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内蒙抗议是民间多年积怨所致

呼和浩特內蒙大學武警把門(博訊圖片) 圖片版權 Boxun
Image caption 呼和浩特內蒙大學武警把門(博訊圖片)

由兩起牧民死亡事件引起的內蒙古抗議民眾與當局的對峙仍然持續。抗議者本凖備在星期一(5月30日)舉行的遊行,受到強大警力的阻止而未能成功。

當局在首府呼和浩特及其它城鎮部署了大量保安力量,由武警守衛大學校門,並且嚴格控制包括互聯網在內的各種媒體,堵死信息傳播的渠道。

在民族問題方面一向比較平靜,不像西藏、新疆那樣民族矛盾尖銳的內蒙古,為什麼這一次的衝突會如此嚴重,而且遍及各階層呢?

多年積怨

曾在內蒙古插隊十年的中國青年報《冰點》周刊前主編李大同在接受BBC中文網的採訪時說,這次的抗議是積累了多年的憤懣情緒的爆發。

早在1980年代中期,內蒙的許多地方就開始大規模開礦,成公里的草場被原地翻走、挖開,礦上的運煤車橫行霸道,對草場造成極大的破壞。

李大同在1990年代回過當年插隊的錫林格勒盟,當地的蒙古老鄉對開礦憤怒之極,他們賴以生存的草場被破壞了,雖然礦主給當地政府分利,但牧民卻得不到一丁點補償。

不僅草場被破壞,當地的風氣也被破壞,蒙古老鄉對李大同說,外來人到他們家偷東西,還在草原上搶牛搶羊,搞得烏煙瘴氣。

李大同認為,如此急功近利的破壞草原開發礦藏,是當局的政策性失誤。現在這種失誤受到了報復,而報復的形式是以少數民族的公眾不滿的方式表現的,使之成為一個更複雜的問題。

民族問題前景

但對待這一民族、民生和環保混雜一起的問題,當局採用的是動用軍警鎮壓和封鎖信息的老手段。

在被問及這種手段是否能奏效時,李大同回答,用大量軍警阻止人們出門,最多只能達到表面上的平息,但人們內心的不滿不能得到平息的話,只要有風吹草動,還是隨時會爆發出來,並且爆發的規模可能更大。

李大同說,中華民國時代中國的「五族共和」,沒有自治區和自治政策,也沒有民族鬧事,大家平安相處。

但共產黨執政後,向蘇聯學習民族識別,試圖造成全世界不分民族全都擁護共產主義的虛幻假像,對56個民族不斷加強他們本來沒有的民族意識,強化他們的不同身份。

李大同說,中國雖然成立少數民族自治區,卻對自治區本民族的官員都不信任。他舉西藏、新疆和內蒙古為例說,自治區的黨政大權從不全部交給本民族官員,而是漢族人掌握。

一個社會的發展方向本來應該是不斷取消各民族之間的不同,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所以中國當政者應該反思和重審民族政策,才有可能避免更大的民族衝突發生。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

相關鏈接

BBC不為BBC以外的網站的內容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