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井真理子:我看中日「缺失的歷史」

2012年中國反日示威
Image caption 2012年9月,中國不少城市出現激烈的反日示威。

中日釣魚島主權爭端激化,再次在中國引發激烈的反日抗議示威。中日關係的緊張可以追溯到久遠的年代,但是,為什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創傷至今難以癒合?BBC記者大井真理子和一位中國記者一同到中國和日本採訪,尋求答案。

負罪感

「您對戰爭期間日本對中國的所作所為有負疚感嗎?」我們在日本採訪期間,我不止一次得翻譯這個問題。和我同行的劉海寧曾經是中國官方媒體中央電視台記者。

向部分採訪對象提問的是海寧;這些採訪對象中最年長的人1945年時還是孩子。

「我對(戰時)發生的事感到抱歉,」其中一人回答。「發生了很多令人遺憾的事,」另一個說。

其中一位又補充道:「也許我的歉疚並不夠?」這是個日本民族主義者,他認為大部分學校的教育都誇大了日軍當時的惡行。

海寧回答:「是的,不夠。」

無可爭辯的事實表明,日本是侵略者,1931年佔領了中國北方的滿洲裏。大規模戰爭於1937年爆發;到1945年日本投降時,數以百萬計的中國人死於戰禍。

最臭名昭著的事件發生在南京,當時中國國民黨政府的首都。日軍在亞洲其他國家也有暴行。

但是,每次把guilt(罪責)這個詞翻成日文時,都令我感到不自在。接受採訪的所有的日本人都不用這個詞。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 caption 盧溝橋事件是中國歷史教材的重點之一。

今天的日本人應該為歷史錯誤承擔責任嗎?

我和海寧共同採訪的第二天,我問了她這個問題,並問她是否認為我也應該有負罪感。她沒有回答是或不是。

「在這裏採訪期間我會繼續問這個問題,」她說,「因為這是許多中國人的感受。」

「叛徒」

我自己十來歲的時候對我們國家的戰爭史開始感興趣。從那時起,我傾心盡力做這方面的研究,度假時經常到亞洲各國的戰爭博物館參觀訪問,試圖對日軍造成的傷害和苦難加深理解。

很久以來我就感到學校教我們的很不夠,因此去年寫了篇文章,主題是日本歷史教育中的缺陷。文章指出,根據日本的教育體系,千百年來日本與鄰國的關係史只用一年的課程一帶而過。這意味著許多日本人對自己國家與鄰國的地緣政治緊張關係缺乏了解。

我這篇文章使許多同胞,包括我的一些親屬,感到不自在。

那不是一個外國人在批評日本;那是一名日本記者在全球受眾面前公開批評日本。

人們用各種惡名罵我,比如「叛徒」和「外國間諜」。推特上有人質問我,「你不愛自己的祖國嗎?」我當然愛祖國。

直面日本的過去令我感覺就像一場艱難痛苦的分手。我經歷了痛苦的各個階段:震驚、拒不接受、憤怒和悲痛。這個過程逐漸使我最終接受了現實:我無法改變已經發生的一切。

疑問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南京大屠殺紀念館擺放了數千雙鞋紀念死難者。

但是,尤其是目睹了2012年中國發生的激烈反日抗議行動之後,我想提兩個問題。

我們還能做什麼來改善雙方關係?為什麼其他亞洲國家,那些當年有許多平民死於日軍屠刀下的國家,不像中國和韓國那樣痛恨我們?

「痛恨」這個詞或許太重,但我覺得它表達了那些焚燒日本車的中國抗議者的情緒。

海寧不這麼看。她成長在1980-90年代,日本大眾文化,像音樂、戲劇和漫畫,在中國年輕人中很受歡迎。她說,自己和朋友們對日本都有積極的看法。

「但我不能為中國13億人代言;中國很大,人們各有各的感受和想法,」她說。

「比如,那些在日軍侵華期間喪失親人的,或者自己就在戰爭中吃盡苦頭的人,可能現在還懷著敵意甚至仇恨,不應該據此就來評判他們。」

生存哲學

我2006年起就住在新加坡。新加坡也曾遭日軍蹂躪,但那裏幾十年來沒有發生過一起反日示威。

1942年日本佔領時期的肅清大屠殺(Sook Ching massacre),根據不同來源的數據,總共有5萬到10萬華裔新加坡人被殺。在一個當時只有70萬人口的城市國家,這是個巨大的數字。

我曾在美芝路上的和平紀念碑(Civilian War Memorial)見到一名肅清大屠殺受害者的親屬。。

「我不責怪今天這一代人,」 劉濟雄(Lau Kee Siong)的話令我意外。我問他為什麼不像那些參加反日示威的中國人那麼憤怒。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 caption 1931年日軍佔領中國東北滿洲裏,1937年日本對中國展開全面侵略。

「我們是個移民國家,所以我們的基本哲學是必須生存,」他說。

「我們1965年從馬來西亞獨立出來時,普遍認為大約三年後就會匍匐著回歸馬來西亞。所以,當日本向我們提供金融支持和投資時,最合乎邏輯的做法是接受他們而不是批評他們過去的所作所為。」

「不是你的錯」

大約就在那段時間,我還發現我的一個密友的親屬在日本佔領菲律賓期間被殺害。我和傑德·馬拉維拉斯(Jade Maravillas)是多年的好友,但她在讀到我的那篇文章前從未跟我提過這件事,怕「讓我們的友情變尷尬」。

「戰爭期間,包括我祖父的兄弟姐妹在內,有很多人住在德拉薩大學(De La Salle University),」她說。

「日軍突襲大學校園,祖父的兄弟們都被殺,姐妹中有一個挨了一刀但保住了性命;我十來歲的時候她還給我看那條傷疤,」她說。

我不知道她心裏是不是怨恨日本人。「你剛認識我的時候有沒有想起那些親人?」我問。

「你在開玩笑吧?我那口子就是半個日本人,」她大笑。「再說,那又不是你的錯。」

我也請傑德解釋她對日本的看法為什麼跟許多中國人對日本的看法差別那麼大。

「我說不好,」她說。「但在我們眼裏,日本只不過是繼西班牙之後又一個殖民者罷了。」

隻字未提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2006年,一名日本僧人在重慶街頭向中國民眾謝罪。

中國和日本1970年代恢復正常邦交後,在毛澤東主席領導下,中國似乎也開始向建立更務實中日關係方向努力。

「那時,中國共產黨的宣傳強調的是國共內戰期間共產黨軍隊的勝利,」美國天普大學(Temple University)當代亞洲研究院總監羅伯特·迪雅裏克(Robert Dujarric)說。

1972年,時任日本首相的田中角榮為侵華向中國道歉時,「毛澤東告訴他不必道歉,因為你們擊敗了國民黨,幫我們執掌了政權,」迪雅裏克說。

但1989年中國軍隊鎮壓天安門廣場的學生民主運動,造成「六·四」事件後,中共的宣傳口徑似乎轉向了民族主義。

「六·四前,它把中國描述成一個勝利輝煌的國家;在那之後,政府開始強調中國作為受害者的一面,」 東京大學當代中國政治學教授高原明生說。

現在,中共把自己塑造成終結了中國一個世紀受外敵欺辱歷史的政黨,他說。

「其方式就是灌輸對最近一次的侵略者的仇恨。」

倖存者

我在中國下榻的酒店,打開客房裏的電視,很容易找到抗戰題材的電視節目。根據中國的「愛國主義教育」政策,去年拍攝製作了200多套這類節目。

我們還跟一位演員交談過;他在無數抗日劇中演日本兵,一天要「死」八次。

Image caption 陳桂香在日本講述自己的親身經歷時,許多日本年輕人為前輩的罪孽向她致歉。

假如我自己看著這樣的電視節目長大,很可能也會認為日本是個可怕民族。

到北京城西南一所小學採訪時,我覺得那裏的學生集會似乎也包含了同樣的信息。操場上,孩子們排著隊輪流詠唱、朗誦和表演武術。他們朗誦的詩裏有一首是關於1937年盧溝橋事件;許多人認為那是最近一次中日戰爭的開端。這首詩刻在學校進門處的石碑上。

這個觀點站得住腳嗎?坦率地說,我感到自己的心被撕裂。我們在中國各地採訪、與日軍暴行的倖存者交談時,我心痛。

有一位倖存者叫陳桂香。1937年南京大屠殺發生時,她14歲。她告訴我們,當時學校外堆滿了屍體。她目睹了一位跟她同齡的女孩被七個日本兵強姦,然後被刺刀捅死。她自己兩次差一點被捉住並被強姦。第二次是因為扛著她的日本兵腳下打滑,松了手,她乘機逃跑,一直跑到精疲力盡昏倒在地,被一位農民藏在稻草堆下,這才撿了條命。

傾聽這些對侵華日軍暴行的憶述對我是一種痛苦的經歷。陳桂香的故事中唯一能給人一絲安慰的是這段經歷的後記。許多年後,她到日本向日本民眾講述當年的經歷,人們都向她謝罪,與她擁抱,告訴她他們對前輩做出那樣的事一無所知。日本領導人也多次向中國道歉。

《超越謝罪》

曾在官方《人民日報》任職的馬立誠說,據他統計,日本正式道歉總共25次。但中國媒體從未報道過其中任何一次道歉,也沒有報道過日本向中國提供了總計金額達36500億日元(357億美元,218億英鎊)的經濟援助。

「日本在戰爭年代對中國犯下可怕的罪行,」他在《超越謝罪》一書中寫道,「但讓他們負荊請罪沒有意義。」

Image caption 中國反日示威中民眾燒日本國旗、燒日產車,情緒之激烈令大井真理子不解。

「日本道歉的措辭對我們來說或許不夠,但在他們已經是邁出了一大步,因此我們應該接受道歉,往前走。」

這本書出版後,他被罵作叛徒;他說,考慮到這個話題激起的情感,這種反應是正常的。

海寧證實說,她上學的時候學校也沒有講過日本道歉和經援的事。但另一方面,她認為即使學校教了這些內容,也不大可能改變中國人對日本的態度。

「改變公眾態度需要時間,要很多年甚至數十年。正因為如此,日本領導人的行動和言論應該保持一致,」她說。

「人們對日本曾經道歉、曾經提供經援的情況有更多了解後,對日本的態度可能會有所改善。但是,只要一個否認曾經發生南京大屠殺的聲明,或者類似的美化戰爭罪行的企圖,這種信任立刻就會被毀掉,而重建這種信任則需要更長的時間。」

2012年,日本民族主義陣營要人,名古屋市長河村隆之否認發生過南京大屠殺,稱只有「常規的作戰行動」。去年,他又表明自己的觀點沒有改變。日本領導人參拜靖國神社之舉也激怒了中國和韓國。靖國神社供奉了日本歷代為國戰死將士,其中包括被定罪的戰爭犯。

教育「缺失」

很難預見這種事態的發展能夠嘎然而止。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 caption 1941年,日軍慶祝「輝煌」戰績。

採訪旅程結束時,令我高興的是海寧回答了我在行程第二天問她的問題。她說,她認為我個人不必有負罪感。

但我們對兩國關係的未來比開始這次採訪前更不樂觀。

仍令我糾結的是一代又一代日本孩子對我們的祖輩在中國犯下的暴行一無所知。而中國的孩子不知道兩個國家在1970-80年代已經開始努力超越歷史,而這種努力在天安門事件後陷入停滯。

海寧認為,「如果兩國領導人繼續執行現在這種相互對立的政策」,她看不到和解的希望。

「但我們至少有機會在公眾或草根層面通過更坦誠的對話來改進關係,」她說。

「戰爭不是一個選項,無論多困難……我們必須盡一切可能。」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讀者反饋

大陸人無法理解為何許多台灣人媚日?

台灣是個移民的島嶼,大陸沿海人民為了生活而移民到東南亞和世界各地,台灣也是個選項。但是台灣並不是移民者天堂,夏秋時河流從高山直洩而下,時常改道,破壞所有的人為建設。移民要和原住民爭地、也受到執政者的壓迫,彼此間又時常械鬥,三年一亂、五年一反。氣候炎熱多濕,瘴氣遍佈,人要與人爭,也要與天爭。

日軍攻台時,也是逢激烈反抗就大屠殺。日據後期實施內地延長主義,著手改善台灣的公共衛生、交通建設。臺灣的現代化奠基於此。事實上日本人把台灣人當二等公民,所以二戰後回歸祖國也是絕大多人的期盼。

可是國民黨接收臺灣時官僚腐敗貪污,也把台灣人當二等公民,引發228事件的反抗

<strong>Tai_wander, Taiwan</strong><br/>

了解中國大多數普通老百姓內心最真切的感受的人,應該知道:中國人對日本軍國主義的仇恨遠比中國媒體報道的大得多!只不過中國政府有意控制和壓制罷了.但是也應該知道,中華民族又是一個很能容忍和原諒的民族,我們對其他侵略者,包括除日本以外所有侵略者都容忍和原諒的很好都證明了這一點.這個事實難道還不夠嗎?很不夠說明今天的中日關係為什麼到這種地步嗎?

<strong>ywz, china</strong><br/>

日本在二戰中的罪行是不容置疑的,中國也不是一個充滿仇恨的國家,中國人民愛好和平,至少我身邊的所有人都是這樣的。 但如果日本不懂得反思,一邊像亞洲各國道歉一邊又去參拜靖國神社,這種不思反省的行為是所有中國人都不能容忍的。 想想如果你的父輩被外國侵略者殺害,而那國政府卻還在為當初的暴行尋找正義的理由,這是中國人民都不能容忍的。

<strong>陽陽, 中國</strong><br/>

我只知道我外婆是河北人,日本兵經常來村子裏掃蕩搶人搶糧,村子裏的婦女大部分都跑到南方去了,還在家裏的就把自己的臉弄花,或者乾脆再臉上抹鍋底灰或者雞糞,然後找地窖躲起來或者想辦法逃走。日本兵到處找女人做慰安婦……<strong>查理, dragon hebei</strong><br/>

真是天真至極。有民主就不會擴張了嗎?英國是現代民主政治的母國,她的殖民地曾經遍及世界各大洲。美國是當代民主的典範,還不是到處窮兵黷武,美國人在伊拉克、阿富汗等地的暴行,你們看不見嗎?<strong>未署名 </strong><br/>

外國朋友問我為何中國人如此憎恨日本人. 我反問他因何有此想法? 我說在香港, 日本料理, 日本電子產品, 汽車, 化妝品, 時裝...大行其道. 日本更是香港人的旅遊熱點.

香港人喜愛日本文化及產品, 但不代表就會容忍日本政府可以歪曲,隱瞞,否認甚至美化其歷史惡行. 其實任何人(包括在二戰中未曾受日本皇軍侵害的人)都應該痛恨侵略者對無辜者, 弱者的姦淫殺戮. 不明白這道理的人算是人嗎?

<strong>香港仔, 香港</strong><br/>

想向真理子及Leegun理清一點史實:

二戰時馬來亞確受英國殖民管治, 而新加坡仍未獨立. 因此, 日軍侵略的是英國殖民地政府治下的馬來亞, 同時大量殺害當地的華人(包括居於新加坡的華人). 但受害的華人及其親友,會因為當時「被打的是英國殖民地政府」及後來「新加坡獨立」而對日軍的暴行特別理解? 或因此「民族感情並未受損」? 這算是什麼邏輯!

請問, 若你們的家人被強盜入屋姦殺, 你們對強盜的痛恨, 會因為你們祗是房客(但後來變成房東)而有分別嗎?

<strong>香港仔, 香港</strong><br/>

現在亞洲&鄰近太平洋各國都怕中國向外擴張, 因為中國沒有民主, 只有不受控制的強烈排外的民族主義. 使用中文的國家或前英葡殖民地如果批評中國會直接被貼上叛徒的標籤. 韓國則被矮化成宗屬國. 日本被說成倭寇, 葉問都可以一個打十個. 印度被說是阿三. 越南被恐嚇再打進首都. 歐洲可以說是八國聯軍. 總之中國這個國家視情況調節歷史觀, 從中世紀到現代, 只要能為自己貼上受害者標籤, 對外貼上小國/殖民地/宗屬國/列強, 視他喜好隨時更改.

就簡單的說, 沒有人會懷疑日本發動戰爭的可能, 但是中國自己都無法確定是否會, 因為強烈的民族主義和不斷改變的歷史觀.

<strong>AL, </strong><br/>

該還的總歸要還,每個人心裡都有數,都直問每個人的內心最深處吧!

<strong>Simon, Singapore</strong><br/>

中國政府的言論和國內的輿論都一邊倒地站在批評日本的立場上。諷刺的是,蓄意煽動名族仇恨的行為在二戰之前的日本也屢見不鮮,目的就是要把國民注意力從不斷深化的國內矛盾轉移到國際爭端中。當時正值1929年華爾街股災,日本的各個行業尤其是金融業瀕臨奔潰,政府迫切地需要爭取時間解決問題。再看現在的中國,國內貪污腐敗嚴重、經濟結構不合理、失業率上升,正符合二戰前日本的經濟狀況。歷史有時會重蹈覆轍。非理性名族主義一旦失控就可能變成邪惡的法西斯的意識形態。所以,當中國民眾不分青紅皂白地謾罵『小日本』的時候,是不是應該回看一下歷史,珍惜難得的和平,對過去的歷史像法國對德國一樣原諒但不忘記?冤冤相報何時了。

<strong>Peter , 上海</strong><br/>

大井想問的新加坡人的確回答她了

當時新加坡根本沒獨立

被打的是在那統治的英國殖民政府

所以新加坡人民族感情並未受損,還能理性看待

這已經間接把中國人為何這麼恨日本的理由講出來了

平心而論,雖然中國之前就因甲午戰爭和八國聯軍和日本有軍事衝突,但當時中國人多半自省地傾向滿清無能,並未因此恨日本

滿清被推翻後,那種前朝之事也沒多少中國人在追究

所以中國並非莫名其妙地恨日本

至於毛澤東…他當然不恨日本了。若非日本炸死張學良他老爸引發西安事變,共匪早被蔣禿清了

<strong>LeeGun, TAIWAN</strong><br/>

致carl與所有人:

Carl你無權要求作者大井「向全體台灣人道歉」更不應「代表台灣人感謝日本人治理台灣」,你洋洋灑灑寫的內容,只是日本歷史課綱的翻印版,皇軍狗腿程度令人作嘔!我真服了你,莫非你是溜到日本逍遙的「金美齡」的本尊或分尊,還是你根本就是極右派的日本人!

如果carl你是仍是台灣人,我....Shame on you!

<strong>Den, 台灣</strong><br/>

對樓下Carl說個故事。有個土豪殺人放火,以保護之名擄人奪產,被擄走的人要穿起制服當土豪的僕人。有個被擄多年的僕人甲漸覺得制服漂亮,協助主人欺負他人很威風嬌傲!土豪死後,罪行被譴責,土豪的後人勉強表示「遺憾」。老僕人甲卻為土豪辯護:「殺人奪產能抵禦其他土豪,是天運。加入僕人行列就能共榮,也無須被殺了!主人殺幾千萬人也只是武士間的決鬥而已,為何比其他人類相殘更值得譴責!?」路人丙聽見便說:「我尊重你的言論自由,但殺死那麼多人,毀了無數的家,你居然視之有理。你把善意的和解,曲解為對罪行的接受。你以羞辱自己的方法,去侮辱那些赤手重建家園的人,也羞辱了土豪的後人和自己族人。你的不仁不義,世間罕見啊!」<strong>Daniel Hui, 香港</strong><br/>

不管怎樣靖國神社做得太過分。台灣網友的素質讓我覺得那裏土生台人傾日嚴重。好歹你祖先也是大陸過去的為何這麼仇視大陸?<strong>裴, 中國武漢</strong><br/>

我們的最終目標不是日本也不是台灣,而是美國。只要美國佬一倒,向日本討還舊賬的時間就到了。仇恨是如此之深,就像一把刀子插在心窩。如果不把它插進仇人的肋骨深處,自己的傷痛就永遠好不了。日本現在勾結美國,欺辱全中華,我們絕不不會對美國和日本妥協。我們有時間等,日本和中國的戰略可勝千次,但只要輸一次就會亡國滅種,不可能有別的結果。不信?請看匈奴,突厥,高句麗等成為漢人世仇的國家之下場。你們可以依靠美國,可總有靠不住的一天。美國的天生屬性就是不忠誠和下流。日本唯一的出路,就是和漢人和解。可是如何和解?假如我是日本人,真的想不到辦法!所以,各位過一天算一天吧。<strong>血債要用血來償,日本給美國當狗腿子僅可免一時之禍, 中國</strong><br/>

到現在,還是有些台灣人把日本人當成親人,他們把二戰時日軍蹂躪亞洲多國看成是解救,他們可知日軍每到之處必有無數當地人被殺?!像當時人口70多萬的新加坡中,就有數萬人被殺死,這樣的"親人"怎說得上呢?!<strong>黑白說, singapore</strong><br/>

Carl , Taiwan 應該換個日本名字及國籍。<strong>未署名</strong><br/>

台灣人是漢人,使用的是中文,說的是閩南語。即使在日本佔領期間,他們對台灣有什麼貢獻也是來自於日本本島的需求,當時台灣人是二等公民。被別的國家佔領並被歸化,這有什麼好感激的。<strong>未署名</strong><br/>

印尼,馬來亞,緬甸,越南印度,菲律賓等等在歷史上和日本從來都沒有隸屬關係,你憑什麼說日本武力佔有他們是解放,而不是侵略?台灣隸屬中國幾百年了,雖然被日本搶奪50年之久,但二戰後以歸屬中國,國民黨去台灣名正言順,可你卻說是侵略?如此無知無理,冥頑不化。難怪國民黨會開殺戒,現在理解了。<strong>key521, </strong><br/>

這是你的看法,但是你不能因為別人的看法和你一樣就污蔑為抹黑。民主社會,和你意見不一樣的人不需要向你道歉。因為自由和公民權利賦予了他們發聲的權利。<strong>lulu, US</strong><br/>

而且你說的民調也很難代表整體的台灣民意,根據統計學的方法,sample的數量越大,越接近真實的結果,但是台灣這麼多人,你所說的民調調查了多少人呢?所有的統計方法都有先天的缺陷,網絡調查先天性的排除了無法上網的人群,問卷調查先天性的排除了一些地區和一些時間段無法在那裏的人群,所以,你所說的民意不能代表整體台灣人的意見。

10.最後,我必須說說我的意見,我本人很討厭共黨和國內的一些憤青腦殘,那些人最主要的問題就是民粹加上狹義的思維,你的發言我看了很多遍,我發現你的思想極端,當然,我也不會覺得你能改,作為大日本帝國的殖民地對你來說是一件很光榮的事情,這是你的看法,但是你不能因為別人的看法。<strong>lulu, US</strong><br/>

日本教會了你文明與先進,這點為什麼沒教你呢?

7. 你總說別人被洗腦,我仔細看了看你的評論,動不動就是不要抹黑台灣和日本,如果這樣就是人民公敵,你不斷的批判共產黨,但是你卻用和他們一樣的扣帽子手法對付和自己意見不同的人?這就是文明地區的自由與先進的思想?你批判大躍進和文革還有毛澤東,但是思維方式上和他們基本差不多,which is批評我者既是我的敵人?

8你說作者是左翼分子,我不知道,看你的發言,你不也是右翼分子嗎?難道無知=左翼,先進=右翼?

9. 全亞洲都討厭日本,為什麼台灣就那麼喜歡日本呢?我覺得這個反問很好笑,又犯了以偏概全的錯誤。 你不能代表台灣,而且你說的民調也很難代表整體的台灣民

<strong>lulu, US</strong><br/>

兩件壞事,你無法用一件比另一件壞而反證其中一件事是好事,對吧?

4. 你要追訴到三千年的中國人的征服史和成吉思汗的事情,真不好意思,我們真沒辦法道歉,歷史太久遠了。恩,你就會說,那為什麼要日本道歉呢,二戰也是60年前的事了。歷史就是歷史,過去了就過去了,對吧?你一口一個支那,好像這個稱呼支撐了你的勇氣一樣,帶著偏見的批評是不公正和沒意義的

5. 國家之間的領土之爭本來就是很複雜的事情,兩邊都聲稱是自己的島嶼,這本來就是正常的事情,難道中國因為強大要回自己的東西就是侵略?

6. 最後,你能代表台灣人?一個民主制度下,單獨個體無法代表整個社會,你最多能代表一個和你思想比較接近的團體而已。<strong>lulu, US</strong><br/>

親愛的carl

1. 日本在二戰的角色需要抹黑嗎?作為軸心國成員之一,難道還不能說明問題?我非常理解這種殖民地心態,就算了過去了這麼多年,和中國國內的毛左一樣,沒下線的為共產黨辯護,你也是一樣,美化殖民。

2. 為什麼不批評英國,法國,美國?我們談論的是二戰中的日本,不要偷換概念,用你的方法,他應該從200年前英屬北美十三殖民地開始,一直到屠殺印第安人,到種族隔離一樣一樣批評。

3. 從台灣人立場來看,中國人和美國人是壞人,對吧?哈哈哈哈,我真的不好反駁你,因為我永遠沒辦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為了批評國民黨的屠殺而讚美日本的殖民,這種邏輯很多毛左也有,比如說,為了批評現在制度的不好而讚美文革。<strong>lulu, US</strong><br/>

carl 真為你是臺灣人感到羞恥。<strong>mimi, TW Taipei</strong><br/>

大井真理子天真到以為只要是戰爭就是邪惡的,於是只會盲目的反戰。 我反問一個問題,日本在解放東南亞之前印尼,馬來亞,緬甸,越南印度,菲律賓等等全部地區都不是獨立國家,而是西方殖民者的殖民地,日本從西方殖民者手中解放了這些亞洲國家何來侵略者之說?

大井真理子身為BBC主播記者,每每刻意抹黑日本在二戰中的角色,卻從來沒聽她批評過殘酷殖民亞洲的英國,法國還有美國等國家,難不成只因為大井真理子在BBC工作,所以就不能批評英國了嗎? 在我看來這是兩套標準而已。

以台灣人的立場來看,美國跟支那才是侵略者,美國讓國民黨跑來台灣屠殺了三十多萬台灣人根本就是幫兇,國民黨屠殺台灣人從來都沒認錯道歉過

<strong>carl , Taiwan</strong><br/>

大井真理子不斷的刻意抹黑日本但是從來沒看到她批評支那殘酷屠殺兩百萬西藏人,支那今天的領土這麼大是如何來的? 不正是三千年來不斷侵略擴張搶來的嗎? 支那人過去憑著自己強大就侵略其他國家,屠殺少數民族的人民,現在被優秀的日本打敗了,自己卻裝作一副受害者的表情簡直令人作噁。

支那人何時要向東徒耳其斯坦的人民道歉呢? 支那人何時要吐出霸佔的西藏土地呢? 支那人在南支那海不斷地擴張挑撥叫囂東南亞國家,現在全東南亞都與日本聯合起來要反抗支那的侵略,怎麼大井真理子完全都不提這些呢?

<strong>carl , Taiwan</strong><br/>

大井真理子最後我要說,台灣人感謝日本在台灣的輝煌統治日本教導了台灣人文明與先進,民主與自由日本用自己的明治維新證明了亞洲人不比白人差日本在台灣五十年將台灣從支那的邊陲荒島開發成先進地區,不但建設醫院鐵路電氣還有自來水,更設立了帝國大學讓台灣人得以接觸現代文明生活,台灣人永遠感謝日本的貢獻因此大井真理子不要再繼續詆譭日本,你繼續抹黑日本的話就是台灣人的公敵,身為日本人卻不斷的抹黑日本連誤用了支那造假的資料還不知道支那人自己都承認毛澤東的大躍進害死了三千萬支那人日本在滿州國的統治讓滿州國成為亞洲最先進的地區,直到今天滿州最漂亮的建築物都還是日本人當年蓋的

<strong>carl , Taiwan</strong><br/>

大井真理子就是個標準的左翼份子,她要不就是刻意抹黑日本,要不然就是被支那洗腦無知到了極點。

按照這篇報導的標準,台灣也曾經被日本統治過,因此身為台灣人的我應該符合大井真理子所說的"受害者"的角色。

然而奇怪的是,大部分台灣人根本不仇恨日本(除了少數被國民黨洗腦的外省人之外),根據調查台灣最喜歡的國家就是日本,日本最喜歡的國家也是台灣或土耳其等。 如果真如大井真理子所說的全亞洲都仇恨日本,那麼為什麼台灣人偏偏就是喜歡日本呢? 不只如此,在印尼跟印度,二戰的日本軍人被視為開國英雄,馬來西亞人民很感謝日本趕走了英國人。 但是這些對日本正向的新聞在大井真理子的報導裡面根本看不到,因此他大概是醜化日本

<strong>carl , Taiwan</strong><br/>

大井真理子

身為被日本統治過的台灣人

我要求你向台灣人道歉

台灣人深深感謝日本對台灣的貢獻還有統治,絕對不是像你說的亞洲人都仇視日本。

你不斷抹黑日本,假冒我們的名義發出錯誤的訊息,這一點台灣人不能原諒,你必須向台灣人道歉

你的偏向報導已經嚴重危害了台灣人的感情,你沒有資格代表曾被日本統治的我們發聲,你所說的話只能代表你自己不客觀的立場而已。

台灣與日本的感情從1895年以來血濃於水切割不斷,直到今天每年去日本的台灣人高達兩百萬人。

你這篇報導根本是煽動仇恨,屬於仇恨言論

應該要予以譴責

<strong>carl , Taiwan</strong><br/>

德國和日本雖然都是二戰的戰敗國,但情況不同。德國最後首都被攻陷,國家元首自殺身亡。而日本在投降前雖然首都被美軍轟炸並挨了兩顆原子彈,但是除了沖繩被攻陷之外沒有外國一兵一卒踏上日本四島。德國立即被四個國家軍事佔領,日本只有美軍和平進入。這就決定了戰後兩國的命運和態度會出現差別。就像同樣是刑事罪犯,頑抗到底和舉手投降判決結果會不盡相同。這是個歷史的現實問題。後來的希望和幻想改變不了歷史的現實。戰後日本繁榮發達,自由民主,對世界和平和發展做出了貢獻。如果用中國人喜歡的『幾幾開』的說法,戰後日本國家錯誤和成績可能比那個『三七開』要高。關於中國當前的『民意』,由於目前中國能出現的只有官方導向或煽動的『民意』,實際的情況恐怕沒人能知道。難道中國官方就那麼在乎發生�!

�70年前發生的事情?認為它是中國近代的頭等大事,鬼子當時太殘酷?恐怕不是這樣,應該有現實的動機在裏面。

<strong>Bai Wei, China</strong><br/>

向爸爸借了500, 向媽媽借了500, 買了雙皮鞋用了970。 剩下30元, 還爸爸10塊, 還媽媽10塊, 自己剩下了10塊, 欠爸爸490, 欠媽媽490, 490+490=980。 加上自己的10塊=990。 還有10塊去哪裏了呢?

這日本人真會偷換概念,不亞於安倍。日本人的民族主義比任何國家都強,政府政策極排外,法西斯主義深入日本人骨髓。

如果說二戰時日本人民被騙,他們死得有點可憐。現在日本是民主社會,科技資訊發達,要了解真相不難,安倍是他們選出來的,法西斯是他們選擇去愛,惡魔是他們真心膜拜。何必廢話。何必裝純賣萌,令人作嘔!

<strong>石原野狼, 加拿大</strong><br/>

被人欺負,是不爽。但一直裝在心裏,便顯得太卑微。搞好自己的事情,有使命感,放大胸懷,讓自己比別人強大,並寬容別人,這是王道。

關於領土糾紛,這是亞洲人愚蠢的一面,日本人在這方面太小聰明,中國政府在這方面太愚蠢。

<strong>Jim, Canada</strong><br/>

While the Mongols and Manchus had also invaded China, slaughtered many Chinese, and discriminated the Chinese, they did not treat the Chinese like rats or cockroaches. Only the Japanese had done exactly that -- Unit 731 is the proof. And their persistent efforts to whitewash their atrocities and distort history just add salt to the injuries.

<strong>Nostalgia, USA</strong><br/>

(3/3)我多年前在越南購物,遇到一位在香港生活過十年的女售貨員。我興高采烈的問她的香港印象,她回答說完全不知道,因為那十年她被關在難民營中。在越南內戰結束後,有二十萬的越南難民逃來香港,在等待聯合國甄別徙置時被關在難民營中失去自由。有的一等十年以上而最終被遣返越南。香港政府把難民關起來是迫不得已的。但作為香港人的我,卻對這位女士的遭遇感到難過和非常抱歉,我對她說很抱歉香港沒能很好的對待和幫助她。我很想給她一個擁抱,但因為她是女性我便沒有做。但她聽到我的道歉後卻擁抱了我,並反過來安慰我說,「不要緊的,我現在很好」。負罪感是無需刻意的,要點是一個真誠大愛的心,無論對錯,讓心帶領著我們就可以了。<strong>Daniel Hui, 香港</strong><br/>

(2/3)不要低估中國人對靖國神社歷史的認識。雖然多位日本首相,曾經以「道歉」或「遺憾」等不同字眼對戰爭表示歉意,但過去三十年來直到今天,多位日本高官刻意地主動提出意見,以扭曲甚至否認「日本是戰爭發動者」和否認「南京大屠殺」這些事實,而多位在位首相又官式參拜靖國神社,卻在參拜的同時,不願意澄清對那些發動戰爭的受參拜甲級戰犯的立場。這不得不令人懷疑,日本政府對戰爭罪行的真正態度,和是否有扭轉二戰責任定論的動機。一個做了錯事的人,按著大家要求的道歉字句眼,一字不漏的大聲讀了一百遍,但卻不停解釋說其實他沒有錯。而當大家認為他沒有真正道歉時,他就抱怨說他已經道歉一百次了。大家會認為孩子的道歉可以接受嗎?<strong>Daniel Hui, 香港</strong><br/>

對人類而言,和平永遠是美好的方向。殺戮永遠是醜惡的行為,不管標示以什麼名目。以和平為目的避免傷害永遠是偉大的事業。人們為了曾經的傷害而放棄對未來和平的努力是愚蠢的行為。<strong> 未署名</strong><br/>

1972年,時任日本首相的田中角榮為侵華向中國道歉時,毛澤東告訴他不必道歉,因為日本擊敗國民黨,幫中共執掌了政權.<strong>毛毛, Hong Kong</strong><br/>

同樣都是黑頭髮 黃皮膚。誰說日本人不能取代中國人.<strong>神州人民, </strong><br/>

慰安婦不一定全數被迫,但以東方官僚體制運作狀況,可以想像到其中絕對有威迫恐嚇誘騙者在內,所以日本政府要不要概括承受作出道歉呢?

日本不敢面對屠殺平民及逼良為娼的事是恥文化因素造成,但不承認犯行不也一樣可恥嗎?所以知恥包括認錯,人不是神,犯錯是常態,錯就認,認了就改或作為警惕,這樣一樣無辜枉死的廣島長崎人才值得,他們的後代至今仍揹著原子幅射的遺傳為所有日本人贖罪,何其忍心?

所有的罪及恨都是連鎖,解開一個就全部解開了,60年過去了,上一代幾乎走光了,這一代人為了下一代人著想,就該把這連鎖解開,別讓孫輩為難。<strong>戴珍珠, 台灣</strong><br/>

一個沒有清洗自己歷史罪惡的國家,對於未來是沒有免疫力的。日本對其二戰侵略罪行如果沒有正確的認識,如果不能從思想上徹底與侵略的歷史決裂,就不可能得到受害國和世界人民的諒解和尊重,那麼它最終也不能成為對世界發展具有廣泛影響的政治大國。如果日本執迷不悟,復活軍國主義,那麼它必將又一次成為戰爭的策源地,最終受害的依舊是日本人民。日本的歷史,正如日本學者所指出的那樣,「像這樣沒有間斷地從戰爭走向戰爭的國家,近代世界歷史上,除日本而外,找不到第二國。」」美國學者也指出, 「日本從來不是令人信服的和平主義。作為一個國家,它從來言行不一。」用這兩段話概括日本的近現代史並不為過。<strong>射鷹獵曽, 中華人民共和國廣西省</strong><br/>

我的同胞已經給日本人最好的答覆,日本對中國造成的傷害不是當時顯現的災難,而是阻滯了中國幾代人的幸福和自由,沒有日本的侵略,中國現在的人均GDP會是多少?中國會是現在這個樣子嗎?所以說日本只有真正的懺悔,像德國那樣才能得到中國人民的原諒,不要尋找藉口,因為理由永遠都編不完,不要低估大眾的智商。<strong> 未署名</strong><br/>

一個發動戰爭國家的後代國民需要為當初的罪行負起責任嗎?我的答案是肯定的。但當他們大言不慚的認為賠償是一種施捨,而且對當年歷史一知半解,特別是加上某種民族意識(大日本),再加上政治人物去利用民族傷痛而成功挑起國內的支持,那仇恨將持續存在。我不相信有任何日本人是愧對那段歷史,因為整個國家並沒有對此有任何罪惡感,所以課本當然教育出了一群被洗腦的年輕一代。兩邊是站在截然不同的基礎上。一群人對當年的暴行感到榮耀,在我眼中,是可恥的。

<strong>Anonymous, </strong><br/>

作者談到不理解為什麼中韓不能原諒日本過去的罪行。我作為十億分之一的中國人感受要告訴她,日本之所以不能被原諒並不是因為他們先輩如何禽獸不如,也不是因為他們當中的一小部分右翼對那段歷史的扭曲和不承認。中國人和歐洲人對那段歷史都有深刻的記憶,這不是中國電影強化宣傳或日本教課書一筆帶過所能改變的。我們不忘記它不代表我們不可以原諒當今一代日本人,因為屠殺不是他們犯的錯,再簡單不過了。。我們不能原諒的根本是這一代的日本人無論如何不可以污蔑和否認那段歷史。這個和解的基石,請不要挑戰人類的基本情感常識。如果只是一部分右翼發表狂言,不能成為什麼氣候,但是從上到政府高層,下到百姓輿論都無視我們的痛。如何原諒!

<strong>旁觀者, 上海</strong><br/>

我認為日本的教育沒有問題,完全無必須灌輸二戰的歷史給學生,歷史不必是必修科,又不是人人喜歡讀歷史,日本學生在開放的環境受現代化教育,是熱愛和平的人.

相反,中國大陸的強逼愛國主義教育,就教育出內心仇恨,推崇暴力,與現代文明脫節的人,是對東亞以及世界和平最具威脅的國家.他們的愛國主義教育也不是光針對日本人的,他們的中國現代史,第一章是從鴉片戰爭開始,八國聯軍,抗日戰爭...所以教育學生第一個敵人是英國人,然後是八國,日本,最後是忘我之心不死的美國人,基本上就是仇恨西方文明世界,所以餘以為當代日本人根本不須要有罪責感。<strong>南宮世家, 香港</strong><br/>

我不知道這和六四有何關係?我在美國生活了二十多年,越來越痛恨日本(應該說是日本的政客們)。在中國時,只是通過中國官方得到什麼中日友好新聞和教育。反而是在美國,更多了解到日本人在中國幹的無人性的事。關鍵在於有些政客們還在否認。這就是日本的教育和良知出了問題。你和德國比一比,就知道德國人和日本人的差別多大。敢直是人和低等動物的差別。在德國,那裏有人為納粹辨護的環境。有幾個問題直得思考:1,現在日本政客們中,許多是二戰戰犯的後代,是他們在為他們的祖輩們翻案,他們在否定歷史。2,是日本的教育中,沒有和德國一樣反省。3,日本的法律沒有像德國的一樣,能阻止那些為二戰罪行叫好小丑。<strong>未署名 </strong><br/>

日本人一直把二戰的侵略行為當作是解放亞洲,亞洲人民不感激他們,反而譴責他們,讓他們很委屈。作者「大井真理子」也明顯有這種委屈感。作者覺得新加坡人才是文明人,能放棄歷史仇恨。可他們不放棄又有什麼辦法呢,為了生存只能「有奶便是娘」。在亞洲能夠抗衡日本的只有韓中兩國,如果這兩個國家再不負起歷史責任,堅決抵制日本右翼。那不久的將來,日本便會再次屠殺亞洲人民。<strong> 未署名</strong><br/>

作者和許多盼望日中友好的日本人一樣,注定要遭中國「愛國者」斥責。因為這些「愛國者」不按良知理性做事,只「按規定」說話。

政府設規定,人民守規定。這是他們從小反覆學習到爛熟的規則。對日本或美國或任何國,一律必須是黨叫友好就友好,黨叫痛恨就痛恨。黨可以朝三暮四翻雲覆雨,但人民不得質疑,必須照辦。

1978年甲級戰犯入祭靖國神社。按今天規定屬「嚴重傷害中國人民感情」。但當年的規定是中日親善至上,誰也不得擅自「受傷害」。那時日本首相每年兩次「拜鬼」。而中國領導只愁親善熱度不夠。華國鋒鄧小平鄧穎超等不但邀「拜鬼」首相訪華,還親訪日本向「拜鬼」首相表示敬意。那時全國人民都沒意見。說實話,誰敢?<strong>QML, 加拿大</strong><br/>

有意思。日本人可以供奉參拜殺人如麻的戰犯亡靈,受害者卻只能忘卻被宰殺的親人,否則就是民族主義,就是被政治洗腦。什麼邏輯?日本人至今認為自己只是二戰輸給了美國,東亞誰也不是它的對手,所以才會參拜戰犯亡靈,依然垂涎著「大東亞共榮」的黃粱美夢!前事不忘,後事之師。現實是日本人並沒有記取教訓,兇殘的魔障正在日本的上空舔血、遊蕩...

<strong>未署名 </strong><br/>

日本是最先瘋跨越時光劇的國家,那一定理解光帶著宇宙從大霹靂以來的所有資訊奔向無崖宇宙這件事吧?所以如果人類科技能追上離開地球的光,就一定能看到南京大屠殺整個過程了,也許本世紀末就可以實現了。

也就是說90年代出生現在約20歲的日本年輕人有機會親眼目睹這件慘案的光記錄,當他們進入暮年時才知道父祖輩說謊的醜陋偽善面目時如何接受?

寬恕別人容易,誠實面對自己難。日本人無需到處求被害者原諒,而是勇敢的告訴自己的孩子事實是什麼?那罪惡就到此為止,再也沒有任何戰後出生的日本人有原罪了。

228真相還原後,台灣就再也沒有無辜的原罪者了。受害者家屬的傷痛是永遠的,但原諒總可以開始。<strong>戴珍珠, 台灣</strong><br/>

Life is priceless, it is not you can buy it. I can forgive but not forget it.<strong>chinese, usa</strong><br/>

我在美國居住二十七年來 在訪問日本多次之後 我才明白普通日本國民在戰後產生的文化環境變化中與戰前的日本社會文化的差異。安倍本屆政府依然令我感到擔心 其政策會把日本國民引向災難。但我拒絕相信日本國民好戰或願意倒退到戰前的時代 我甚至不相信在日本教育改變國民素質之前今天的日本青年可以為戰爭機器提供必要的基本士兵素質 武器裝備在日本可以很快提高水凖和數量規模 但沒有充分的作訓凖備是不能形成戰鬥力的 我不認為今天的日本已經可以像安培希望的那樣重新武裝對中國挑釁開戰 但其對九十六條改憲不行就繞道對第九條重新詮釋確實令人堪憂。我認為日本國民的現狀需要中國國民在旅遊接觸中親自確認 才知道日本國民與本屆日本。災星!<strong>李 偉, Houston, Texas </strong><br/>

馬立誠魚目混珠。日本曾向其他國家道歉,但對中國只用「反省」及「遺憾」。勉強說得上道歉的,僅有一次。請參考http://cn.nytimes.com/china/20120918/cc18wuzheng。

據日本公布的資料,日本對中國的援助只有1557億日元,不到20億美元(見中文維基:日本政府發展援助),其他是貸款。馬立誠把貸款全部當成「援助」!

中央研究院社會科學研究所陶孟和與同事,在抗戰時輾轉幾萬里,耗時八年,以國際通用的科學計算方法調查研究,算出因日本侵略,中國的經濟損失高達1000億美元以上,相當於現在美元40000億,日本的援助不到此值的2000分之一,還不包括幾百萬被屠殺的生命!<strong>未署名 </strong><br/>

我想提醒一下這篇文章中提到的那位馬立誠先生,日本雖然正式道歉總共25次,但請你統計一下二戰之後,日本首相正式參拜了多少次的靖國神社,一邊道歉一邊參拜供奉戰爭罪犯的靖國神社,這是中國人絕對不能接受的,至於道歉的措辭根本不是問題的所在。還有日本對中國的經濟援助,請寫清楚這些是無償的還是有償的(無息或低息貸款等)。

<strong> Tokyo</strong><br/>

BBC記者的水平真的很低, 如此下去, BBC不值一看,

<strong>Polly, Honbg Kong </strong><br/>

日本政府並沒有真心道歉,而且我的一些日本朋友也說他們學校極少講二戰中日軍的各種罪行,反而遺憾沒有建成「大東亞共榮圈」!!!

<strong>Capricornchan, Sino</strong><br/>

個人覺得,這篇文章把中日互不信任歸咎於天安門事件,要麼是恬不知恥,要麼是別有用心轉移視線!

我曾經工作與日本公司,也曾經訪問過日本。

現在的日本極其美麗,人也謙和,實在讓人無法聯想到殺人狂魔。

但是讓我始終無法搞明白的是,這表面謙和底下,是否還包藏著一顆禍心!因為日本人從未真正的瞧得起其他亞洲同胞,他們認為自己是脫亞入歐的香蕉人!

讓日本人對自認為比自己低劣的民族道歉或者承認罪行,好像是非常艱難的一種行為!

是的,日本領導人也道過謙,也給過中國大量金援,但在承認戰爭性質方面、戰爭責任方面,一直沒有做過深刻的發至內心的檢討!<strong>whuto, china</strong><br/>

只有中國人和韓國人對日本參拜戰犯有反應?你覺得是可悲還是可喜?誰有反應誰沒反應不是評判對和錯的標凖。那些戰犯是惡魔,有人要給惡魔招魂,是人,是相信正義的人都應該反對。惡魔也會給日本人帶來災難的。加拿大科普達人大衛(日裔)去廣島時淚流滿面,在記錄片裏大批核武器給人類帶來的災難。看似有道理,其實是裝傻,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人性裏的惡造成了廣島長崎的災難。南京大屠殺比核武器更可怕,可怕的是惡魔把日本士兵變成非常有「創意」的殺人狂,可以對另一個人類做出如此邪惡的事。美國人至少讓廣島和長崎的日本人「痛快地」死去,人類會殺死受重傷的馬。日本士兵讓婦女受盡凌辱,然後慢慢痛苦的死去。日本政府還在凌辱婦女。

<strong>石原野狼, 加拿大</strong><br/>

問題的症結在於,日本戰後不是一個可以完全獨立自主的國家。在美國的操縱控制下,固然有一些正義得到了伸張,但又有多少罪惡得以包庇掩蓋?前任天皇和731部隊的罪惡就是例子。這樣一個不獨立的國家,道歉與否有意義嗎?

<strong>未署名 </strong><br/>

即使在台灣,我們骨子裡還是很痛恨日本的侵略,我們之所以沒有向內地同胞這樣激烈反日,因為當時戰爭的時候,台灣已經割讓給日本,所以沒有像南京大屠殺這樣的經歷,但是身為中國人,我們還是同一陣線,即使現在台灣與大陸是不同的政權. 我想說的是台灣這邊看起來很歡迎日本,沒有激烈的活動,但是我們是永遠不會忘記這段歷史的.

<strong>Lu, Taiwan</strong><br/>

上世紀的日本人的確在中國對中國人犯下了不可原諒的罪責。但這一代以日本人並無罪責。中日政府相互拉仇恨,不過是將國民的注意力轉移到境外罷了。

<strong>肉哥, 上海</strong><br/>

作者很客觀,但中國國民獨立思考能力和邏輯批判能力還未成型,一切行動由憤怒情緒驅使。很多人以為自己在據理力爭,其實自己才是被蒙騙的最徹底的那個。現在能改善中日關係的主導應該在中日民眾,特別是中國民眾。

<strong>未署名 </strong><br/>

第一, 日本對中國的經援幾百億是貸款, 是需要歸還的。真正的無償援助只有幾億美元。

第二, 戰爭中日本對中國造成的破壞損失及強掠的資源,物資達幾千億美元,日本可是一分錢也沒賠償。

第三, 甲午戰後從中國強索的巨額白銀賠償也沒退還給中國(領土倒是退了一部分)。

第四, 從以上三點來看,日本那點經援(特別是無償援助)算得了什麼。還不到其欠中國的千分之一。

第五, 幾千萬中國人被殺,就算最低按每人一萬美元賠償,日本又欠另一個幾千億美元。

第六, 至於負罪感,鑒於被殺中國人遠多於被殺猶太人,今天的日本人不但應有負罪感, 且不應低於今天的德國人。

第七, 毛澤東說的是 沒有日軍佔領大半個中國的話,中國人民就不會團結起來和他們進行鬥爭,中國共產黨就不可能奪取政權,故而要「感謝日本侵略」,這是反話正說, 懂嗎?

<strong>Paul, Canada, Calgary</strong><br/>

這和中國的六四,教育,什麼民主沒有關係。如果中國有了真正的民主和自由,所有的人都知道日本人在二戰幹了什麼,特別知道現在日本的政客們還否定歷史,我可肯定中日關係會更差。我們這些在海外的民主社會生活了大半輩子,反而更痛恨日本就是很好的證明。這也是西方的政客和新聞不懂中國人的原故。中國有幾千年的歷史,受到外來侵略不只是日本,為什麼只痛恨日本呢?沒有八國聯軍、淸朝,元朝的外來民族呢?只是日本在粉飾它的罪行。西方的新聞記者發表與中國有關的新聞時,不寫上什麼民主自由就好像有失水凖,其實讓我們這些在海外的華人更認為你們不懂中國人,是用有色眼鏡在看中國。

<strong> 未署名</strong><br/>

我只想請問大井小姐:若是美國總統每年參拜當年在廣島丟原子彈的美國軍人,請問日本的國民會怎樣想? 或是每年祭祀B-29在東京上空奮戰,朝東京市區丟燃燒彈的飛行員們? 若日本國民情感會因此感到不適, 那請問中韓的國民要如何平常心看待靖國神社一事? 除靖國神社外,包含慰安婦是自願拿錢辦事,南京屠殺是中國殘兵所為(參考日本漫畫戰爭論)等等言論, 這些都是現在式! 過去歷史應隨時光遠去, 過去的日本人的行為也與現在的日本人無關, 但把歷史拉進現代來繼續爭吵的, 不是現在的日本人嗎? 還有新加坡人說他們要生存, 但他們可沒說要原諒或遺忘, 若有那樣一天, 生存不再是問題, 他們會不會現在的中韓一樣呢??

<strong>誠, 台灣</strong><br/>

(1)看看德國人的道歉方法,日本就應該怎麼做。Willy Brandt 跪在紀念碑前,虔誠的鞠躬。

(2)一個人在重慶街道上表演一下謝罪,就代表整個日本的誠心,事情真的這麼簡單嗎?

(3)誠心是發自自己的良心,不是你寫寫文章,受害者就滿意了。

(4)新加坡人非常清楚日本人當時的罪行,不要以為他們不示威,就草草了事,已經原諒你們了!

<strong>SK, Canada</strong><br/>

武士道的本質在於侵略

身為日本人的作者

看不見關鍵

只要有日本人追求武士道

就會拒絕承認這段恥辱的歷史

但因為無法解決問題

就會重新燃起武士道的戰鬥意志

來消除這個恥辱

所以不消除武士道

日本政府就會像安倍一樣

消滅了言論自由

走回軍國主義<strong>嚴天佐, Taipei</strong><br/>

21世紀一個愚蠢的民族主義只會更快摧毀一個民族!

<strong>未署名 </strong><br/>

日本曾有蓬勃的經濟,強大的現代流行文化,戰爭的罪惡也和現代日本人無關,但是日軍在二戰的所作所為暴露了一個民族的冷血和恐怖。試問有這段歷史的民族會讓周邊受害國家心安嗎?

<strong>Alex, UK</strong><br/>

看了評論,很多人喜歡拿釣魚島問題、靖國神社問題在中日關係問題上作為中方的理由。可是萬一你們所耳濡目染了解到的釣魚島問題和靖國神社問題有另外的你們所不知道的背景和原因怎麼辦?!

中國人應該想一想,怎樣才能避免你所看到的都是一面之詞?萬一你所看到的信息都是一面之詞怎麼辦?萬一長期新聞聯播、報紙雜誌、街頭議論等耳濡目染讓你有了預設立場怎麼辦?

中日之間,難道不應該有一個公開辯論的平台嗎?中國在這類爭議問題上長期不願意接受國際仲裁,不願意在電視上直播這類雙方平等的公開討論交流,難道不是在故意阻斷解決問題的重要渠道嗎?

這就像你家閨女被流氓欺負了,你非要流氓道歉之後才願意到法院去告他一樣,不是嗎?

<strong>面向未來, 中國大陸</strong><br/>

這是一篇由新生代鋪陳對歷史的註解:同是浸淫儒家文化最深的地區,其人民在愛恨情仇中的糾葛,對台灣人而言,實在印象深刻!從這篇報導中不難理解阿扁的命運和歷史課綱危調的脈絡,這就是儒家「恕道」活生生的詮釋!

<strong>PKLim, Taiwan, Taichung</strong><br/>

這裏有一個非常細膩的區別。中國人民並非認為當代活著的日本人民應該對戰爭負責,並且他們應該為上一代的錯誤感到「guilty". No!他們本身當然是無罪的。但是,如果日本人民對這場戰爭沒有正確的認識(認為那只不過是一場戰爭,發動侵略戰爭無罪),那就違反了人類良知和正義。這不僅對日本是這樣,對哪個國家的人民都一樣。如果德國人或中國人,或任何國家的人說納粹屠殺猶太人無罪,難道不會激起全世界正義力量的強烈抗議嗎?他就是公敵!

中國人只是不明白,為什麼當代日本人,非要對那場戰爭的非正義性和罪惡做狡辯?因為日本人否認侵略戰爭,相當於拋棄了自己的正義立場,把原來好好的你,變成了「公敵」。<strong> 未署名</strong><br/>

如果說中國的紅二代不是人,中國人會願意嗎?所以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中國政府現在是狗急跳牆,見日本就咬。官方報紙居然使用千年文化成語「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來攻擊日本說「中國現在成日本事或許不足,但敗日本事肯定有餘」一副流氓腔調。注意了解中國的重新劃分太平洋勢力範圍的戰略,可預見日本再道歉也無濟於中國壓根就不想和平相處的狂妄。<strong>成功, 北京</strong><br/>

日本多次道歉?實際是,日本從來都拒絕正式道歉,直到今天,日方沒有一個正式向犧牲了上千萬生命的中國道歉的書面文件,這很正常嗎?<strong>zyz, </strong><br/>

其實現在的中國人對日本的仇恨大部分並不直接來自於歷史,歷史只是基礎。大部分的仇恨來自於日本對於歷史的態度:那種對歷史的輕描淡寫、欲蓋彌彰、強詞奪理,無非一次又一次的喚醒了中國人對那段歷史的回憶,並加深了中國人對日本的無恥的、可恨的印象!

知錯近乎智,知恥近乎勇!從某種角度來看,某些日本人是無知的、懦弱的。日本的民主讓這些人主政,很能說明日本社會整體上的無知!不要忘記,希特勒是民主選舉上台的!<strong>未署名 </strong><br/>

日本人,不論你是記者還是什麼都需要明白,日本在二戰中的侵略行徑是一個軍國主義國家為了「擴展疆土、掠奪資源「的主觀所為。到如今,日本政府和部分國民不但不為過去的侵略行徑感到羞恥和內疚,而且還是頑固地堅持著作為侵略者的主管意願,年年祭拜戰犯,想方設法擴軍備戰。正因為此,不管日本人民有多麼」優秀「,不管日本經濟有多麼」強大「,你最終還是劣等民族!<strong>Tiger, </strong><br/>

很同意大井真理子的觀點,很好的文章。遺忘就意味著背叛,但不能讓我們和下一代中國人都成為這段歷史的受害者。但要改變十幾億的人看法不是幾年的事情,可能要花好幾十年。<strong>Kevin, 上海</strong><br/>

我聽了BBC的這期廣播節目,對那位中國記者在其中的表現很失望。在報到時,記者應當理智地對待任何事情,哪怕是靖國神社這樣的地方,你居然執意不去,這太不professional了啊!還有,你有必要問當今的日本人是否要有guilt嗎?你不知道,南京大屠殺是上一代的日本人幹的嗎?記者不是外交官,你流眼淚,不代表你真的愛國,我感受到的是,你心底有所恐懼。

<strong>luobing, 美國</strong><br/>

即便日本將那小釣島送給中國,戰犯也移出那神社,道歉,賠款並下跪也沒用. 國人照樣罵鬼子,照樣編抗日神劇,宣傳仇恨.原因很簡單.過去有株連九族的傳統.死了也不放過,要鞭屍體,父債要子還孫還,文革時要查祖宗三呢.這是傳統,需要長時間改變.

<strong>liuyan, canada</strong><br/>

大井真理子走出這樣一步是很不容易。不過說對日本軍國主義的仇恨是共產黨在宣傳,是中國人被共黨勾著鼻子走,我不能苟同。我是在港英殖民時期出生長大的,我的後父還是一位很好的日本人。香港的教育也從來不提中國國家歷史。可是當自己看過相關的歷史書後,也禁不住對日本過去的一段歷史深度仇恨,對日本政客和很多右翼人仕的做法,感到極度憤慨和不滿。讓我們仇恨,憤慨的是歷史事實,不是教育,更不是所謂的「洗腦」。日本人自己去看看外國歷史,只要是有半點良知的話,也必有同感。但日本國民現在是不聞不問,只盲從政府。日本民族在這方面早已把自己「共產」了。

<strong>Simon Chiu, Hong Kong</strong><br/>

Why 6/4? There is nothing related to 6/4. "Diao Yu Dao" and "參拜靖國神社" issue is the key. Please don't use 6/4 to try to misguide people.

<strong> </strong><br/>

日本一天不依從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日本投降書所規定歸還竊據中國的釣魚島列島,收起自己稱霸亞洲的野心,老實承認自己的侵略歷史以及戰敗國身份,中日之間的對立永遠不會停止。<strong>Dicky, </strong><br/>

BBC記者 大井真理子:你寫這文章有意思嗎?學學德國,文明國家,日本要是像二戰那樣跟中國發生戰爭,日本就沒有了。日本一些官二代跟本就不是人,一些戰犯的後代,領導國家,可別把日本再變成戰犯國家了 無論中共怎麼樣,無論日本援助大陸多少,這些信息我們都知道,你以為中國人是不知道這些信息的嗎?64,道謙 經濟援助,中國人民沒有恨日本人民,只是恨這些無知的政客,大井真理子你寫這文章我就看不出什麼道理,你以為中國大陸的人民,沒腦子嗎?想法都中共走嗎?<strong>未署名</strong><br/>

要來的道歉本來就沒有用,更何況根本就沒有要來。<strong>鐘先生, 中國四川</strong><br/>

首先,我不認同日本真誠的進行過道歉,如果真的道歉,就不會將戰犯也列入祭祀的名單來羞辱中韓。而對於1978年甲級戰犯被列入神社供奉後才引起的中日,韓日對立,這與六四也搭不上半點關係。不知道作者是真的無知還是故意裝糊塗。請參看一下維基百科,了解一下歷史再說吧。<strong>frank, </strong><br/>

如果是真心道歉,請把所有日本戰犯的牌位從靖國神社扔出來,所有日本政客也不要去祭拜那些戰犯。現在是把戰犯的牌位供在神社裏,從首相到其他政客年年去祭拜,請問還有什麼道歉的誠意?請問哪個日本首相像德國幾任總理到奧斯維辛集中營那樣,到北京盧溝橋或者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前邊下跪致歉了?如果德國總理和一幫政客年年跑到希特勒和一幫納粹戰犯的墓錢祭拜,請問那些曾經被納粹佔領蹂躪過的歐洲國家會認為德國是真心道歉嗎?還有中國當年被日本屠殺的不是幾百萬,而是數千萬!<strong>Rleb, London</strong><b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