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備受奴役的印度淘糞族

儘管法律上人人平等,但印度傳統種姓制度仍導致大量「賤民」飽受凌辱奴役。

賤民
圖像加註文字,

數以百萬計處於印度種姓制度最底層的賤民或「不可觸摸者」仍然被迫用竹筐淘糞為生。圖為一名賤民婦女背著糞筐在村落中拾糞。

圖像加註文字,

賤民婦女受到歧視甚至鄙視。圖為另一名婦女從後門進入一家農戶淘糞。

圖像加註文字,

這位名叫曼妮莎的賤民婦女說,她每天要到廿家農戶竹筐淘糞,常常噁心到見到食物都想嘔吐。

圖像加註文字,

穆尼德維淘糞掙不到一分錢,只能偶爾被人家「賞」給一塊發麵餅。她說有一家人已經一段時間連餅都不給了,但是她還是得去那家淘糞,因為他們威脅不然就把她和她的四頭水牛從村裏趕走。

圖像加註文字,

這家賤民說,村委會在雇工時,從不公開說歧視的話,但是只會把諸如淘糞和清廁所之類的活分派給我們。只要村裏有我們這些賤民,那這些沒人願意做的髒活就是我們的。

圖像加註文字,

拉魯拜伊一家說,他們原本在邊遠村落自己種地為生,後來被目前居住村落的村委會騙到這裏淘糞。為了防止他們跑掉,村委會長期拖欠他們的工錢。

圖像加註文字,

塞文提說,她是11000多名被非政府組織營救出來的原淘糞族之一。她說,以往村委會總是恐嚇說不幹淘糞工是違法的。

圖像加註文字,

雷克哈巴伊說,她停止淘糞後不得不流亡他鄉,因為村裏人威脅說,一旦再看到她就把她的腿砍下來。

圖像加註文字,

學齡賤民少女也很難正常上學,即使上學也要被迫和其他同學隔離分座,並且不能同桌吃飯。使得很多賤民孩子被迫輟學。

圖像加註文字,

拉胡爾一次無意中碰了一下一個高級種姓孩子的飯碗,結果就遭到毒打。

圖像加註文字,

發起解救賤民淘糞運動的非政府組織表示,迫使賤民淘糞與蓄奴無異,是對基本人權的踐踏。

圖像加註文字,

曾經長期被迫淘糞的桑尼婭比2008獲救。她如今已經成為營救淘糞族的活動人士並當選所在村落的村委會委員。

圖像加註文字,

曼姆塔脫離淘糞族命運已經十年,她如今在維權組織幫助下成為一個依靠打魚為生合作社的一分子。合作社成員一起打魚。在市場賣魚獲得的收益一部分存入合作社帳戶,一部分用於購買魚苗以便維繫河水中的魚類數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