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中美医疗制度改革异同

農民在街上趕豬
Image caption 中國城鄉二元結構意味著農民和城市居民享受的醫療服務和保險相差很大。

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參眾兩院通過的醫改法案上簽字,使之正式生效而啟動美國幾十年來最重大的醫改進程時,大洋彼岸的中國也在改革自己的醫療保險制度。

中國醫改較美國先行一步,但兩者如何比照評說?

異同

一個是世界最富有的頭號經濟體,一個是經濟增長迅速的頭號發展中人口大國。美、中醫改在不同的政體和不同的利益格局下行走著不同的路徑。

不過,美國哈佛大學公共健康學院教授蕭慶倫指出,兩個國家的醫改目標都是實現全民享受醫療保險,同樣遇到來自既得利益集團的阻力,同樣要解決公共資源浪費嚴重的問題。

有專家估計,美國醫療開支中有20-30%是浪費的。中國的醫療開支浪費情況沒有全面的統計。

蕭慶倫教授指出,美中醫改的不同之處在於美國雖然沒有全民醫保,但保險的深度比中國高,覆蓋面比中國廣。

美國民主黨的醫改計劃遭到共和黨以及保險、醫藥等行業的反對,還遭到自身利益因此而受損的群體反對;在中國,蕭慶倫的研究發現最大的阻力來自醫院的管理層。

他還對BBC中文網表示,中國的一黨制一方面意味著公共資源的浪費,另一方面也可理解為只要當局真有決心推進醫改,進度應該比美國快。

據稱奧巴馬醫改團隊曾赴台灣考察醫保制度,但最後因為社會制度和市場條件不同,台灣醫保被美國團隊借鑒採納的只是操作上一些手法,比如數據管理、電子支付等。

難關

但是,即使中國2003年就宣佈醫改,到現在醫院改革和藥業改革仍然在「試點」。

美國在試點推行新的支付制度的時候,中國在試點公立醫院改革和摸索藥品改革。

中國一位醫學界人士在自己的博客上發表意見說,目前中國16個公立醫院改革試點進入了最艱難的階段。他認為,公立醫院改革要解決的是公益性和醫生的積極性問題,這需要政府干預來實現。

但是,從目前狀況看,他認為「醫改之所以難,關鍵是我們某些部門已經忘記政府為什麼辦醫院了!」

中國醫學界的討論有一個比較普遍的看法,認為政府的投入不夠,注資的方法也不利於協調提供醫藥服務方和病患之間的利害關係。

北京理工大學經濟學教授胡星斗表示,中國的醫療支出佔中國政府財政不到20%,而這個比例在美國超過60%。這說明中國政府的這方面投入還很不夠。

敏感

美國的醫改法案是上任一年的奧巴馬總統的「新政」的重點,也是最棘手的項目。分歧最大的是如何在不增加財政負擔的情況下實施改革。

而中國的醫改雖然也在政府投入多少及如何投入的問題上存在激烈爭議,但使它成為敏感問題的,還在於中國的醫改與社會公正和財富再分配之間的聯繫,具有比美國更複雜的內涵。

香港科技大學社會學教授丁學良指出,醫療保險制度設計成為社會公正和社會財富領域的敏感區,因為這裏涉及強勢利益集團插手和操縱。

在公共監管層面,這種插手體現為利益集團通過游涚來影響、推動政策和法律盡可能最有利於他們;在提供服務的操作層面,包括醫療機構的設置和運作、藥品機構的生產、銷售等環節,不同利益方也會以各種形式對立、衝突,強勢的既得利益集團和特殊利益集團也會插手、操縱公共政策。

他說,醫改的成敗和醫療保障體制運營狀況如何,關鍵是要有健全的法治,有力的媒體制約力量,有政黨競爭,這樣才能避免扭曲、操縱甚至綁架公共政策的情況。

醫療保健服務領域的社會不公,在美國主要由錢決定,而在中國更多是由權勢和城鄉分離造成的。

公平

北京理工大學人文學院經濟學教授胡星斗說,中國的醫療體制改革需要解決城鄉和不同社會群體之間在享受醫療服務方面的不平等,以及公共資源過多集中在權貴階層的問題。

這意味著要統籌,建立統一的醫保系統,而不是一個個小系統各自為政。

同時,要進行醫療體制的改革。

他說,目前公立醫院只有10%運營成本來自政府,其餘都要自負盈虧。這就促使醫院通過各種方法創收,醫患關係惡化。

這個問題可以通過政策干預,使公立、私立醫院有平等競爭的環境,社區醫院和私立醫院也受鼓勵,同時有統一的報銷系統和不同系統間銜接。

近日已經有中國網民提出,中美兩國在醫改領域的競爭,將反映兩國政府的治國理念、政府盡職盡責的程度、政府資金使用的合理程度,以及兩國醫療制度利弊的比照。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