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繁體版BBC 繁體版

新聞主頁 > 記者來鴻

記者來鴻:傾國傾城的彩蛋

Facebook
2013年6月28日 09:30

BBC 史蒂文•史密斯

法貝熱彩蛋

美至沉魚落雁的法貝熱彩蛋,用寶石、鑽石、黃金、翡翠記錄下俄羅斯最後一個王朝的歷史興衰。現在成了俄國新貴財富和權力的象徵。BBC記者史密斯有機會在倫敦把玩四枚彩蛋、並前往莫斯科訪問彩蛋的主人。

在記錄人類愚蠢的史冊上,我懷疑,其他有沉魚落雁之美、但卻浮華無實的東西曾像法貝熱彩蛋(Faberge Eggs)一樣讓人一擲千金、甚至拋頭顱灑熱血?

沙皇鑲滿了鑽石翡翠的復活節彩蛋,講述的故事既包括昔日俄羅斯帝國的強大、革命和暗殺,也包括俄國新統治者、大富翁的雄心大志以及難以估量的財富。

在聖彼得堡的作坊裏,珠寶首飾匠卡爾·法貝熱用貴重金屬、寶石打造出與自己同名的法貝熱彩蛋。

第一枚法貝熱蛋是沙皇亞歷山大三世定制,1885年復活節送給皇后瑪麗亞。此後,他的兒子尼古拉斯二世沿襲傳統,每年復活節星期天也都送給母親、妻子法貝熱蛋。

1885年到1916年間,法貝熱共為宮廷製作50枚彩蛋,其中42枚保存至今。

在倫敦南部的一個保險庫裏,我親眼看到四枚讓人目瞪口呆的彩蛋。這些彩蛋的第一任主人曾經是世界上最有權力的人物。上次一枚彩蛋上市是在2007年,售價900萬英鎊。

我摸彩蛋的時候小心翼翼,手心裏都是汗,滑溜溜的,千萬別掉地下啊。

誘殺之獎

這批彩蛋現在屬於維克托·維克塞伯格(Viktor Vekselberg),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大亨,估計身價180億美元億美元(115億英鎊),經常被稱作俄羅斯首富。

2004年,他出價1億美元買下九枚沙皇彩蛋。藏品規模僅次於莫斯科克里姆林軍事博物館的10枚。

一枚彩蛋內藏玄機,打開後,裏面竟然是一輛俄國皇家馬車模型。如此美妙之物確實令人著魔。由此,我也開始理解維克塞伯格這樣一位財閥,怎麼就會被沙皇的珠寶所誘惑。

20世紀初,俄羅斯遭遇自然災難,糧食欠收,飢荒籠罩著沙皇巨大的王國。越來越奢華的法貝熱蛋標誌著統治王朝越來越不「接地氣」,成了歷史的「誘殺獎」。

法貝熱的珍寶也未能保佑羅曼諾夫王朝免遭覆敗惡運。傳說俄國革命後,羅曼諾夫家族的女人曾經把彩蛋縫在衣服裏,以免被偷。布爾什維克行刑隊的子彈打上去被反彈回來,行刑隊只好改用刺刀。

至於法貝熱本人,他被斥責為「奸商」,幾乎兩手空空地逃到西歐。他的兒子阿格頓下場更慘,從聖彼得堡外的豪宅中被抓走,成了克林姆林宮的階下囚,受命給羅曼諾夫王朝的珍寶估價,甩賣給西方投資者。

法貝熱和彩蛋的故事本該就此打住,但是,珍稀珠寶加上王室鮮血賦予彩蛋神奇的魔力。

法貝熱彩蛋的「出身」,先是征服了美國大富翁、藝術收藏家馬爾科姆·福布斯(Malcolm Forbes,福布斯雜誌的創始人),他總共買下九枚。福布斯死後,轉手維克塞伯格。

非常難得,維克塞伯格同意在莫斯科接受我的採訪,談談他的藏品以及他讓彩蛋回歸祖國母親的計劃。我在倫敦把玩過的那四枚彩蛋,是在巡展過境途中。

我首先問他,花那麼多錢買了九個蛋,值嗎?他回答,「如果你指的是價錢,真的,我很難說。」

我提到,另外一位俄國大亨阿布拉莫維奇(Roman Abramovich)的選擇是,花錢買走英國的切爾西足球俱樂部。維克塞伯格說,「有錢的俄國人、任何有錢的人想買足球俱樂部,我看不出什麼壞處。為什麼不能買呢?」

重返祖國

但是他本人卻寧願收購法貝熱、而不是足球隊。他說,這些蛋,不是個人的獎杯,而是俄羅斯驕傲的遺產,是「俄國歷史、文化的一部分。」

維克塞伯克創建了一家文化基金會「時代鏈」(Link of Times)照看自己的藝術收藏品。基金會的目標之一是讓20世紀俄國流失的文化珍品重返祖國。

維克塞伯格收藏的許多前蘇維埃藝術品曾被批判為統治階級的玩物,但是現在,卻成了俄國重新發現自己歷史的遺產記錄。

我問維克塞伯格,俄國總統普京有沒有向他收購法貝熱蛋表示感謝。他說,「有。我可以看得出,總統也很動感情。俄國人帶回了這麼大一組藏品,非常重要。」

他還說,「俄國有悠久的歷史,創造過許多藝術珍品,有博大的文化。這就是代價。」

不過,他也不是沒有看到歷史的諷刺含義。現在,巨富的「遠程」精英再一次成了莫斯科的主人。

維克塞伯格說,和俄國25年前社會主義時期的狀況相比,當然了,那時候人人平等。「我們打破了一個體制,剛剛開始構築一個全新的體制」。

他還說,當然了,體制過渡帶來了一些負面結果。一小批富人和絕大多數仍然不太富裕的人之間存在一條鴻溝。但是,這只是一個過程。

「我相信,這條溝會越來越窄。」

(責編:東倫)

網友如有評論,請用下表:

分享

Email Facebook 开心网 QQ 书签 renren S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