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六四之际重审中国人权

旅居紐約的胡平 圖片版權 bbc
Image caption 旅居紐約的胡平

胡平,在紐約的《北京之春》雜誌主編,《致聯合國公開信》全球簽名活動發起者之一。

22年來,中共當局一直把「六四」當作頭號禁忌。久而久之,那段血與火的記憶似乎已經被世人淡忘。但事實上「六四」並沒有被世人淡忘。我們看到,這次的阿拉伯之春中,「天安門廣場」被一再提起。

在開羅的解放廣場,十萬抗議民眾與大批軍警和坦克車相對峙。很多人都擔心,會不會又是一個六四?會不會又是一個天安門?

1月31日,埃及軍方發表聲明:「致偉大的埃及人民,你們的武裝力量了解人民的合法權利,現在不會,將來也不會對埃及人民動用武力。」

2月2日,埃及外交部發言人(這還是穆巴拉克政府的外交部呢):「這裏不是天安門廣場,這裏也不會變成天安門廣場。」

注意到了嗎?當埃及外交部發言人提到天安門廣場時, 他甚至沒做任何解釋。他沒有向公眾解釋說天安門廣場是什麼地方,在那裏曾經發生過什麼事情。這就是說,他知道埃及的老百姓都知道。

卡扎菲的榜樣

無獨有偶。幾天後,利比亞的獨裁者卡扎菲也提到天安門廣場。卡扎菲在兩次電視講話中,都以在1989年的天安門廣場中國政府出動軍隊坦克鎮壓和平抗議為例,為自己鎮壓利比亞平民的暴行作辯護。

卡扎菲受到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聯合國安理會15個理事國一致通過了對利比亞卡扎菲政權的制裁案。中國政府也沒有敢投反對票。這意味著,中國政府自己也知道,在道義上,在法理上,它無法否認,它不得不承認,使用致命殺傷性武器鎮壓本國人民是反人類罪。

在六四22週年前夕,一批海外民運人士聯名發表致聯合國秘書長公開信,強烈要求聯合國依據同樣的原則,對中國政府六四屠殺以及22年來重大而系統的反人權暴行予以譴責、制裁和追究責任。

緊接著,我們又和一些國際人權團體一道,發佈有關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人權記錄的報告,要求將包括中國政府在內的嚴重侵犯人權的國家驅逐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這一保護人權的機構。

我們強調:「如果現在不對中國政府採取行動,將縱容中國的獨裁者繼續其針對人民的犯罪行為。在這一問題上的無所作為,只能讓聯合國的人權聲明成為笑料,並讓世界的和平和安全處在嚴重的威脅之下。」

事實證明,在中國,經濟發展並沒有導致政治開放;因為六四把中國的改革引入歧途並積重難返。

中國問題是世界問題

正因為中國的經濟發展是在不斷地踐踏人權的情況下進行的,因此,伴隨著綜合國力的提升,中國政府變得比以往更自信更驕橫,更迷信暴力,更蔑視正義。

與此同時,它們也比以往更脆弱更心虛,更害怕民主,更害怕人民。半年多來,中國政府在打壓人權方面變本加厲,肆無忌憚,對國際社會的批評愈加置若罔聞。顯然,我們無法指望這樣的政權會自上而下地推行民主改革。

22年來,世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22年前,中國爆發了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民主運動,並且贏得了全世界的一邊倒的支持。蘇聯東歐國產國家相繼垮台。自由民主力量取得了史無前例的偉大勝利。

然而,由於自由世界的人們陷入盲目的樂觀和愚蠢的短視,掉以輕心,居然坐視、甚至幫助了一個本已人心喪盡、危機重重的中共專制政權走出低谷,重新崛起。人類的自由與和平正面臨著極其嚴峻的挑戰。

有鑒於此,在六四22週年的今天,我們必須要對過去的一切重新審視。國際社會應該和中國的民間進一步聯手,共同向中國政府施加壓力。

只有這樣,我們才可能把中國的改革拉回正道;只有這樣,我們也才可能確保世界的自由與和平。畢竟,中國是個大國。中國的問題決不只是中國的問題,而且也是世界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