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中國:新疆民族暴力事件和中外輿論分歧

Image caption 新疆穆斯林在清真寺祈禱

美國新聞頻道CNN英語網站刊登新疆75週年文章後面有一段有意思的爭論。一個華裔讀者留言贊同中國官方的說法:在新疆沒有所謂的「暴力衝突」,只有恐怖主義。如果同樣的事情在美國發生,美國媒體不會輕描淡寫地將其稱為「衝突」,美國媒體並沒有像對新疆暴力事件那樣把波士頓馬拉松爆炸說成是「衝突」。

馬上有人反駁說:不能把對入侵和屠殺的抵抗稱為恐怖主義,也不能把反抗者說成是恐怖分子,因為中國移民進入東突厥斯坦,有系統地攫取維吾爾人的土地,同化維吾爾人。

接著爭論提到北美歐洲移民建國的歷史,說歐洲殖民者對原著民進行過屠殺和種族滅絕。反駁者說,但那是發生在400年前的事情,現在時代不同了,不能重覆過去的可怕屠殺,人類應該從歷史錯誤中吸取教訓。

對此反駁者說:既然要吸取教訓,為什麼不把土地還給原著民?為什麼400年後仍然佔據人家的土地?隨後有跟貼又說:歐洲殖民者已經全部滅絕了美洲和澳洲的原著民,現在沒有剩下多少能要求還回他們祖先的土地。

敏感討論

上述辯論說明了民族問題的複雜性和討論民族問題的難度。

新疆烏魯木齊2009年的7月5日發生大規模暴力騷亂,造成約200人死亡,近2000人受傷。今年7.5事件之前數日,新疆又頻繁發生暴力事件。在其中一個事件中就有35人喪生。暴力事件繼續增加,而且有不斷加劇的趨勢,涉及的範圍也越來越大。

新疆當局增強部署軍警加強戒備,另外新疆當局還派高級官員去被認為民族關係最緊張的50個鄉鎮坐鎮平息局勢。官員還強調要打擊謠言。當地媒體報道,自6月底發生騷亂以來,在新疆至少32人已經因為散佈網絡「謠言」被捕。

7.5四週年前後,中國網絡微博和微信風傳各種關於少數民族聳人聽聞的謠言,例如兩萬多感染愛滋病毒的維吾爾人從新疆湧進內地城市,把自己的毒血滴到食物裏,擴散愛滋病。

還有許多關於優待少數民族,歧視漢族的指控,例如「兩少一寬」,說中央制定政策,允許刑法對少數民族網開一面。另外還有許多關於對少數民族在社會福利、教育和醫療方面的優惠的一面之辭。

普世反恐

對於新疆最近發生的暴力攻擊事件,中國官方口徑淡化甚至否認其民族和宗教色彩,直指其為反人類,反社會的恐怖主義,是全球恐怖主義問題的一部分。而境外媒體則多從民族問題和民族政策的角度分析新疆的暴力事件案。

Image caption 中國前領導人周恩來多次對民族工作發表講話,強調要反對大漢族主義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反恐怖研究中心主任李偉指出,新疆暴力恐怖事件是中國周邊和境外「東突」恐怖勢力加緊向境內滲透的結果。他指一些境外媒體和外國政客將新疆恐怖襲擊事件與中國民族政策掛鉤的論調「根本站不住腳」。

最近研究西藏和新疆問題的中國作家王立雄對記者表示,「西藏和新疆不斷出現騷亂顯示,中國政府的少數民族政策已經徹底失敗。」

經濟解釋

境外媒體的分析和評論都用經濟發展不平衡來解釋新疆最近的暴力事件,把暴力攻擊看作當地民族不滿的表現,從中國的民族政策和發展策略方面找原因。

有分析說,當局在新疆大量投資能源和基礎設施,但當地少數民族受益甚少。維吾爾人抱怨經濟機會不平等,就業率和收入水平都低於漢人。

經濟發展不平衡導致邊緣化的群體產生和加強了反抗的民族意識是一種主要的反殖民族主義分析方法,新疆民族矛盾尖銳化和改革開放後新疆加速經濟開發的階段同步似乎印證了這一理論。

階級政治

不過內地向新疆大規模有組織移民和大規模經濟開發和建設自五十年代初就已經開始,後來的移民和開發規模都沒有超過當初建設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規模。

在那種政治背景下的大規模移民和中央政府主導的經濟開發都沒有引起類似現在的反彈。當時在內蒙古和新疆這些地區大型工業企業的建設都伴隨著大批內地移民進入。

那時候由於處於兩大陣營對峙的冷戰時期,中國國內的階級政治壓倒一切,不同民族的上層階級和國外帝國主義敵對勢力一樣都是反對的對象。官方強調超越民族的意識形態對淡化民族矛盾起到一定作用。

中國領導人在民族工作中反覆強調應該「使少數民族感到漢族人到少數民族地區去,不是壓迫他們的,而是同他們合作的。」當時官方的口號是同時「反對大民族主義和狹隘民族主義」 。

回歸傳統

彼時的輿論控制更加嚴厲,地方民族主義沒有表達空間,漢民族的民族主義情緒也沒有表達空間。但時過境遷,隨著改革開放,經濟發展優先取代了過去的階級政治,民族觀念得到了強化。

隨著國家主義抬頭,不可避免的,漢民族的傳統文化和意識也得到空前表現。人大立法通過漢族傳統節日為全國節假日即為一例,而以前中國的法定節假日(除春節外),一般都是國際性的帶有進步主義色彩的節日。

當民族復興和崛起取代了超越民族的國際主義理想成為國家的目標的時候,在新疆和其他少數民族地區的內地資金主導的能源和資源開發,特別是私營企業進入,就更可能受到當地民族的質疑。最近在新疆和內蒙古大規模強迫遷移和安置外來移民計劃,就被當地居民認為這是對他們民族生存和文化的威脅。

中西分歧

新華社在對新疆事件的評論中提到西方政府和媒體在新疆暴力問題上並不同情北京,甚至懷疑北京的反恐提法。雖然中國指責西方在反恐問題上持雙重標凖,但仍然希望能夠跟所謂國際社會一起打擊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希望把新疆暴力問題納入國際反恐範疇。

西方政治輿論並沒有像中國希望的那樣,像譴責針對西方的伊斯蘭極端主義一律加以譴責,而是強調中國應該檢討自己的民族政策。中國拒絕將新疆暴力事件同民族政策掛鉤,似乎就像美國拒絕承認美國外交政策引發恐怖主義一樣。

但對於暴力攻擊譴責並不妨礙探究暴力發生背後的原因。中國的民族政策和思想經歷了由高度控制到鬆散混亂的過程,美國外交自50年代開始介入中東地區矛盾而不能自拔,招致不少仇恨也是事實。

(撰寫:蒙克/責編:尚清)

讀者反饋

Thor說得太對了!白雲黃鶴, 武漢也講得好,中國政府應取消優待,加強法律平等對待,以免漢族不滿! adlanuk, uk

雙語教育沒有錯,錯就錯在執行上大量壓縮少數民族本族語言的份額。不引起反感那是不可能的。實踐中政府雖然給了維族很多福利,但掌握「自治區」實權的地委沒有一個是維族人。實際上就是不信任。連地方事務參與都沒有維族人的份,不把維族人當作自己人,人家能不會把漢人統治者當作殖民者看待嗎?一點意見,

當一個維族人連漢語都說不明白的時候,他有什麼機會去一些大的工廠就業?讓他們學習漢語,你們又說在同化維族人,破壞傳統文化!可新疆是中國領土,漢語是必須學習的!有誰會說在美國生活,學習英語就是在同化他們?破壞民族文化?新疆大城市的維族人根本就不贊成這些極端恐怖行為,都是那些落後,愚昧的南疆穆斯林極端分子才喜歡用刀子解決問題!!Thor

馬上有人反駁說:不能把對入侵和屠殺的抵抗稱為恐怖主義,也不能把反抗者說成是恐怖分子,因為中國移民進入東突厥斯坦,有系統地攫取維吾爾人的土地,同化維吾爾人。太好了照這麼說印第安人現在可以隨便殺死非印第安族群了(特別是白人們要睡不著覺了),因為非印第安人族群也是入侵者,印第安人殺他們是合法的抵抗!白雲黃鶴, 武漢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