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時間 2010年 4月 27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1:13

香港觀察:情緒「炸彈」

抑鬱男士(設計圖片)

抑鬱症成為許多都市的「計時炸彈」。

同一個周末,兩篇跟精神健康有關的發佈叫人搖頭嘆息。

先來中文大學醫學院說,香港有31萬人很可能患上情緒病而不自知,以為那些怎樣也治不好的胃疼、頭疼就是找普通醫生抓點藥就好。

再來香港大學防止自殺研究中心說,青少年自殺比率與父母帶同子女尋死案例都呈上升趨勢——眾所周知,抑鬱症等情緒病是自殺的一大元兇。

雖說大城市內人人有壓力,但是香港的情況如此嚴重,又是什麼理由呢?

潛伏都市

香港中文大學健康情緒中心這項調查訪問了3000多名香港市民,並對其中149人作進一步的臨床檢測,發現大多數被訪者都受到疲勞、睡眠問題等至少一種身體毛病困擾,而且身體毛病越多,患上情緒病的機會越高。

中心主管李誠教授指出,這些人本身也許沒有患有什麼長期病,但卻經常身體不適,可是他們一般只集中在治療症狀,忽略了其背後的情緒問題。

他提出的理據是,當人體內的神經傳遞物質陷入失衡,諸如血清素和腦腎上腺素等,大腦就會發出錯誤訊息,引發疼痛等各種身體不適,甚至於反過來讓情緒困擾加深。

這種情況,也許是家庭醫生也看不出來,但也有可能是患者本身諱疾忌醫。

但是為何諱疾忌醫?

也不是第一次說了。香港人(或者說是大香港主義)的問題之一,就是看不起人家,也怕人家看不起自己。

說香港人人有壓力,所言非虛,但在一定的程度上也就衍生出一種質疑的心理。一個人透露自己有情緒病,人家也許就回敬一句:「這麼容易就有病?比你可憐的還多著呢!」

這聽來涼薄、冷血、偏激,但在現實世界中卻見怪不怪。

在這種風氣之下,無論是基層員工還是高高在上的企業高層,都不敢輕易透露自己可能患有情緒病,因為大家都怕受到歧視。

關懷社會

惠英紅手持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獎座(18/4/2010)

惠英紅在頒獎禮上坦承剛從抑鬱症康復過來。

這裏想起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曾一度湧現的Facebook自殺練習群組和隨後的各方輿論。

自殺是愚蠢的——這說法相信不會有多大的爭論。可是同一句說話,有人說得搖頭嘆息,有人說起來卻是充滿鄙視。

在網上論壇討論自殺群組議題的帖子上,最為常見的字眼又是離不開「白癡」跟「無聊」;民眾茶餘飯後翻開報紙,看見這些香港人抑鬱患者比例有多高、患者年齡有多低的報道,也比看見別的報道更具備批判思維,隨便就是一句「有沒有那麼誇張?」

輕視情緒病對於許多社會來說都是一個計時炸彈。世界衛生組織早些年也已經認定精神健康問題將對社會構成顯著負擔。

那到底要如何拆彈?社會關懷是許多精神病學家的一致共識。

一周多前,香港電影金像獎公布,最佳女主角惠英紅在舞台上發表得獎感言時,親口證實自己曾經患上抑鬱症,更曾經自尋短見,還好獲得家人跟朋友的支持才熬得過來。

惠英紅現在成了最新鮮的抗抑鬱成功例子。但願這樣的成功例子能越來越多。

或者是,跟抑鬱症打交道的人能夠越來越少。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聯絡/薦言

* 須填寫項目


BBC © 2014 非本網站內容BBC概不負責

如欲取得最佳瀏覽效果,請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聯樣式表(CSS)的瀏覽器。雖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瀏覽器瀏覽網站,但是,你不能獲得最佳視覺享受。請考慮使用最新版本的瀏覽器軟件或在可能情況下讓你的瀏覽器可以使用串聯樣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