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来鸿:外带年菜上桌

外帶年菜經濟實惠已成風潮
Image caption 外帶年菜經濟實惠已成風潮

現代婦女忙碌,外帶年菜經濟實惠已成風潮,卻少了一份溫暖的家鄉味。

小時候,從過年前一個月開始,家裏總是彌漫著一股香氣,祖籍蘇州生於上海再落腳於台的奶奶,每到過年總有她的講究,先是跑遍大半個台北市,買齊她要的食材,就一股腦兒地鑽進了廚房,直到除夕傍晚才大功告成。

有幾樣東西,是我們家過年必吃的東西,像是從炒豆沙開始做的紅豆松糕、八寶飯,奶奶總是把廚房塞得滿坑滿穀,趕在除夕前一周把這些年節點心分送親朋好友,忙完了這一攤,才開始做家裏要吃的年菜,例如,稱之為元寶的茶葉蛋、煎蛋餃,包著俗稱「金條」的春卷,混合著白菜、肉絲、冬筍的炒年糕……,這些都是除夕守歲時的宵夜,或是大年初一的早餐。

年菜處處彰顯好意頭

而除夕當晚,香噴噴的「筍幹燒肉」是一定有的菜,原因無他,在奶奶眼中,筍幹也是金條的一種;還有象徵「年年有餘」卻不能吃完的紅燒黃魚,但後來大家都愛吃,奶奶怕一條紅燒黃魚全吃光了,就沒辦法「年年有餘」了,就改做熏魚,熏魚一片片當涼菜吃,一定吃不完,符合「年年有餘」的意味,但又要醃又要炸又要煮,可麻煩了!其它諸如號稱如意菜的黃豆芽什錦菜、火瞳雞燉翅、黃燜雞、紅油明蝦,還要把一顆顆荸薺放進白飯裏,吃的時候把它挖起來,表示「尋寶」之意,總之,每道菜多少都與黃金、元寶、吉祥、如意這些好兆頭有關。

奶奶過世後,我們家裏吃年夜飯,麻煩的紅豆松糕不見了,因為沒有人會做;八寶飯、蛋餃、春卷這些東西做起來也嫌麻煩,想吃,就跑到南門市場買回家;不過在我那挑嘴老爸的發號施令下,除夕夜的年菜大致上仍維持原樣,只是偶爾增刪一些後來大家愛吃的菜,勉強還保留著些許「年味」。

等到父親過世,兄弟姐妹各有各的家庭,大家平常上班都很忙,即使是家庭聚會,也都在外面找家餐廳吃飯,有一次過年乾脆訂了五星級飯店的餐廳去吃年夜飯,或是乾脆跑到幾家有名的菜館,訂年菜外帶回家吃,有一年,我在過年前一周,打電話去台北著名的驥園餐廳,想訂他們那香濃得化不開的砂鍋雞湯回家圍爐,哪知道接電話的小姐告訴我,每天外帶的雞湯早就被訂光了,得看有沒有客人沒來取貨,才有可能候補得到,這才知道,原來外帶年菜在不知不覺中,已蔚為風潮,凡是著名餐廳的招牌菜,如果不提早一個月訂,年夜飯還吃不到哩!

便利商店應有盡有

Image caption 台灣的便利商店推出外帶年菜非常受歡迎

不知道從哪一年開始,台灣的便利商店開始推出外帶年菜,剛開始以五星級飯店名廚精心炮製為訴求,五菜一湯,從冷盤、主菜到湯品,魚蝦肉蔬菜一樣不缺,只要在除夕當天從家裏附近的便利商店取貨,把這些冷凍年菜回家熱一熱就可以上桌,果然一炮而紅。

眼看便利商店的外帶年菜大受歡迎,台灣的大飯店從南到北,如今幾乎每家都推出年菜外帶,有些連餐具都幫客人想到了,像佛跳牆,還附上白色的甕,方便消費者在家上菜;便利商店更精益求精,除了結合名廚、名餐廳為訴求,也怕整桌年菜難免有人不喜歡某些菜色,索性讓消費者單點年菜,從帝王蟹海鮮鍋到西班牙海鮮飯,中西日菜式,應有盡有。

冷凍外帶年菜固然經濟實惠免麻煩,但是比較起來,小時候奶奶忙進忙出,精心炮製的一桌年菜,還是比較好吃,那一份吃慣的家鄉味,溫暖厚實,那才是令人懷念的團圓飯的味道。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