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使北京受到威脅的中國新公民運動

許志永
Image caption 中國新公民運動的主要推動者和組織者許志永。

《金融時報》周二(30日)刊登Kathrin Hille的文章,從許志永看中國的新公民運動。

文章說,中國的公民運動長期以來一直針對地方當局,但是現在公民運動開始提出更廣泛的社會如何運行的要求,使執政的共產黨中央政府也受到了威脅。

團結在「公民」的旗幟下

當北京警方在7月16日逮捕新公民運動的主要推動者和組織者許志永時,他的罪名是「聚眾擾亂公共秩序」。

從今年4月起,許志永就一直被軟禁在家,當局的這一舉措引發了公憤;但是在中國當局眼裏,即使他被關在家裏,對共產黨政權仍然是個威脅。

在過去一年中,許志永與中國許多單個推動各種運動的活動人士建立了聯繫,把他們團結到一個更廣泛的「公民」的旗幟下。

這一行動觸及了新上任的中國領導人的痛處,中國當局堅稱,西方的民主不適合中國,中國必須走有自己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

但是中國的中產階級卻開始追隨韓國和台灣的途徑,許多人開始提出社會應該如何運行的要求。

非政府組織

文章引述北京大學教授高丙中的話說,中國的公民社會已經形成,而且有很深的根基,比如原來只起到橡皮圖章作用的立法機構全國人大,現在正在就政策建議和立法諮詢公民社會團體。

對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來說,這可能是他最不想看見的局面了,中國的宣傳機構已經對幹部和學術界下令,多個西方民主的核心理念不准談,其中包括憲政、法治和公民社會。

但是活動人士和許多學者認為,要想迴避這些問題已經不太可能了,他們把2008年的汶川地震看作是中國公民社會發展的開創性時刻。

汶川大地震後,中國掀起了一輪慈善救助活動的浪潮,結果是政府被迫允許許多非政府組織在救援活動中扮演重要角色。

在這些非政府組織中,環境保護活動團體的表現最為出色,由於近年來中國各地出現許許多多大規模抗議環境污染的示威活動,環保組織經常能與急於維穩的地方政府「討價還價」。

在一些因環保引發的大規模抗議事件中,地方政府屈服於抗議群眾,停止可能導致環境污染和損害居民健康項目的建設。

曾經令人們滿足的轉變

北京的中央政府通常要求官員監控公眾的情緒,據此修正政府的政策,以適應社會需求,越來越多政府部門和政府官員開設了與公眾互動的微博。

中國共產黨自1978年以來有了巨大的變化,開始了從極權主義到威權主義的漫長的轉變,黨退出了人們的私生活,連續許多年,大多數中國人對這個轉變感到滿足。

但是近年來,中國各地出現的重大群體事件越來越多,主要原因就是官員腐敗越來越嚴重,環境污染也大大影響到人們的實際生活和後代的健康。

這些抗議活動幾乎從未把不滿歸結到中國的政治體制上,很少出現對更廣泛的政策的訴求,而且這些抗議活動通常總是獨立出現的,不會和其它類似的抗議事件相聯繫。

社交網站與中產階級的作用

但是在中國社交網站的飛速發展和中產階級的不滿大面積蔓延之後,情況發生了變化。

中國目前有6億網民,其中三分之二使用社交網站,出現在全國不同地區的事件,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讓其他網民知道。

而以前從不參與政治的中產階級,現在因為環境污染直接影響到他們的生活和健康,也加入甚至組織抵制不合理動遷、反對變相提價等維護自己權益的活動。

這是中國執政的共產黨最擔心的問題,它認為這可能成為中國公民社會的催化劑,所以黨必須提高警惕,防止這樣的局面出現,因為公民社會將削弱統治階級的權力。

文章最後說,中國著名經濟學家胡鞍鋼上星期撰文稱,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社會」比西方的「公民社會」更具優越性。

但是這一論點沒有得到很多中國老百姓和學者的支持,他們認為孰好孰壞不是中國共產黨所能給出的結論。

(編譯:嵇偉 責編:董樂)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