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革命赋予六四纪念的特殊意义

阻擋1989年北京長安街上坦克的勇者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阻擋1989年北京長安街上坦克的勇者

斗轉星移,又近六四。今年是六四的二十二週年,因為席捲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革命而意義特殊。

那些當年參加89民運、後來流亡海外20多年的民主和人權的追求者們,期望蔓延阿拉伯世界的反專制抗議之火能燃燒起中國大陸的民主熱情,最終完成他們在22年前被鎮壓下去的訴求和意願。

在台灣和香港以及世界其它地方的六四民運同情者,也因為茉莉花革命而燃起希望,希望六四和六四的死難者,能像台灣的2.28事件一樣,得到當局的平反和道歉;希望6月4日晚上紀念六四亡靈的燭光,也能在天安門前自由的點燃。

但是22過去後,在當年槍彈紛飛坦克碾過的地方,有多少人在每年的六四週年時,還會記起那個舉世震驚的事件?為數不多的仍然堅持紀念六四民運的人,在每年的6月來臨前,很可能被請進警察局,或者被看守在家中。

被封閉的歷史

像所有中國現代史上的政治事件一樣,六四事件被政府嚴禁提及,尤其在阿拉伯世界茉莉花革命蔓延的今年,當局更加強了對可能傳播這類消息的IT信息渠道和媒體的嚴密控制。中國政府今年的維穩經費已經超過軍費開支。

在當局希望用抹去公眾的集體記憶來維持社會穩定的同時,中國公眾似乎也從粉碎「四人幫」後持續了至少十年的精神追求階段,邁入以個人利益和生活穩定為重心的務實階段。

儘管中國各地近年來不斷出現地方性群體事件,除了民族衝突之外,大多停留在對基層官員或工廠和煤礦老闆的不滿上,還有一些是由擔心環境污染損害健康引發的。

對於被認為將成為中國社會中堅力量的中產階級來說,股市的升降、物價房價的漲幅、哪幾種食品又爆料有毒這樣的話題,似乎更能吸引他們的注意力。當然,他們也是互聯網使用的主力軍,但「看」多於「說」,最多在有氣的時候發洩一下而已。

尤其在集豪華宏大之極至的北京奧運會和上海世博會、以及在中國超過日本躍升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之後,中國社會充滿了民族自豪感和「盛唐」心態。

變革的必然性

因此有相當一部分人認為,22年過去了,在經濟高速發展的今天再重提六四意義已經不大,個人、群體和國家都不能永遠生活在仇恨中,應該走出歷史的陰影,解開政治死結。

還有網民認為,歷史的對錯並不總是以道德來衡量,鄧小平對六四的處理雖然不正義,但帶來了恢復國家穩定和經濟發展、並提高人民生活的結果。如果給共產黨足夠的時間,它會帶領中國走向現代民主。

但是反對者說,用犧牲人權和自由民主來換取社會穩定,是可悲的集權政治的勝利。而一個拒絕認同普世價值、試圖抹煞和剪輯歷史的政黨,是不可能放棄它的集團利益或改變它的統治方針,來推行平等法制與民主的。

無論如何,今天的我們無法回答只有時間和歷史才能回答的問題,但在地球村概念和IT信息高度發達的時代,中國的政治體制變革恐怕只是遲早的問題。

至於怎樣進行和何時進行這一變革,怎樣盡早實現六四時學生和很多民眾追求的鏟除腐敗、推廣民主自由和人權的願望,是我們BBC中文網在今年「六四專輯」中期望探索的問題。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