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外相約翰遜「是巴塞爾木乃伊的後人」

巴塞爾古教堂(Barfüsser Church)木乃伊 圖片版權 SRF
Image caption 巴塞爾古教堂(Barfüsser Church)這具木乃伊的因為本身所含的大量水銀保存下來。

瑞士巴塞爾的科學家宣佈一個驚人發現,解開一具女性木乃伊身份之謎:她是英國外交大臣約翰遜的祖宗。

這具女性木乃伊是1975年在修葺巴塞爾的一座古教堂(Barfüsser Church)時發現的,科學家們認為她是鮑里斯·約翰遜的曾曾曾曾曾曾曾祖母(7代)。

她被安葬在祭壇正前方,在世時顯然是營養良好,穿著質量很好的衣服,顯示她生前是巴塞爾一位富有的女士。

但她到底是什麼人呢?她是什麼時候死的?她的身份之謎困擾了研究人員長達十多年。

水銀中毒

沒有墓碑說明她的身份,但對她的木製棺材的初步檢測表明,它大約是16世紀的產物。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外交大臣鮑里斯·約翰遜曾在BBC節目上說,他們家祖先「可是不得了的大老爺」

另有一個線索是:她的身體充滿了汞——從15世紀末到19世紀歐洲治療梅毒的常用藥物。使用劇毒性的水銀進行治療往往會治死而不是救命,但正是由於水銀才使她的身體保存完好。

但這位女性的身份仍是謎團。

16世紀到17世紀,巴塞爾是一個富裕的貿易城市,它位於萊茵河上的港口是將貨物運往歐洲各地的一個重要樞紐,到今天依然如此。

當地的歷史學家們都知道,巴塞爾有錢家庭的成員死後都埋葬在這個教堂內外。

圖片版權 SRF
Image caption 科學家們使用DNA測試來確定木乃伊的身份

有些人名身份生死情況有清楚的歷史記錄,有些人則清楚地標在墓碑上。

但這具木乃伊沒有任何記錄。直到2017年,科學家才在檔案中發現:這具木乃伊1843年曾被發現過一回。

這些記錄讓歷史學家開始懷疑,這個木乃伊是巴塞爾的一個大家族比肖夫家族的成員。

DNA測試

使用最新科技,科學家們從木乃伊的大腳趾中提取了DNA材料。

圖片版權 SRF
Image caption 藝術家復原安娜·凱瑟琳娜·比肖夫生前可能的樣子

一些在不同的研究小組中各自獨立工作的科學家們把木乃伊的DNA和比肖夫家族後代在世成員的DNA進行了比較。

結果清楚地顯示,比肖夫家族後代成員和木乃伊來自同一母系的概率為99.8%。

現在科學家和歷史學家們確信:這具木乃伊一定是安娜·凱瑟琳娜·比肖夫(Anna Catharina Bischoff)的遺體。她1719年出生在巴塞爾,1787年去世。

傑出的後代

一旦確定了她的身份,族譜學家們利用富裕階層通常保留的出生,結婚和死亡的有效記錄,就能夠追蹤安娜·凱瑟琳娜·比肖夫的後代情況。

她有7個孩子。只有兩名長大成人。其中一個女兒,也是名叫安娜,嫁給一個基督徒休伯特·馮·普費弗男爵,沿著後來的數代人族譜,找到了斯坦利·約翰遜:英國現任外交大臣鮑里斯·約翰遜的父親。

約翰遜大臣還沒有對找到他的祖上的消息發表評論,但是他肯定知道馮·普費弗家族的血緣關係。他曾經告訴BBC節目「你的家譜有多厚」(Who Do You Think You Are?)說,他們家的祖先"可是不得了的大老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凱瑟琳娜·比肖夫很多後代都成為公眾人物,包括約翰遜大臣德父親斯坦利·約翰遜(右),和其妹蕾切爾

但安娜·凱瑟琳娜自己的一生怎麼樣呢?讓我們從她的7世孫子那裏借用一句話,是否過著一種與世無爭的、平靜的家庭生活呢?

其實她似乎有這樣的一生。

她嫁給了一位教會牧師,並在斯特拉斯堡渡過了她大部分成年後的日子。據信,就在那裏,她有可能是在照顧梅毒病患者時感染了這種性病。

丈夫死後,她回到了家鄉巴塞爾,並顯然接受了不少水銀治療法,希望治癒。

但是這種治療並不奏效:科學家們認為安娜·凱瑟琳娜可能是因汞中毒而死亡的。

但是汞也保存了她的身體——讓今天的研究人員確切地知道她是誰,她的後代是誰。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