極右政黨丹麥人民黨對立法的出台起到了重大的推動作用。

違規者如果被抓住再犯,罰款數額將翻10倍。

通過地區性禁令的國家

除了全國性禁令,在一些國家,部分地方政府通過了地區性的禁令。它們包括:

瑞士的提契諾Ticino地區。

西班牙的巴塞羅那市政府和加泰羅尼亞部分地區。

意大利的倫巴第大區Lombardy以及北部城鎮諾瓦拉Novara。

德國

圖像來源,AFP

圖像加註文字,

隨著難民潮對德國社會的衝擊顯現,民眾的包容態度開始轉變。

第一輪難民潮湧到歐洲大門外的時候,德國總理默克爾表示張開雙臂擁抱難民, 德國接收的難民迅速超過百萬,他們大多是來自伊斯蘭國家的穆斯林。

隨著難民潮對德國社會的衝擊顯現,民眾的包容態度開始轉變,總理默克爾的政治資本也隨之流失,她的調門也跟著變了。

2016年12月,默克爾說,在德國"任何法律上可行的地方",應該禁止burka或遮蓋整個臉部的面紗。

德國南部的巴伐利亞洲2017年初通過立法,禁止在學校、投票站、大學和政府機關戴遮蓋整個臉部的面紗。

德國16個州中,至少有一半禁止學校老師在課堂上帶頭巾。

在一些歐洲國家,雖然沒有禁止婦女蒙面的動議,但伊斯蘭面紗已經成為敏感而極具爭議的話題,也成為政客觀測試探選民情緒的晴雨表。最有代表性的是英國。

英國

圖像來源,Empics

圖像加註文字,

約翰遜稱burka/niqab"怪異"、"可笑",穿bruka 像搶銀行的蒙面大盜,穿niqab戳在那裏像個信筒。

丹麥的面紗禁令8月生效後,英國前外交大臣和前倫敦市長鮑里斯·約翰遜在報上撰文,口稱在英國不應該這麼做,因為告訴人們該穿什麼不該穿什麼"不英國"。但他對傳統的伊斯蘭婦女裝束大發感慨,極盡調侃之能事。

約翰遜稱burka/niqab"怪異"、"可笑",穿bruka 像搶銀行的蒙面大盜,穿niqab戳在那裏像個信筒。

一個政客公開用這種充滿伊斯蘭恐懼症的語言調侃穆斯林婦女的著裝,引起的軒然大波可以想像。黨內黨外,社會各界同聲譴責。

首相特里莎·梅下令調查,要求約翰遜道歉。約翰遜沒有任何悔過之意。道歉?道什麼歉?約翰遜的父親跟著在報上撰文,說唯一遺憾的是兒子沒有把話說得更狠點,直接要求禁戴面紗。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禁戴面紗潮從歐洲大陸湧上英倫島,或許已經不是難以想像的了。

約翰遜的政治野心在英國是盡人皆知,眼睛一直在盯著唐寧街10號首相府。此番言論看似信口開河,實則處心積慮。他是在向保守黨內的基層黨員和英國的草根選民喊話,爭取支持,為再次衝擊首相寶座熱身。

約翰遜的判斷顯然是,英國精英階層的"政治正確"與基層選民的感受脫節。權威民調YouGov 2016年8月作的一項調查顯示,57%的英國人支持在英國禁止burka。

禁戴面紗潮從歐洲大陸湧上英倫島,或許已經不是難以想像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