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繁體版BBC 繁體版

主頁 > 兩岸三地

築牆與翻牆的官民較量

2010年3月 5日 13:07
北京某網吧內民眾上網(23/1/2010)

在中國網友中流行一個詞叫翻牆。牆指的是中國當局為過濾互聯網內容使用的防火牆。

今年一月中國網民人數達到三億八千五百萬。互聯網對中國越來越重要,這是毫無疑問的。

中國互聯網協會高級官員胡延平在接受BBC中文網採訪時說,互聯網在中國的發展已經成為主流。

他說,雖然中國網民人數是三億八千五百萬,但是互聯網的影響已經擴散到全國13億人。

但是,中國當局卻極為擔憂互聯網的「負面影響」。2008年12月,中國著名異議人士劉曉波帶頭利用互聯網發起「零八憲章」運動,呼籲在實行民主,結束共產黨一黨專政。2009年,在西方傳統聖誕節期間,劉曉波被判11年徒刑。

為了控制互聯網,中國當局動用了被認為是世界最強大的審查過濾機器。

敏感內容

毛向輝是中國第一批互聯網博客。他向我解釋了這架龐大機器的運作,把其分為三個層次。

「第一是技術層面。當局花巨資建造路由器和基礎設施,來過濾,監督和屏蔽網站,並且窺探人們相互溝通的內容。」

「第二個是社會層面。當局雇佣了大批人手,來監督和追蹤人們在網上的活動。」

「而第三是最重要的層面,我稱其為心理層面。由於有這些技術設置和互聯網警察,網民們越來越自我審查,害怕被追蹤。」

中國對互聯網的嚴厲審查和過濾,中國網民感受最深。在北京的獨立時事評論員彭定鼎說,「當我在網上搜尋被當局認為敏感內容時,總是遇到麻煩。搜索引擎會告訴我,根據地方相關法律和規定,你搜索的內容不能顯示。」

比如說,被認為敏感的內容包括有關馮正虎的新聞。馮正虎被中國當局禁止入境,在東京成田機場渡過90多天。他也是零八憲章的簽署人之一。

彭定鼎說,其他敏感內容還包括政治領袖的名字,法輪功,新疆,維吾爾等等,而且這個「黑名單」時常變化。

毛向輝說,中國互聯網審查和過濾制度有時近乎到了無理地步,比如「我愛北京天安門」這首大家通曉的兒童歌曲也受到牽連。

「一開始,他們過濾了天安門這幾個字,因為天安門與20年前發生的六四事件有關。然後他們又屏蔽了北京,因為北京曾發生許多敏感事件。而去年當局再次發動互聯網掃黃運動,因此「我愛」也成了敏感詞匯。」

「所以如果你在網上搜索這首歌,結果可能是,,,敏感詞匯,敏感詞匯,敏感詞匯。」

不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