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留在香港的蘇格蘭足跡

蘇格蘭舉行公投決定是否脫離英國之際,BBC中文網記者在香港尋找蘇格蘭人所留下的足跡。

香港街頭一名女士背著帶蘇格蘭花呢格紋的布袋
圖像加註文字,

在蘇格蘭即將舉行公投決定是否脫離英國獨立之際。BBC中文網記者葉靖斯帶您尋找蘇格蘭留在香港的一事一物。

圖像加註文字,

在英國管治時期,香港有許多街道的名字都是來自英國人名或地名。而在九龍塘、九龍城與何文田一帶就集中了一批以蘇格蘭地名來命名的街道。

圖像加註文字,

匯豐銀行和渣打銀行也許是香港人最熟悉的英資企業,實際上匯豐與渣打都是由蘇格蘭人分別於1865年和1853年創辦。它們在香港的總部大樓在德輔道中上緊靠在一塊。

圖像加註文字,

更重要的是,匯豐與渣打都是香港的發鈔銀行,與香港市民生活息息相關。

圖像加註文字,

連卡佛百貨公司也是一家見證蘇格蘭人遠東創業史的百年老店。今天這家已由香港商人吳光正家族購入的商店繼續在香港與中國內地多處據點銷售歐洲知名時裝等商品。

圖像加註文字,

無論是要花錢還是要賺錢,交通必不可少。雖然英治時代的「買英國貨」條款不再適用在香港專營巴士(公交車)運營商之上,但蘇格蘭製造的巴士仍然是香港大眾運輸的重要力量。

圖像加註文字,

蘇格蘭人也在香港教育界留下了腳印。1843年,新教傳教士馬禮遜帶著英華書院從馬來亞馬六甲來到香港,更兼聞名的辦印刷業務。2003年,書院遷至西九龍填海區的嶄新教學樓。

圖像加註文字,

談到教育就必須要提到香港大學。大學的前身——香港華人西醫書院——於1887年由蘇格蘭名醫康德黎爵士等創設,1911年成為香港大學的創校學院之一。

圖像加註文字,

作為亞洲名校,香港大學今天仍保留著一些來自蘇格蘭的傳統,例如其官方領帶(校呔)就是以綠色的花呢格紋(tartan)布料來縫製。

圖像加註文字,

蘇格蘭人甚至因為香港大學而在中國歷史上佔了一重要席位:領導辛亥革命的孫中山先生正是康德黎在西醫書院的學生。革命成功後,孫先生曾在1923年回到港大演講。

圖像加註文字,

英國曾駐軍香港,蘇格蘭士兵自然也曾踏足此地。不過,直到2013年12月的一場山火,一個在靠近中國大陸邊界山頭以石塊拼湊而成的蘇格蘭近衛隊第二營巨型徽章才重見天日。不過,BBC中文網記者近日到訪時,軍徽已被雜草淹沒。

圖像加註文字,

這張由遠足資訊網站綠洲(Oasistrek)提供的照片清楚記錄了軍徽在今年5月時的模樣。據蘇格蘭近衛隊協會資料,近衛隊第二營曾於1927年派駐香港,繼而轉到上海。(羅榮輝攝)

圖像加註文字,

回到市區,銅鑼灣海旁的午炮是另一個蘇格蘭人留在香港的重要標記。午炮的主人怡和洋行在1841年香港首次公開賣地中買下了原稱東角的臨海土地,每逢洋行大班從水路抵達即鳴放禮炮,結果招致英國海軍軍官不滿,以每天正午鳴炮報時來懲罰洋行。

圖像加註文字,

怡和洋行曾經與侵略扯上關係。洋行曾是活躍的鴉片走私商,其創辦人之一威廉•渣甸更促成了第一次鴉片戰爭,使香港最終於1842年根據《南京條約》割讓成為英國殖民地。

圖像加註文字,

今天,怡和洋行是一家足跡遍及中國以至於全世界的多元化財團,而怡和午炮則成為香港的旅遊景點與元旦慶祝活動場地之一。

圖像加註文字,

至於英國最初如何會認識香港,則離不開位於香港島南側小鎮香港仔。香港仔早於鴉片戰爭前已是活躍的漁村與轉口港,西側原本有一瀑布,是來往廣州的歐洲商船停留補給飲水之處。

圖像加註文字,

英國奪得香港島後,殖民地當局將這裏的英文名字定為Aberdeen,以紀念時任外交大臣第四代阿伯丁伯爵。香港仔這個地方由此與蘇格蘭城市阿伯丁共享了地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