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下的城市:從巴塞羅那解決噪音的儀器說起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一個為居民帶來安寧的感應器(英文)

西班牙繁華的巴塞羅那市中心有一個寬闊的太陽門廣場(The Plaza del Sol),驟眼看是寧靜宜人之地,正如其名,這兒陽光明媚,是完美的休憩處。但問題是這個廣場太受歡迎,到此交朋結友聚會的年輕人絡繹不絶,深夜也是人頭湧湧,附近的商鋪會為這派對,售賣薄餅和啤酒。一名居民形容這兒彷佛在舉行「永恆的派對」。

附近居民過去20年在嘈音下生活,這種情況難以容忍。透過歐盟的資助,巴塞羅那一所試驗室製作出低成本、容易使用的感應器,去測試空氣污染、嘈音音量、濕度和溫度。當地多個家庭把感應器放在露台,量度晚間的音量超出100分貝,遠高於世衛訂立的標凖。居民以此為證,把數據交到市政府手上,尋求當局處理廣場嘈音問題。

警方現在每到晚上11點,便開始呼籲人潮散去,原本在深夜出動清理垃圾的垃圾車,亦順延至早上,那些原本被人當成座椅的樓梯則加上盆栽和植物盒。

Image caption 太陽門廣場的確是休憩的好地方,但居民晚上卻受嘈音騷擾。

城市的未來

製作出這件小感應器的是巴塞羅那的微觀裝配試驗室(Fab Lab),Fab Lab目標讓人把新意念配以尖端科技,製造成不同的產品進行測試。Fab Lab在全球有約1200間工作室,互相可以在網上分享設計,意味一件在波士頓生產的產品,可以在深圳的實驗室複製。

「這不單純是一個科學性項目,而是一場政治行動。」運作試驗室的托馬斯‧迪茲(Tomas Diez)說。

他對於Fab Lab有更遠大的目標,希望把這試驗室成為載體,讓市民能夠做到自給自足,自行培植食物、3D立體打印所需產品,給予他們工具去應對城市化的種種問題。

Image caption 居民用這個感應器證明嘈音污染有多嚴重。

他和其他科技人員、設計師和建築師,正落實一項名為「Fab City」的計劃,涵蓋中國、印度、歐美等地,希望未來30年在世界各地建立可持續、具生產力的城市。

這個目標或被形容為過份,他的想像就好像回到工業革命前,人民在當地自行生產、製作、出售衣服和產品。這對環境來說或許是一件好事,在全球化下,許多產品由中國透過大型輪船運到世界各地,但試驗室的出現,就可以由各地人民自行在當地生產所需產品。

迪茲說:「我們嘗試在社會上建立一個新的生產模式,創造新型可持續發展的經濟,讓人們可以自行把他們的想法,轉化成產品。」

在巴塞羅那,有一個收集數據行動,是歐盟項目「Making Sense」的其中一環,旨在賦權居民讓他們「自行數碼生產」,嘗試給予智慧城市的一種新思維,把控制權放在公民手上。

「我們希望結束由上而下的運作方式,以往城市尋求企業協助興建基礎設施,然後假扮成智慧都市。」拉茲說。

他希望長此下去,能夠建立新型數碼經濟,讓人民自行擁有和管理自己的數據——他稱之為「公民為本設施」。

智慧城市

除了Fab Lab外,也有其他組織嘗試透過數據去為人民賦權。

圖片版權 Making Sense
Image caption 收集數據是為民眾賦權,還是成為了時刻互相監察的工具?

美國底特律市今年年初展開了一個名為「鞋盒中的感應器(Sensors in a Shoebox)」的計劃,希望讓年輕人在都市規劃中有所參與。

計劃會為參加者提供一個小型感應器工具,讓他們在濱水區和公園兩個不同的地方,收集一系列的數據。

「要建立一個有聯繫感的智慧城市,需要聰明、有歸屬感的年輕人。」密歇根大學教學學院院長伊麗莎白‧莫耶(Elizabeth Moje)說。

對年輕人來說,空氣質素是他們關注的問題,特別是這個城市中,每六名居民便有一人患有哮喘。

小孩從中學會了收集數據的限制。莫耶教授解釋,小孩能夠運用儀器,自行量度特定區域的人數,但他們要走出去親自觀察,才知道該區出現的是甚麼類型的人,「例如如果看到很多長者,可能需要建造更多長椅,小孩較多則應該增添玩樂空間」。

圖片版權 Michigan Photography
Image caption 底特律的項目有不少學生參與。

「他們會知道科技也無法解答所有問題。」莫耶說。

更重要的說,小孩從收集數據和自己觀察中,領悟到自己也可以在城市規劃中出一分力。他們的建議會轉交給市長辦公室的代表以及不同的社區團體。

「我們要培育小朋友的批判思維,並讓他們成為優秀和具建設性的公民。不用每個人都當工程師或社會科學家,也能夠讓他們了解自身社區。」

英國倫敦大學金匠學院(Goldsmiths,University of London)的珍尼弗‧加布里斯(Jennifer Gabrys)教授領導的公民感官項目(Citizen Sense),致力研究這些公民領導的感應器項目有幾大效用。

她認為,給予人民工具去自行收集數據,只是一種「馬虎的姿態」去讓「智慧城市項目」變得表面上更吸引。

「許多城市也逐漸使用這些儀器去收集大量數據,這些數據部分是他們能夠接觸的,也有一些是他們未能夠接觸到,」她說,「但人民或不希望所有事情都被監察,誰有權決定應否實行計劃,制定收集甚麼數據,這將是對未來城市民主的一大疑問。」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