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戀戀城鄉之「一頁台北」

台北作為台灣的政經文化中心,該有的城市性格,卻似迴異於亞洲的城市印象;透過BBC中文網的鏡頭,讓我們一起來體會這個小清新至上,居民慢活的迷人城市。(攝影 / 文字:劉繼祖)

此張相片攝於早晨的台北青年公園,但放眼望去,其內充斥著不甚年輕的民眾;在散疊一旁的菜藍邊是歐巴桑(老太太)、歐吉桑(老公公)伴隨著熱歌勁舞大跳民俗土風舞;而雨後的行道上,則是灑落的木棉花散佈一地。讓人不禁輕哼起當年那首傳唱的民歌...
木棉道我怎能忘了,那是去年夏天的高潮;
木棉道我怎能忘了,那是夢裏難忘的波濤。
圖像加註文字,

此張相片攝於早晨的台北青年公園,但放眼望去,其內充斥著不甚年輕的民眾;在散疊一旁的菜藍邊是歐巴桑(老太太)、歐吉桑(老公公)伴隨著熱歌勁舞大跳民俗土風舞;而雨後的行道上,則是灑落的木棉花散佈一地。讓人不禁輕哼起當年那首傳唱的民歌... 木棉道我怎能忘了,那是去年夏天的高潮; 木棉道我怎能忘了,那是夢裏難忘的波濤。

圖像加註文字,

常常地,隱約在夢境中,童年的記憶浮上腦海,那時家家戶都裝了鐵窗;鑰匙兒童在下課後自行入了家門,然後隔著菱紋的窗花,認識這個世界。

圖像加註文字,

現代化的城市中,傳統的元素卻是在生活中流竄;常見偶像神祇在一般居家或商業場所棲駐著,佑護看守信徒的心靈;而圖右方的老外小童,看來是一個喜歡戴高帽的概念。

圖像加註文字,

想感受城市最草根的節奏,就來逛逛傳統市場唄。這裏沒有謝謝光臨,下次再見的制式歡迎詞匯,卻有更人情味的噓寒問暖;這裏無法刷卡付款,卻可延付賒賬;有些熟客,甚至還因忘了帶錢,反過來向商家借款。

圖像加註文字,

圖片中的廟宇,到過台北的人,應該都前往朝拜過了吧?這裏是位於萬華區的龍山寺。 萬華,原稱艋舺,為台北市發源地。清康熙四十八年(公元1709年)陳賴章墾號請墾大佳臘,福建泉州之晉江、南安、惠安三邑人士渡海來此而漸成聚落,當時平埔族人以獨木舟自淡水河上游載運地瓜等農產品與漢人交易,時稱地瓜市;而獨木舟在平埔族語言中之發音為Banka,漢人乃音譯為「艋舺」。 早年台灣北部為一蠻煙瘴癘之地,俗諺「三在六亡一回頭」,環境十分險惡,漢人前來墾植時為求神佑,多攜帶家鄉廟宇香火以為庇護,後因漢人聚落漸增,三邑人士遂於清乾隆三年(公元1738年)合資興建龍山寺。 龍山寺坐北朝南,面呈回字形,為中國古典三進四合院之宮殿式建築,由前殿、正殿、後殿及左右護龍構成。前殿為11開間,分為三川殿、龍門廳、虎門廳。 公元1985年台灣政府將艋舺龍山寺公告為國家保護之二級古蹟,與國立故宮博物院、中正紀念堂並列為國際觀光客來台旅遊的三大名勝。

圖像加註文字,

曾經有一位來台勘景的西方電影導演說亞洲的摩天大樓,像是一個巨型怪獸,孤獨的聳立一方;從台北近郊的像山處看望,似是明驗了此敘言。 鳥瞰台北的面貌,實在稱不上是一個絕美的景緻,看來像是欠缺整體規劃與功能至上的城市設計;近年來,蜂擁而至的大陸觀光客,就有人話台北遠比不上北京上海擁有許多新穎建物,甚至連中國二線的城市都比不上...這大抵是在八零年代後,台灣開始實施民主,許多大型建設無法全依公權力強行拆除且快速立建; 但台北的韻味,從來不是顯現在冰冷的硬件上,那些充斥著獨立小店、個性商店的後巷小弄,才真實展示了這個城市的人情特質;城市,不是該給人居住的?不是麼?

圖像加註文字,

因著歷史事件的因緣,中國歷史上發生過的最廣泛民族遷徙,將來自大陸各省份的移民都聚集到了台灣;他們也因此帶來了原來的生活習俗與飲食習慣。 相片中的這家巷弄小館,對一些居民而言,其不僅販賣了上海式的家鄉美食,更也挾寄了思鄉情懷。

圖像加註文字,

西門町位於台北的西區,一向以年輕族群為主要的消費對象,因其交通便利,生活機能齊全,近年來更吸引了許多自助旅行背包客的青睞。 香港觀光客也特鐘愛此地,在西門捷運站內佇留時 ,身旁此起彼落的廣東話交談聲,恍惚間,讓人以為自己身在旺角或尖沙嘴。 但在此台灣青少年流行次文化的見證地,仍有無可避免的潮起潮落商業法則運行;相片中的商業大樓曾引領風騷一時,圖片中的戲院售票口前雜草叢生 ,僅剩一旁的石獅百般寂寥地呆坐一偊,等待下一次的復興。

圖像加註文字,

當夜幕低垂,城市緩慢了呼吸,人們也放輕了步伐 ,並降低了音量交語;在歇息的市場內,昏黃的鎢絲燈點照了混雜著泥巴及畜血的黏濕地面;可鄰近廟宇前的燈籠,卻顯得詳和致靜,祈福這個城市更美好的明天。

圖像加註文字,

這個就是所謂的」趕鴨子上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