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縱橫:緬甸民主是不是「停滯不前」?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 caption 隨著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即將在2015年舉行的下屆大選,昂山素季本人最近警告說,緬甸的改革「停滯不前」。

緬甸反對派領袖昂山素季說,該國的民主進程「正面臨坎坷」並告誡人們不要自滿。

昂山素季是於周五(14日)在仰光與到訪緬甸的美國總統奧巴馬舉行會晤之後發表這一表態的。

奧巴馬說,美國對緬甸的改革「保持著一個清醒的頭腦」,並說這一改革遠未完成。

奧巴馬此次出訪是為了參加在緬甸首都內比都召開的東亞峰會。

早些時候,他在一次採訪中曾指責緬甸政府讓改革倒退。

2010年,緬甸舉行大選,吳登盛總統領導的由軍方支持的文人政府取代了軍人統治。

自那以後,許多政治犯獲得釋放,媒體限制也被放鬆,昂山素季也從多年的軟禁中獲得自由。

在這一改革過程中,她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重新加入了政治進程,並在2012年的緬甸議會補選中贏得大多數競爭席位。

但隨著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即將在2015年舉行的下屆大選,昂山素季本人最近警告說,緬甸的改革「停滯不前」。

昂山素季說:「我總是警告人們不要過度樂觀,因為那會導致自滿。」

她說:「我們的改革進程正在經歷一段不平坦的道路,但是我們可以通過不懈努力,以及我們在世界各地的朋友的幫助和理解,克服這段不平坦之路。」

「我們需要的是一個樂觀與悲觀的健康平衡。」

樂觀與悲觀的平衡

Image caption 在2012年舉行的議會補選中,昂山素季領導的緬甸全國民主聯盟贏得了大多數競爭的席位。

奧巴馬說,緬甸的民治改革進程「遠未結束或是不會出現逆轉的」,他補充說,美國「承認這一進程面臨的挑戰,也不會自滿的。」

奧巴馬總統在抵達緬甸前接受以泰國為基地的流亡緬甸人網絡雜誌《伊洛瓦底》的採訪時說,緬甸的改革勢頭已經放緩,甚至出現了一些倒退。

他指出,自2010年11月軍政府開始向文人政府過度依賴,在釋放政治犯、推動憲政改革和與少數民族訂立停戰協定等方面確實取得了進展。

但是,奧巴馬認為,改革的速度並未符合多數人的期盼。

奧巴馬舉例說,一些政治犯從監獄獲釋後仍然受到各種限制;一些新聞記者遭到逮捕;若開邦仍然有羅興亞人因反穆斯林暴力浪潮而流離失所。

他說:「即使在政治和經濟領域取得一些進展,在其他領域的改革出現了放緩和倒退的跡象。」

人權組織「人權觀察說,美國需要與緬甸的其它主要捐款國一道努力,要求受軍方支持的緬甸政府信守他們的承諾。」

人權觀察亞洲事務主任羅伯斯頓說:「困難在於緬甸軍方並沒有顯著改變其運作方式,無論是在商業和政治上或是在處理少數民族地區的事務上。」

虎頭蛇尾的改革?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奧巴馬參加在緬甸首都內比都召開的東亞峰會時受到緬甸總統吳登盛的歡迎。

那麼,緬甸的改革是否真的像昂山素季所說的「停滯不前了」呢?

答案取決於你如何定義狹隘的改革。當她說話時,昂山素季在思考政治。

政治變革的步伐肯定放緩了。在某種程度上,這是因為「最容易」的改革發生在吳登盛總統任期的頭18個月。

在緬甸的背景下,「容易」是不惹惱軍方的改革決定。

這包括釋放政治犯,取消對報刊和互聯網的審查和通過(有缺陷)的法律,允許群眾示威。

在很短的時間內,一個世界上控制最嚴格的社會對外敞開了大門,其開放方式也是很少有人能夠預測到的。

對政府部長持批評態度的報道突然出現在私營報紙的頭版上,主要與土地權利有關的示威幾乎已成每天發生的事情。

但是,這些變化的早期步伐未能持續下去。

「有紀律的民主」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緬甸反對派支持這上街抗議有爭議的憲法章程。

那麼,是不是緬甸的改革者虎頭蛇尾?難道吳登盛的改革計劃遇到了緬甸軍方強硬派設置的路障?或者,也許我們正在接近最終的目標,也就是解除制裁之後緬甸軍方仍握有實權?

昂山素季的主要苦惱的是,憲法保持不變。

這份起草於2008年的憲法賦予軍隊在緬甸政治生活的控制權,憲法第436條保證軍方在緬甸議會中佔有四分之一的席位和否決任何修改憲法動議的權利。

這就是被該憲法的設計師自豪地稱之為的「有紀律的民主」。

此外,緬甸的一項憲法條款禁止任何配偶或子女是外國公民的人士成為總統。昂山素季的兩個兒子都是英國公民,這就意味著她不可能成為緬甸國家領導人。

昂山素季說,緬甸人民支持反對派修改這一章程的呼籲,「但我不認為這是因為他們想要我當總統,而是因為他們認為這一章程是不公平、不公正和不民主的。」

奧巴馬總統在與昂山素季舉行會晤後也表示,這項有效禁止昂山素季成為緬甸總統的法律「沒有多大道理」。

而緬甸反對派最想要改變的也就是這兩個部分。

「昂山素季條款」

昂山素季的煩惱源於這個她於2012年加入的議會目前正在被用來阻止她的從政雄心。

與許多成熟的民主國家一樣,塑造憲法改革進程的責任被交給了一系列的議會委員會。

由於各委員會與軍方主導的緬甸議會的組成一樣,在醞釀了幾個月之後提供了完全可預測的結果。

改變「昂山素季條款」的動議已被「以保護國家主權不受威脅」的理由徹底駁回,而修改第436條的動議將在議會進行討論,但如果軍隊仍然反對也沒有辦法改變。

昂山素季在2015年大選後擔任緬甸最高職位的超薄希望現在將取決於該國高層領導人之間的密室交易。

許多緬甸人擔心明年的這個時候他們的國家可能會出現一場憲政危機。那就是在議會選舉中贏得最多席位的政黨不能或是不願提名總統候選人。

生活變化快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卡塔爾國有公司Ooreedoo8月開始在緬甸銷售手機SIM卡。

儘管昂山素季最希望發生的變化出現停頓,但這並不是說緬甸沒有其他重要進展。只不過是這些進展不直接涉及昂山素季。

自從1948年獨立,緬甸從來沒有真正的和平,少數民族發動的反抗緬語族為主的政府的游擊戰一直未斷。

過去三年裏,麵點正朝著實現一個前所未有的全國性停火協議邁出真正的步伐。所有主要的反政府組織都參與到這一進程中,原因是緬甸政府承諾就實現一個更聯邦制的未來展開對話。

對吳登盛總統來說,達成和平協議將是他很可能是唯一一個任期內取得的最大的成就。不幸的是,眼瞅著即將達成協議,衝突數量再次回升。

在政治之外,尤其是在大城市,緬甸人的生活正在迅速改變。

由於新的法律法規,緬甸的經濟和銀行部門都已放開,並向外部世界開放。GDP增長迅速,但生活水平的提高仍然遠遠滯後。

在緬甸的街道上,兩個新的外資手機企業正在爭奪它們的一個利潤豐厚的新市場。

許多年來,移動電話和互聯網都是由政府經營的,SIM卡只屬於統治精英。現在緬甸迎來了低成本的數據和無限制地獲取信息的前景。這本身就是一個改變遊戲規則的發展。

那麼,緬甸的改革杯子是半滿還是半空呢?這就要取決於你是誰,以及你喝的是什麼?

(編譯:尚清 責編:路西)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讀者反饋

緬甸本身的起點太低了,開放後一定會有反彈,但是反彈能持續多久還要再看看。而且,一切民主的不成熟,它幾乎都有,你想想,如果,泰國、印度、甚至台灣的民主弊病都匯聚到一個國家,對這個國家怎麼會沒有疑慮呢?

李再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