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心:聽情感專家告訴你如何修復

傷心 圖片版權 BBC Three / David Weller
Image caption 分手總是讓人傷心

你是否為愛傷過心,就像英國最近火爆的真人秀"戀愛島"中 喬吉婭·斯蒂爾(Georgia Steel)那樣,看著自己舊愛喬西·丹澤爾(Josh Denzel)手臂上挽著新女友,心中該是如何的痛苦?

我個人也曾經歷過心碎,那是一年前的事。沉浸愛河的我,正要跟相愛的男友搬到一起住,共建未來。突然,一切嘎然停止。巨大的打擊,讓我無所適從。

雖然以前也曾經歷過分手,我通常的應付方法不怪乎是出去喝酒買醉,暫時忘掉傷心事。但效果並不好,因為它只能讓你忘記一時。

因此,去年在32歲時,我決定試試新招,離開我所生活了27年的城市倫敦,搬到鄉下去。

因為這樣做,至少可以避免在街上或公共汽車上無意中撞見我的前男友。

我想,搬到一個新地方、從頭開始將有助於修復我受傷的心。

接下來的8個月,我全身心地投入自我"療心"階段。我天天長距離行走、在海里暢遊。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努力工作,但是,我仍然擺脫不掉分手帶來的悲哀。

我意識到,對我這個在大城市住慣的人來說,躲到鄉下並沒有達到預期效果。我比從前感到更孤獨。

圖片版權 BBC Three / David Weller
Image caption 搬到鄉下去去療傷

我開始思考:是否真有"好散"這一說?怎樣才能用積極的態度療傷?一年後的現在,我開始尋找答案。

什麼是心碎?

"心碎其實就是一種處於情感極度失落的狀態," 行為心理學家和兩性關係教練海明斯(Jo Hemmings)解釋說。

"雖然我們大家感覺可能有所不同,但就是強烈的傷心感、悲痛、以及無法超越痛苦的強烈感受。這些都很正常。"

"從大腦術語來說,負責感受身體痛苦的區域會'點亮',就像你真經歷疼痛一樣。它還會觸發脫癮症狀(withdrawal symptoms,又稱戒斷症狀),與吸毒者脫癮症狀相似。"

對我來說,這種感覺就像體內在燃燒一樣。要想給這種"情感脫癮"非常難,因為你可能忍不住要給前任打電話,請求和好。

海明斯說,"從情感方面說,痛苦分手可以讓你經歷5種情感階段:否認、憤怒、內心掙扎、抑鬱以及最後的接受。"

如何戰勝心碎

依我之見,怎樣調理心碎是一門藝術。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不能借鑒科學。

一些相關研究分析了到底發生了什麼,然後如何去應付?

最近一份在《實驗心理學雜誌》(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上發表的研究,分析了3種應對方法的有效性。它們包括:想想前任的缺點、承認和接受你對前伴侶的愛意情感、轉移法,即想想那些與你前任沒有任何關聯的好事。

雖然每一種辦法都不盡完美,但結合這三種方法似乎是一個良好開端。

跟我一起說:"你前任早晨口中氣味難聞,他們自以為自己聲音動聽 - 令人作嘔"。

然後,你還可以告訴自己,當初你愛某個人(這是好事),但現在你覺得這個人令你討厭,這很正常。

最後,你可以對自己說:"此時此刻,天氣不是很好嗎?"

情感專家霍姆斯(Dee Holmes)建議另外一個好主意,允許你自已有一段"沉迷"時間,比如,請一天假。

"跟朋友聊聊。用日記的方式記錄你的感受。不要急於做決定。你可能覺得無法忍受在沒有伴侶的房子中再住下去。但實際上,一旦你把房間裏的布局做出一些調整,也許就是刷上新油漆,你是可以留下來的。"

圖片版權 BBC Three / David Weller
Image caption 你可能忍不住要給你的前任打電話,請求和好,所以要給情感脫癮。

海明斯建議在社交媒體上跟前任一刀兩斷,刪除任何可能引起你傷心的回憶:相片、短信。

雖然這樣做顯得有點殘忍,但它可以幫助修復你心靈創痛。

另外,不要試圖給舊愛發短信或打電話,特別在夜深人靜時。你可以打短信草稿,但別發,直接刪除。或是一個人把感情寫下來,但不要總是查看。

還有建議指出,你可以自我分析一下你前任身上有什麼讓你喜歡?然後問你自己"有沒有可能在未來伴侶身上找到類似素質呢?

我到底喜歡我前男友什麼?比如,善良。那這世界上有其他一樣善良的人嗎?當然有。

我用這種方式解析了與前男友的關係,對我非常有幫助。但當初剛分手,別人用"天涯何處無芳草"來安慰我時,只會更讓我相信他們不理解。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開始接受我的前男友也並非完美。他身上一些吸引我的東西在別人身上也能找到。

總結一下就是:接受你的情感,允許自己難過。跟親友聊聊。如果必要的話,還可以找心理輔導。可以寫日記、避免社交媒體、刪除可能引起痛苦記憶的東西、分散精力、不要急於作決定、不要試圖與前任聯繫、可以想想他們的壞處,當然,之後也可以想想他們的好處,並思考一下是否在別人身上能找到這些特點。

最後,就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多長時間可以癒合?

根據一份研究稱,分手後需要3個月(確切說是11個星期)才能讓一個人用積極態度來看待分手。

就我自身而言,用了6個月。6個月後我絶對沒問題了。

讓我驚奇的是,當然也是運氣好,我的新伴侶印證了我的信念。我從此再也沒有為前男友掉一滴眼淚。

因此,我個人的理論和竅門是:記住你是值得愛的。時間一到,愛會再次光顧你。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