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家在東北松花江上的英國人(下)

北愛爾蘭的長老會總部位於貝爾法斯特市中心
Image caption 北愛爾蘭的長老會總部位於貝爾法斯特市中心。

BBC中文網記者前往英國北愛爾蘭追尋一位曾在抗日戰爭時期奮不顧身為地下抗日者傳遞重要文件、陷日本侵略者於國際孤立的英國人的傳奇歷史。

北愛爾蘭的長老會總部位於貝爾法斯特市中心,這個教堂建築宏偉、氣勢龐大,頂部的鐘塔每到凖點就會發出悅耳的鐘聲。而歷經風雨的大理石牆面則似乎默默訴說著歷史的滄桑。

在這裏,我找到了長老會派往中國東北的傳教士倪斐德的正冠照片,那是因為他在東北的傳教的成就,於1936年當選愛爾蘭長老會總部大會主席後短暫返回貝爾法斯特出任時的照片。雖然早已過了60花甲之年,但眼神中似乎27歲不畏艱險前往東北的英氣未減。

1932年,他曾奮不顧身地為瀋陽基督教會裏的抗日人士向國聯調查團遞交秘密報告,揭露日本侵略東北的事實。因為李頓調查團報告書惱羞成怒的日本宣佈退出國聯,並於1937年悍然發動全面侵華的戰爭。

日本關東軍對李頓調查團報告書中所述「在瀋陽期間曾得到一些大學教授、教育家、銀行家、醫學家等人士」反對日本侵略、成立偽滿洲國的表述懷恨在心,進行了深入的秘密調查。

大逮捕行動

圖片版權 other
Image caption 倪斐德所著的兩本著作《在中國追尋上帝之路》和《東方的召喚》,後一本附有民國政府外交部長王正廷所贈的照片。

據馬克·奧尼爾在其所著的《闖關東的愛爾蘭人》一書中說,1935年10月10日(中華民國國慶日)深夜,「偽滿洲國」的軍警啟動了大規模的反教會逮捕行動。駐偽滿長春的日本大使說,傳教士被教會中混入的共黨分子利用。「40多位教會主要領袖和信徒、牧師、醫生、教會學校學生及教會醫院職員等被捕。」軍警還逮捕了瀋陽兩家最大的英國企業匯豐銀行和英美煙草公司職員,並對他們拷打審訊,試圖逼供他們交待背後的共產黨組織。

據中國媒體近年來公布的有關情況,當時,日本軍警發動的大逮捕行動中,9君子裏除少數人逃脫外,大部分均被逮捕入獄,鞏天民、劉仲宜、劉仲明等被懷疑是向國聯調查團投訴的要犯,受到嚴刑拷打和殘酷審訊。日本軍警試圖找到他們背後的地下抗日組織,但他們都沒有透露有關信息。不過,曾經留學英國的劉仲宜教授被折磨得精神失常,終生未能痊癒。

之後,在英國基督教會等方面的營救和擔保下,9君子中的被捕者獲得保釋。

在「偽滿洲國」的危險狀況下,倪斐德夫婦沒有選擇撤回英國。倪斐德在當選愛爾蘭長老會總會主席一年後,在1937年7.7盧溝橋事變之後,又攜夫人遠涉重洋返回法庫,繼續主持東北的教會工作。

也許是因為對傳教士的信件檢查原因,我沒有在《長老會先驅報》中看到倪斐德就向李頓調查團秘密提供中國抗日人士文件的報告。但隨著二戰在歐洲戰場爆發,偽滿形勢日趨惡劣,當局開始關閉教會的學校,禁止東北的基督教會和中國其它地區來往。

1940年,英美政府都建議和安排本國公民撤離中國東北。因為偽滿洲國禁止所有外國人旅行,大部分傳教士都就此撤離了。

大戰爆發

1941年,倪斐德已經71歲高齡了,他和太太仍然不願離開,決定留在當地。英國學者馬克·奧尼爾說:「他和妻子在奉獻出漫長和卓越的職業生涯後,早有無比充分的理由退休回鄉,享受舒適的家庭生活,但他們已經在法庫生活了40多年,……那裏已經是他們的家了。」

「他們對法庫基督教社區的感情,如同父母對於孩子。」

經歷過義和團之亂、辛亥革命、日俄戰爭、軍閥土匪等多年戰亂的倪斐德已經進入古稀之年,但他像許多中國東北人一樣,認為「偽滿洲國」的統治是不正義的,而且是不會長久的,所以他不願離開自己的家,希望等到日本統治者被趕走的那一天。

但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襲珍珠港成功,日本對英美宣戰後,日本將在瀋陽的大多數外國人關押起來。

也許是倪斐德夫婦年愈古稀,也許是法庫仍是偏遠鄉下,也許是倪斐德為人正直但待人友善,日本人僅把倪斐德夫婦軟禁在家,不許和外人來往。

1942年4月,倪斐德夫婦終於被驅逐出境,乘船經過長達約半年的海上跋涉,途經日本和非洲莫桑比克(當年是日本與盟軍交換戰俘的中立國葡萄牙的殖民地),回到家鄉貝爾法斯特。他們的財產、家園、教會、朋友,都留在了東北法庫。

事業成就

圖片版權 Mark ONeill
Image caption 當馬克·奧尼爾80年代走訪法庫時,見到了法庫教堂裏面牆上倪斐德當年的手跡。

倪斐德1952年10月7日在貝爾法斯特的醫院辭世,享年82歲。他的夫人安妮4年後也與世長辭。夫婦兩人都得到了教會對他們人品、事業的高度評價,特別是他們在東北傳教做出的奉獻和犧牲。

倪斐德在世之年,見到了日本侵略東北的徹底失敗:日本傀儡「偽滿洲國」成立十年後,在當時世界上約有80個國家或政權中,僅得到以日本、德國、意大利為首的法西斯軸心國、日本佔領控制的東南亞三國、歐洲和南美的獨裁政權、前蘇聯和蒙古約20多國承認,1933年美國通告世界各國不要承認「滿洲國」。1934年英國表示永不承認「滿洲國」。

1945年8月8日,蘇聯照會日本,將於次日對日本宣戰。隨後蘇聯紅軍攻入滿洲,一舉擊敗關東軍和滿洲國軍,偽滿滅亡。8月15日,日本帝國宣佈無條件投降。

倪斐德夫婦有生之年再沒有回到東北,和9君子失去聯繫,但他幫助轉交的抗日人士致國聯調查團報告作為伸長國際正義的一份重要文件,已經珍藏於聯合國圖書館,而他和他夫人近半個世紀在東北的傳教工作也在當地開花結果。

也許他們想不到,9君子中數人後來都成為中國醫學界的泰斗,劉仲明成為中國治療結核病的首席專家,鞏天民後來曾任遼寧省副省長。

也許他們想不到,當馬克·奧尼爾80年代走訪法庫時,當地的老人們有人還記得「倪牧師」的事蹟,而法庫教堂裏面牆上,倪斐德當年的手跡煥然一新:「主之榮光、充滿大地」。

也許他們想不到,基督教信仰已經在中國扎根併發揚光大,成為純中國化的教會。僅瀋陽地區現在就有新教教堂近30所,信徒十幾萬。整個東北的長老會信徒則有數十萬。

孔子學院

也許他們想不到,隨著華人移民的日漸增加,貝爾法斯特也有了自己的華人教會。

也許他們更想不到的是,正如當年他們把基督教和西方文化傳播到中國,中國文化也傳播到了北愛爾蘭。奧斯特大學成立了孔子學院,受到北愛爾蘭政府和各界人士的歡迎,數百名北愛的兒童在孔子學堂學習漢語和中國文化。

所有這些,都可以追溯到倪斐德夫婦19世紀末遠涉重洋、到中國傳播西方文化的故事。

今天,貝爾法斯特乾淨整潔的大街上車水馬龍。70、80年代發生的教派衝突早已偃旗息鼓。這個曾是英國重要工業城市的街道和建築的基本格局早在上個世紀末就已經定型,到今天也沒有根本性變動。我在想,當年倪斐德夫婦為什麼要離開這個金融商業發達、造出泰坦尼克號的大城市的舒適生活,前往中國東北鄉下沒有水電現代設施、沒有舒適的生活,但有著嚴寒、艱苦和危險重重的法庫呢?

在倪斐德所著的《東方的召喚》(The Call of the East)一書中,我找到了原因:「腳下的路通往遠方神秘的世界,勇於冒險的血液灌注了年輕的心中,年少輕狂的脈搏裏傳出內心深處的低語,平和而清晰,那是耶穌的呼喚。……於是我們……敬畏顫抖著跟隨他……走向人間極樂的奉獻之途。」

(責編:路西)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