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我為什麼不抗議居住地垃圾焚燒廠?

山姆•吉爾
Image caption 本文作者山姆•吉爾認為是中國改變其策略的時候了。

作者山姆•吉爾(Sam Geall)是《中外對話》的執行編輯,同時也是薩塞克斯大學科學及技術政策研究中心的研究員。他編輯出版了《中國環境:綠色革命》一書,他還是皇家文藝學會的成員。

我住在倫敦南部,幾乎每天我都要乘火車經過位於德特福德的垃圾焚燒廠。該垃圾焚燒廠每年焚燒大約42萬噸城市居民的垃圾,並把它轉換成熱能和電能供應給當地居民。我不認為該垃圾處理廠對我的健康構成威脅。相反,我認為這是對城市垃圾有效的利用。否則它們將被倒進垃圾填埋場,釋放甲烷等有毒氣體。

然而,中國的許多城市居民可能對此並不認同。許多中國城鎮居民反對在自己的社區附近修建類似的垃圾焚燒廠。最新一起抗議事件發生在杭州,抗議中至少有39人受傷。為什麼?難道這是中、英之間文化差異的又一證據嗎?

原因並非如此。全世界的人們都非常關注由於垃圾焚燒而引發的環境健康危險。很多人認為政府的政策應該從減少垃圾以及垃圾回收方面下手。實際上,在德特福德的垃圾焚燒廠在1994年剛建成時也曾引起爭議。2002年,非政府組織「綠色和平」曾組織過直接的抗議活動,提醒人們關注二惡英污染。當地居民也投訴焚燒的粉塵,並質疑倫敦議會。而今天它已不成為地方選舉中的一個議題,同時也沒有引起任何主要的社會動蕩。

參與、透明和信任

圖片版權 SELCHP
Image caption 德特福德垃圾焚燒廠每年焚燒大約42萬噸城市居民的垃圾

事實上,英國在過去的10年通過焚燒處理城市垃圾而轉化為能源方面已經翻了一番以上。那麼,為什麼大多數的英國人可以接受這樣的做法呢?

依我之見,關鍵在於參與、透明和信任。在歐洲,有一項規定,那就是各國都有自己的「歐洲污染物釋放和轉移登記」數據庫。我可以隨時登陸這個網站的數據庫,檢查大氣中潛在的有毒物質、水以及土壤等數據。我只要動動鼠標就可以告訴你2012年,德特福德的垃圾焚燒廠向大氣中排放了15噸的氨,但並沒有二惡英。提供相關信息也是垃圾焚燒部門的法律責任。

而且,這些數據都是經過獨立核實和反覆核對的。如果我還對此不放心,我還有權閱讀該工廠對環境影響的全面評估報告,這包括在當地的調研等。如果我想了解更多的信息,我還可以提交知情權的申請。同時,該設施也對公眾開放,可以參觀。

但在中國,雖然公眾參與和透明的規定都有,但基本上得不到有效的執行。但令人鼓舞的是,中國也引進了部分的污染物釋放和轉移登記這樣的理念,即所謂的「有害化學物質的管理和登記辦法」,但他們並沒有公布這些有害物質的名單。

中國也有環境影響衝擊方面的法律,但通常中國只有在最後一刻才要求進行公眾諮詢。中國的政府信息公開規定雖然起草的不錯,但卻很難得以執行。今天,中國政府官員承認環境問題是造成社會動蕩的最大問題。過去10年,中國許多城市都見證了一系列因擔心環境污染而發生的群體抗議事件,其中包括建垃圾處理廠。

由於中國決策的隱秘性以及缺少公眾參與機制導致社會公信力下降,因此更有可能發生抗議。但這不意味著在歐洲公眾永遠相信政府的計劃決策。或者從政府的角度來說,只簡單得遵從法律就足夠了。

歐洲的經驗

這裏舉一個德國城市斯圖加特的例子。2009年斯圖加特市想修建一條鐵路和城市發展項目。這個叫「斯圖加特21」的工程經過了多年的籌劃,終於可以動工了。但當施工人員開始伐木施工時,當地居民震驚了,隨之引發了抗議。

而警察反應過激,還動用了水龍、辣椒水、大棒等對付抗議者,更加激怒了當地居民。從而導致了5萬人的大遊行。而負責監管此項目的政黨在該地的主要地方選舉中也為此而受到挫敗。雖然該項目一切都是依法辦事,但是就是因為沒有在工程的初期爭取群眾的意見,讓公眾知情而造成了大規模的抗議。斯圖加特市政府可以說是交了一次學費。

之後,該市改變了策略,他們把工程放在網上,讓公眾參與,徵求意見,包括反對聲音,鼓勵公開對話。最終從新獲得了公眾的信任。

中國的城市在發展道路上是否也能採取類似的戰略呢?顯然,歐洲城市發展的經驗證實了透明、讓公眾早期參與計劃是至關重要的。與此同時,還要避免來自安全行業的強制性和審查性的干預。這樣不但有利於建立起公眾的信任,也能做出更好、對環境和政治都可持續性的決策。

隨著中國城市憤怒抗議事件的增加,中國改變其策略的時候也應該到來了。

(編譯:凱露/責編:董樂)

讀者反饋

居住在倫敦南部的作者山姆•吉爾(Sam Geall)之所以不抗議住所附近的垃圾焚燒廠,歸結原因,就是在不同的制度下,同一樣的東西,展現出來的效果就是不一樣。比如同樣是【公廁】,日本的、中國的、台灣的就是不同。同樣是【議會】,中國的、台灣的、英國的更不一樣。同樣是【垃圾焚燒廠】,為什麼中國人民反對的聲音遠比倫敦居民的來得那麼強烈激烈?當局可有虛心檢討過在資詢、溝通與宣導方面是否有所不足?最重要的,在運輸、焚燒與事後處理方面是否合符衛生與環保,假如在這方面敷衍了事,但求把廢物燒光灰飛了事,管它什麼衛生環保,居民不【群起反對】才怪。

<strong>孟光, Hong Kong</strong><b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