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時間 2011年 2月 15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3:22

香港觀察:香港中產階級需要自己的代言人

香港

香港的中產階級是香港的納稅主體。

一個成熟的公民社會,兩頭小,中間大,中間是廣大的中產階級。中產階級是穩定社會、理性抗爭、緩和矛盾、促進消費、奮發向上、安居樂業的基礎。中產階級信奉法制,主張公平競爭,追求自由、和平和理性的價值觀。

香港中產階級的窘況

香港是中國乃至世界較富裕的城市。香港的中產階級佔香港總人口的比重,如果按年收入2.5萬美元算,即中等收入人士和他們的家庭成員,超過350萬人,約佔香港總人口的50%。如果按職業算,即專業和管理人士,超過百萬人,加上他們的家庭成員,約佔香港總人口的30%。如果按照有車、有房、有閒出外旅遊的「自我認同」原則,多數香港人都會覺得自己是中產階層的一員。他們既不屬於草根階層,毋需接受「綜援」等政府福利,也不會像大財團、大富豪般家財過億。這些中等收入人士通常都是一些專業人士,或是公司管理層、中高級行政人員,以及中小型廠商的東主等。
香港的中產階級是香港的稅基或納稅主體。香港37%的交稅人口中,大部分為中產階級。全港340萬勞動人口中,收入最高的50萬人,繳付的薪俸稅佔政府薪俸稅總收入的近九成。拍賣土地的收入是香港政府最主要的財政收入,屢創新高,高地價導致高樓價,最終由中產階級購買和承受。中產階級成為政府庫房賣地收入的間接提供者。

然而,香港的中產階級交稅多,福利少。他們的住房,主要靠自己在市場上購買商品房解決,其大半生收入要用於供樓。如果要獲得較好的醫療服務,他們需要另外購買醫療保險。如果要為子女取得較多的教育資源,他們需要另付學費或送子女到海外留學。

繳付政府薪俸稅總收入近九成的香港中產階級,在人數上不足合資格選民人口的八分之一,因此,從政治上來說,這樣的選民人數,在一人一票的選舉制度上很不利。香港立法會中現行的功能組別制度,一定程度上彌補了這一缺陷。香港的中產階級非常理解和欣賞200多年前美國建國者因無法容忍「稅照交而無代表」的選舉制度而舉行的起義。

香港社會中少有政黨和社團著意於為中產階級爭取權益。回歸後的香港特區政府,為了「繁榮穩定」、「五十年不變」,首先是維護香港大財團、大商家、大家族的利益,不斷地輸送利益,其次是安撫草根階層,不斷地「派糖」,較少關注中產階級的疾苦,甚至還不斷加重中產階級的負擔,例如「八萬五」造成的「負資產」,收取「外佣費」等。當香港經濟繁榮、財政有盈餘時,政府增加福利開支,較多照顧到基層民眾的利益;當香港經濟蕭條、財政虧損時,政府增加稅賦,多找中產階級開刀。

誰能為香港的中產階級代言?

香港的中產階級發軔於港英統治時期,以專業人士為主體,是精英教育的結果。由於香港的中產階級不熱衷政治,安於現狀,缺乏媒體和政黨、社團的代言而成為「沉默的大多數」,長期處在付出多、得到少、利益式微的境地。

香港主要政黨的領袖,多數來自中產階級,為了選票,都把自己打扮成全民黨,企圖代表香港的每一個人,卻不敢大張旗鼓地為中產階級代言。這些政黨只要中產階級的選票,卻沒有盡力維護中產階級的權益,特別是在中產階級利益與基層群眾利益有衝突之時。隨著2020年香港立法會普選的到來,民粹主義日趨抬頭,中產階級在香港立法會的席位將式微,其在香港的政治地位更加堪憂。

香港社會早已出現民粹主義的端倪,例如香港建設「高鐵」的爭議和香港舉辦「亞運」的爭議,接下來還會有一系列類似的爭議。在這些爭議中,香港特區政府是有主見少作為,沒有太多創意,這也意味著香港社會經濟發展的停滯和沉淪。

如果一個社會的公共財政由一群不交稅的人為主支配,這對納稅群體真是一個莫大的羞辱。接下來可能出現的現象是:「無代表不交稅」,或「要求改變立法會代表結構」,或「用腳投票」。

如果中產階級不斷衰退,中產不能成為階級,只會擴大貧困成為階級。在香港的基尼係數全球較高的情況下,香港的貧富矛盾將失卻中產階級這一緩衝地帶,可能帶來社會的激烈動蕩。

因此,香港在立法會上,在政黨社團裏,在媒體中,在價值觀上,都要有中產階級的代言人,維護中產階級的權益,這是香港政制體制改革不可或缺的重要環節。如果香港中產階級淪為僅是納稅的工具,意味著香港中產階級的衰亡,接下來的是香港的衰亡。

讀者反饋

反對一人一票制度,因為民粹主義,只要有承諾給與不合理訴求的小眾,利益系可以收買的,低下階層一定會比中產票源大,這樣可以預期到福利社會會壓到中產喘不過氣來,中產已經沒有甚麼福利了,需索的人多,有生產力的納稅人少,應以分區功能界別的代表,代表中產的票即入立法局去制訂公平的政策及議題﹗吉記, 香港

作者的意見,我【不敢苟同】。香港現時的議會議員組合,【已涵蓋各階層面】,理應百花齊放才是;然而,運作起來,只看見建制派(保皇黨)與非建制派(非保皇黨)的角力。在北京背後發功下,建制派穩佔上風,非建制派只有叫囂騷擾的份兒,難以發揮有效的問政作用。問題【並非出在中產階級缺少代言人】,而是功能組別的存在致生出這樣那樣的不公平、不合理的現象。要解決問題,唯有:1.【廢除功能組別】,【廢除委任議席】,所有議席分區一人一票【直接】選出。2.特區首長【不能由小圈子選出】,應由全港選民一人一票【直接】選出,唯如此,特首才會【向選民負責】。孟光, Hong Kong

本文並不代表BBC立場。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聯絡/薦言

* 須填寫項目

BBC © 2014 非本網站內容BBC概不負責

如欲取得最佳瀏覽效果,請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聯樣式表(CSS)的瀏覽器。雖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瀏覽器瀏覽網站,但是,你不能獲得最佳視覺享受。請考慮使用最新版本的瀏覽器軟件或在可能情況下讓你的瀏覽器可以使用串聯樣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