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縱橫:中文教育進入肯尼亞貧民窟

Image caption 中文教師劉一夢涵說:「除了學一種新的語言,我們還教他們學習我們的生活方式。」

BBC記者走進肯尼亞的貧民窟,了解中國公司支持教育和一些當地人的反應。

「你好!」一群肯尼亞學童一邊跑向山頂上的一座木屋,一邊齊聲喊著。

「那是我的新學生,」中文教師劉一夢涵笑著告訴我。「中文是他們最喜歡的科目。」

位於瑪薩瑞(Mathare)貧民窟的長榮希望小學距離肯尼亞首都內羅畢市中心只有15分鐘的車程,但看上去卻好像完全是另一個世界。路邊的書報亭裏擺著中文的填色書,爐子上煮的是中國水餃,學生們背著從中國運來的帆布書包。

這是肯尼亞最貧困的社區之一,但中國企業正在這裏大量投資,修建道路和居民樓。不少中國公司現在開始辦教育,在首都郊區向弱勢社區的青少年教授中文。

「學生們可以了解一個不同的文化。除了學一種新的語言,我們還教他們學習我們的生活方式,」劉一夢涵解釋說。「我們希望明年能帶一些肯尼亞孩子去中國,讓他們實地練習中文。」

社區關係緊張

Image caption 中國人和肯尼亞當地人在文化和語言上的隔閡也是一個重大問題。

許多當地人對中國公司投資辦教育的動機感到懷疑。瑪薩瑞貧民窟一些居民認為,中國人不是要支持落後地區的發展,而是要讓當地人對中國投資產生依賴。

幾個月來,這種懷疑導致中國公司與社區的關係變得更加緊張。

中非卓越基金會研究員駱雅婷說,懷疑中國企業的投資動機是不公平的。

「中國公司經常會被說成是搶奪土地的外國人,」她說。「對中國的商業利益,有很多錯誤的看法。這裏面有幾個體制上的因素,比如腐敗,這讓我們與當地社區的交流變得更加困難。」

但她承認,中國公司要改善與當地社區的互動,還有不少提升的空間。

「如果中國企業能夠更加開放,能和更多的利益相關者廣泛地交流,他們就能夠改善社區關係。」

中國投資劇增

在長榮希望小學附近的一個市場裏,我遇到了當地人馬丁。他是個公共汽車上的檢票員,而車站就夾在兩個中國小販的蔬菜攤之間。

他說,他原本是一個小店主,但不久前與幾個中國生意人發生糾紛,所以不得不來這裏工作。

「他們在完全沒有警告的情況下,強拆了我的小店,」他解釋說。「他們想用那片土地蓋房子,但沒有跟我打招呼。他們就這樣來了,拆了我的店,毀了我的生意。現在我只能在公共汽車上工作了。」

對於馬丁提出的中國公司強徵肯尼亞土地的指控,中國路橋工程有限責任公司(CRBC)回應說:「徵用土地和拆除設施是雇主的責任,在多數情況下,基礎設施工程的雇主是(肯尼亞)政府。」

Image caption 當地人馬丁(中)說,由於與中國商人發生糾紛,他不得不另尋生計。

根據國際會計師事務所德勤的報告,中國企業目前擁有肯尼亞31%的基礎設施項目。如果考慮建築和教育項目,這個數字就會上升到50%。

隨著中國投資的增長,中國承包商和當地員工之間的矛盾也愈發凸顯。

中非卓越基金會的駱雅婷認為,對肯尼亞建築工人提供培訓,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緩解社區的緊張關係。

「我們希望,肯尼亞工人經過培訓,將來可以成為中國項目的分包商。一旦他們獲得了管理能力和技術知識,我們就可以把一些建築工程外包給肯尼亞當地的小企業。」

文化鴻溝

現在有4萬多中國人在肯尼亞工作和生活,他們和當地人之間文化和語言的隔閡已經成為一個重大問題。

非盈利組織「中南屋」(China House)致力於促進中國企業和肯尼亞當地社區的互動。中南屋CEO助理劉璐茜說,突破社區間的隔閡至關重要。

「兩種文化截然不同,尤其是關於個人空間和時間的觀念差異很大,所以很難彌合分歧。我們都是從自己的角度去看對方,所以有時候很難互動。大家都需要很有耐心。」

野生動物保護也是一個產生矛盾的問題,劉璐茜說。

「象牙貿易損害了中國在肯尼亞的形像,因為我們仍是世界上最大的象牙消費市場之一。

「要說服這裏的中國社區不參與象牙貿易,是一件很複雜的事情。我們努力讓他們理解肯尼亞人對盜獵的態度,同時,也盡力在當地人中改善中國人的形像。」

但是,對象馬丁這樣的當地生意人來說,中國公司來到瑪薩瑞貧民窟,已經深刻地影響了他們的生活。

「他們不是想要幫助我們。他們在肯尼亞賺了很多錢。這一切都是為了賺錢。」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