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中國:北京反毒戰爭和「主戰場」

毒品
Image caption 中國媒體今年多次曝光官員因吸毒落馬,顯示了中國毒品問題的冰山一角。

反毒戰爭在很多國家進行多年但並未成功,在嚴峻的國際反毒形勢下,北京的反毒戰爭能打贏嗎?

近期以來,中國媒體不斷曝光出官員吸毒的消息:湖南省臨湘市原市長龔衛國吸毒被捕,中央某部委副處級幹部聯繫他人共同吸毒被拘留等,揭示出中國毒品問題的冰山一角。

中共反腐戰爭開啟以來,因違反中共黨紀和國家法律濫用權力、貪污錢財、個人生活放蕩等原因落馬的官員很多,但官員因吸毒落馬的消息並不多。

隨著中國經濟的迅速發展,中國人生活水平急劇大幅提高,吸毒的問題卻隨之日益惡化。據中國國家禁毒辦的消息,截至2014年年底,中國官方登記吸毒人員已經接近3百萬名,而估計實際吸毒人數超過1400萬名。

中國國家禁毒委官員承認,近年來,中國查獲吸毒人員人次數量大幅上升,「濫用海洛因人員基數龐大,複吸率高,治理難度大,社會危害嚴重。濫用合成毒品人員低齡化、區域擴大化、種類多樣化趨勢更加明顯,由此釀成自殺自殘、暴力殺人、駕車肇事、劫持人質等極端案件屢有發生」。

中國禁毒部門展開了打擊毒品的「百城禁毒會戰」已近一年,雖然媒體報道各地警方不斷破獲「大案要案」,毒品問題似乎並未減緩。美國媒體在今年初發表評論報道認為:中國禁毒戰爭未能遏製毒品泛濫。

在北京關注中國社會問題的金小鵬律師對BBC中文網指出,中國毒品問題由來已久,經濟增長和腐敗對毒品推波助瀾,官方作為不夠也有責任。

他說,雖然政府從法律上保持持續高壓,警方努力不少,但毒品犯罪卻呈現增長勢頭。

圖片版權 CFP
Image caption 在全球化影響下,中國的毒品形勢也受到國際毒情大環境影響。有數據顯示,全球毒品貿易額90年代初期僅約3千至4千億美元,現在已經超過上萬億美元,遠超過全球汽車貿易總額,僅次於全球軍火貿易總額。

經濟、社會和反腐

據中國禁毒官員介紹,2014年中國濫用合成毒品人員急劇增多,已發現145.9萬名,35歲以下青少年佔到了75%。「大量青少年因缺乏對毒品的正確認知、受到誤導和誘惑而不幸沾染毒品。」

金小鵬說,中國改革開放以後,人們物質生活日漸富裕,特別是從娛樂業開始的吸食毒品問題日漸嚴重,而娛樂業明星對社會風氣有巨大的示範效應,這也是去年北京開始拿一些娛樂界吸毒的明星開刀打擊毒品的原因。

但他指出,中國的毒品和腐敗問題直接有關,打擊毒品需要切斷毒品的生產製造和進口渠道,邊境走私問題嚴重、對國內製造毒品打擊不力、對毒品最可能消費的娛樂場所等渠道控制不嚴等方面,都存在著地方政府的監管缺失。

中國從未公布過無吸毒幹部人數的官方數據,但有專門代理毒品案件的刑事律師表示,一些地方官場的毒品問題非常嚴重,特別是在包括接近國際毒品源頭金三角的雲南、湖南等地。

國際影響

近年來毒品泛濫和涉毒犯罪上升的問題並非是讓中國一國頭痛的問題,西方社會也在面對同樣的困境。據英國內政部數據,2013年到2014年,英國16至59歲的人口中有約8%的使用過「非法藥品」。而這一增長主要集中在16至24歲的年青人群中。

而毒品生產來源地則是貧窮落後的國家。英國外交部副部長拉梅爾曾表示:「如果一個國家存在毒品經濟,如果毒品交易在這個國家的某個地區泛濫,那麼那裏的環境就很容易滋生恐怖主義。」位於國際毒品主要來源的金新月地區的阿富汗就是這樣一個例子,但西方的反恐戰爭並未消滅這個國際毒源。

在全球化影響下,中國的毒品形勢也受到國際毒情大環境影響。有數據顯示,全球毒品貿易額90年代初期僅約3千至4千億美元,現在已經超過上萬億美元,遠超過全球汽車貿易總額,僅次於全球軍火貿易總額。

近年來,中國警方也越來越多抓到國際毒販。中國媒體報道說,在過去的五年裏,外國人在華走私毒品案件大增,「其中涉案者超過80%是非洲人,主要是來自北非和東非」。不久前因被定罪販毒判處死刑緩刑的一個肯尼亞人還引起一些國外人士在社交媒體上對中非關係的討論。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很多人士評論說,西方發動多年的反毒戰爭最終都以失敗告終。重要的原因之一是毒品問題涉及醫學、法律、社會科學等方方面面的社會綜合管理,不是單靠官員和警察就能解決的。

法律和科學發明

中國可謂是有最嚴毒品犯罪法律的國家之一,販毒者可能處以死刑,外國人並不例外,很多國家政府都曾為因販毒在中國判處死刑的公民游說,中國政府也毫不手軟。

5月底,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從法律上又加強了對毒品犯罪罪名認定、毒品數量認定等法律條文,取消「合理吸食量標凖」等規定,突出打擊重點為「毒梟、職業毒犯、再犯、累犯、慣犯」等,加強「科學量刑」。

金小鵬律師說,中國從法律上明確有關條文是必要的,但中國和國外對毒品犯罪的界定是不同的,比如說大麻是否應該入罪的問題。學術界認為這種規定是否合理可以討論。

美國媒體近日報道說,中國新造的一種廉價毒品在佛羅里達讓立法和執法機構頭痛,美國執法部門正試圖讓中國也禁止這種化合物。

美國的聯邦和地方執法機構發現,「立法者剛禁止了風行一時的毒品,製造者就設計出更新的毒品來取而代之。」

但金小鵬指出,現在中國毒品問題抬頭趨勢的重要根源之一仍是監管不到位,包括從邊境偷運、地方製造到對娛樂消費場所的監控。

基層一線

很多人士評論說,西方發動多年的反毒戰爭最終都以失敗告終。重要的原因之一是毒品問題涉及醫學、法律、社會科學等方方面面的社會綜合管理,不是單靠官員和警察就能解決的。

此外,毒品隨著科學和通訊的發展也加速了變身和流通:不久前被北京警察抓獲的副處級官員就是通過社交媒體聯繫上毒販以及其它癮君子的。

而中國在反毒戰爭中拿出的社會管理傳統利器是「發動群眾」,以北京為例,不論是明星還是官員吸毒案件,破獲均靠「朝陽區群眾舉報」。

於是很多中國網民就開玩笑說,「朝陽區群眾」是等同於美國中情局、前蘇聯克格勃等世界王牌情報組織一樣的「王牌間諜組織」。

還有網民從毒品危害公共安全的角度調侃說:「有這樣強大的組織,難怪中央政治局開會要把基層一線作為公共安全的主戰場。」

(責編: 歐陽誠)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