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人類:肉身與機器完美結合的超人

手臂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全球大約有10000人成為body hackers

設想一下未來的人體內植入各種芯片和電子設備,使人成為半肉體、半金屬的超人。這或許並不是夢想。

其實,為了介入疾病的治療,人類在醫學上已經開始運用這種生物植入技術(bio-hacking)。

與此同時,也有一批人熱衷於最前沿的生物植入技術,讓自己成為"肉身機器人"。

英語中把這些特定人群稱為Body hackers,他們採用外科植入物使得他們能夠手刷開門,無需戴耳機就能聽音樂,以及操控小型電子用品等。

據估計,全世界共有1萬人在身體內植入了各種芯片和電子設備。雖然與人類總數量相比,他們的數量還微不足道。

他們的數量正在呈現不斷增長的趨勢。未來,人類有可能就演變成這種半人半機器生物的超人。

圖片版權 GRAHAM LAND, VIRTUAL FUTURES
Image caption Lepht Anonym身上有9個生物植入,她認為這一技術將來會造福人類。

目前,對這種技術著迷的人多半是35歲以下的年輕人。他們說,它與紋身沒有什麼區別。

這些芯片可以帶有獨特的序列號,佩戴者可以用它來開門和解鎖等。

一個芯片也可以輸入多個數碼,因此你不需要植入多個芯片來操作不同的電子裝置。

好處

阿馬爾的公司就為人們提供這種服務。他認為這一技術有三大好處。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微型芯片

首先,人們每天出門要帶上錢包、鑰匙和手機等這些貴重品,但整天戴著這些東西也是一種負擔,因為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丟失。

"做一個簡單的人體芯片植入,省事,其風險比打耳洞還小。這樣一來,就不用再帶這些東西了,"阿馬爾說。

阿馬爾本人就不帶鑰匙,他可以憑借身體中的電子裝置打開自家的房門以及車鎖等。

他認為,未來這些植入人體的電子裝置將會大有作為。他預計,未來它將吸引越來越多的人使用這一技術。

他還表示,如果將來你可以憑著這些裝置上火車、買咖啡、給電腦和數據上鎖、開自家房門以及開車等,那可能會吸引更多的人使用這一生物電子植入技術。

醫學應用

圖片版權 MATT EAGLES
Image caption 邁特頭上和胸前的傷疤是電子裝置植入所致,但有了它可以幫助他獨立生活。

這種技術已經被應用在醫學上。

這位叫邁特的男子從兒時就患有帕金森症。他大腦中被植入兩根電極,每根長15厘米。這兩根電極與植入到他胸部的一個電子脈衝啟動器相連,通過它來干預大腦中的電子信號,幫助他行走。

作為一個帕金森症患者,邁特的肢體活動受到了嚴重的干擾,無法自己完成像走路和睡覺翻身這樣正常人習以為常的簡單動作。

有了這個電子裝置,邁特不但找回了做人的尊嚴,還增加了他的獨立性和信心。他可以追尋自己熱愛的攝影職業,還結了婚。

用於改善聽力障礙的人工耳蝸也是bio-hacking技術在醫學上的一個廣泛應用。

此外,2017年10月,美國芝加哥大學的喬賽亞·蔡納博士(Josiah Zayner)更是把這一技術的運用推進了一步。

基因編輯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有些bio-hackers試圖改變自己的DNA

他利用一個叫Crispr的可以編輯基因的工具為自己的手臂注射了經過編輯後的DNA。他希望這能夠引起他細胞中的基因變化,以增加肌肉的成分。

他當時的這個舉動引起了廣泛的注意,他隨後也稱對此感到後悔。

醫學與科幻

曼徹斯特大學的倫理學家哈里斯表示,醫學與科幻之間是有著連續性的,但想界定醫學與科幻之間的界限有時又是很艱難的。

雖然基因編輯技術已經成熟,它使用起來相對容易而且價格便宜。然而是否應該使用它,還是應該非常謹慎。

當然,這種技術無疑會受到來自一些宗教團體的反對。他們視這種生物植入技術為"洪水猛獸"。

因此,未來生物植入技術最大的挑戰是如何讓它為人類造福,而又不陷入倫理道德和宗教的爭執中。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