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縱覽全球廁所的現狀與文化

根據聯合國的統計,全世界有25億人沒有符合標凖的衛生條件,其中包括廁所。11月19日是世界廁所日。攝影師用鏡頭反映了世界各地的廁所,尤其是它們給女性生活的影響。

縱覽全球廁所現狀與文化
圖像加註文字,

根據聯合國的統計,全世界有25億人沒有符合標凖的衛生條件,其中包括廁所。11月19日是世界廁所日。攝影師用鏡頭反映了世界各地的廁所,尤其是它們給女性生活的影響。

圖像加註文字,

瑞尼是澳大利亞一名藝術家。她離開人口稠密的悉尼,來到郊區生活。她在10英畝地上蓋起了簡易房,並建了一個室外廁所。因為周圍人煙稀少,因此她並不擔心如廁時被人看到。

圖像加註文字,

蘇庫爾巴努今年65歲。她生活在孟加拉達卡市的貧民窟。自兒時起,她就使用「空中廁所」,即建在河道上的簡易平台。她有時會在如廁時掉下去。 她經常生病,她說就是因為使用這種廁所造成的。她和三個女兒生活在一起, 她們每天早上上班前先要排好長的隊上廁所。

圖像加註文字,

33歲的伊莎貝拉,住在巴西里約熱內盧的一個頂層風景公寓。她也是一位藝術家。她說,廁所對她來說意味著舒適。她知道淋浴和衝廁所都浪費乾淨水。她覺得自己能夠有熱水、淋浴以及乾淨的廁所是一種「特權階級」的享受。

圖像加註文字,

來自厄瓜多爾的法比奧拉今年69歲。在她年輕時,她曾與公寓樓內的20人共用一個廁所。現在她有5個浴室,而她的浴室是最大的房間,她並引以為自豪。

圖像加註文字,

莫瑟萊特是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的一家飯店經理。她與兩個孩子、兩個姐妹以及母親住在政府分給的一個一居室的公寓裏。她的丈夫在9年前遭遇槍擊身亡。 公用廁所離她家很遠,因此為了安全她和家人使用家旁邊的廁院。

圖像加註文字,

47歲的伊瑪來自加納。她的工作就是看管公廁。她與丈夫和4個孩子住在一間租來的公寓裏。她工作努力,賺錢養家,但她家裏沒有衛生間。工作的時候,她可以使用公共廁所,但是晚上為了安全她只能使用塑料袋來解決。

圖像加註文字,

27歲的馬提納是海地人。她的家在一條河條附近。她沒有隱蔽的廁所。她的廁所就是家旁邊地上挖個坑。她說,由於坑已經太滿,因此非常危險。她只在晚上沒人的時候才使用這個廁所。而在白天,她則行走15分鐘到公共廁所。

圖像加註文字,

35歲的珊吉塔10年前搬到印度首都德里。之前,她生活在農村,上廁所就在田地裏解決。因此,她到了德里後一定要擁有自己的廁所。

圖像加註文字,

61歲的榮子住在東京。她說,這個百貨商店離家很近,因此經常來這裏購物。而當她小時候,公共廁所又髒又臭。但現在每次在這裏上廁所,就會覺得很放鬆。廁所裏還放音樂,有加熱的椅子等。而在廁所旁邊的化妝間,人們還可以為手機充電、看電視、進行足底按摩等,可以充分放鬆。

圖像加註文字,

尤尼斯生活在肯尼亞。她所在的學校之前才有兩個廁所,但有250名學生。住在附近的人也來使用這裏的廁所,而且弄得一團糟。正因為如此,孩子們寧願到露天裏大小便。尤尼斯和丈夫投資建了專供兒童使用的小門廁所,成人根本進不去。很多家長願意把孩子送到這所學校就是因為這裏有兒童友善的廁所。

圖像加註文字,

19歲的弗勞拉是莫桑比克的高中生。她和媽媽、妹妹和侄女生活在一起。她們一家要和附近的幾家鄰居共用一個廁所。她討厭上廁所,因為有時男人的尿會噴灑在籬笆上,流出來,根本沒有隱私。

圖像加註文字,

49歲的帕納是羅馬尼亞人。跟半數的羅馬尼亞人一樣,她也生活在農村。那裏沒有下水道和流動水。雖然她屋裏有一個廁所,但平時自己不用。只有侄子來串門時才使用。即使在冬天,她也使用外面的廁所。

圖像加註文字,

南非的諾姆比尼有兩個便攜式廁所,但要和家裏的12個人共用。而以前她就到樹林裏解決大小便,還要橫穿公路,非常危險。2009年他們有了便攜式廁所,雖然有了便攜式廁所後情況好了很多,但諾姆比尼的夢想就是能擁有一個衝水廁所。

圖像加註文字,

馬麗和兩位室友住在紐約。她們輪流打掃和清理衛生間。馬麗以前曾住在北京,由於自己的房間沒有廁所,她每次上廁所不得不穿上外衣,到外面去上廁所。雖然廁所還算乾淨,但是大冬天的半夜上廁所感覺實在不好。因此,她非常珍惜室內廁所所帶來的舒適。

圖像加註文字,

蘇珊今年46歲,來自贊比亞的盧薩卡。她創辦了一個社區學校,專門收留身體和精神上都有殘障的兒童就學。蘇珊小時候得過小兒麻痺症,因此,她希望這些孩子長大後能有更美好的未來和生活。但上廁所對一個殘障人士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挑戰,尤其是在雨季,她不得不用雙手爬著上廁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