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世界:黑客「襲擊」大腦記憶 我們該如何防對

母親與嬰兒 圖片版權 Alamy
Image caption 隨著神經醫學的進步,我們距離提高記憶力的目標越來越近。

我們生活在一個科技突飛猛進的時代,一切皆有可能。

設想一下,未來某一天,你可以像瀏覽社交媒體Instagram那樣,重溫腦中的那些美好記憶,並把自己最寶貴的記憶儲存一個備份,以免丟失。

但是有一利往往有一弊,如果黑客攻入你的大腦記憶芯片該怎麼辦?黑客獲得了你大腦記憶芯片後可能會要挾你支付贖金,並威脅會把你的記憶一筆勾銷,那將有多可怕。

你可能覺得這有點像天方夜談,癡人說夢。但其實這種情景遠比你想像的更現實。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病人接受腦部掃描

大腦芯片

隨著神經醫學的進步,我們距離提高記憶力的目標越來越近。幾十年內,我們將可能操縱、破解以及重寫記憶。而能讓人類做到這一點的就是大腦芯片(brain implants)。

它們已經迅速成為神經外科醫生的一個尋常工具。例如,神經外科醫生利用深部腦刺激來幫助治療一系列腦部疾病,包括震顫、帕金森症以及強迫症等。

全球範圍內已經有15萬人接受過這樣的治療。

未來,它甚至有可能開啟控制糖尿病和肥胖症的新方法。

此外,醫務人員正在研究使用該技術治療抑鬱症、失智症、妥瑞症(又稱抽動症或托雷氏症等,英文為Tourette's syndrome )以及其他一些精神疾病。

雖然目前這一技術仍處於初級階段,但研究人員仍在探索如何治療由創傷事件引起的記憶障礙。

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有一個項目,專門研製一種「無線的、可植入的神經接口」,以幫助那些大腦受到創傷的士兵恢復記憶力。

牛津大學的研究人員潘考伏特表示,如果商業性的大腦記憶芯片在未來10年左右問世,她一點都不會感到意外。

她說,20年後,這一技術足以發展到讓我們可以捕捉到構建我們記憶的大腦信號並可以提升記憶力等。

到了本世紀中期,我們甚至可以擁有更廣泛的控制能力,操縱記憶力。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未來黑客可能會直接攻入大腦芯片,進行襲擊。

黑客攻擊

但如果黑客攻進了人腦的植入芯片該怎麼辦?比如,如果一名黑客攻入了一位有帕金森病的患者神經刺激器,破壞了其設置。

那就會給病人帶來一系列干擾,包括影響他/她的思維和舉止,甚至引起暫時癱瘓。

黑客還可能威脅你如果不付贖金,就會抹去或重寫你的全部記憶。

如果科學家有一天真能成功破解我們記憶的神經信號,那將會開闢出無限可能性。

在2012年的一項實驗中,牛津大學和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研究人員通過觀察佩戴遊戲耳機人的腦電波,就能猜出銀行卡和密碼等信息。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想像一下未來的獨裁政府可能通過干擾人們的記憶,甚至上傳新記憶來重寫歷史,這並非沒有可能。

控制你的過去

網絡安全公司卡巴斯基實驗室(Kaspersky Lab)的研究人員加洛夫(Dmitry Galov)說,攻擊大腦芯片以及惡意改變記憶內存會引發一系列的安全挑戰,其中不乏一些全新的或獨一無二的挑戰。

卡巴斯基實驗室和牛津大學的研究人員聯手,試圖列出圍繞該新興技術所面臨的潛在威脅和攻擊手段。

他們在一份報告中稱,想像一下未來的獨裁政府可能通過干擾人們的記憶,甚至上傳新記憶來重寫歷史,這並非沒有可能。

加洛夫對BBC表示,「如果我們接受這種技術未來的存在,我們將有能力改變人們的行為。如果他們的行為舉止不盡人意,我們可以通過刺激負責不良情緒的那部分大腦來阻止這樣的行為。」

反之亦然,可以通過刺激大腦產生愉悅和快感的那部分來鼓勵好的行為和表現。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醫生和患者需要知道如何採取謹慎措施來防範黑客襲擊,例如選擇安全性能高的密碼。

網絡防禦

這就意味網絡防範的重要性。幸運的是,如果在早期設計以及規劃時就加強網絡安全可以減少大多數風險。

但加洛夫說,最重要的是要讓臨牀醫生和患者知道如何採取謹慎措施來防範黑客襲擊,例如選擇安全性能高的密碼。

人是「最薄弱的環節之一」,因為你不可能讓醫生成為網絡安全專家,任何系統都有其薄弱點。

牛津大學的研究人員潘考伏特表示,未來大腦芯片將會更加複雜。它將被廣泛用於治療多種疾病。正因為這樣,它就更容易受到黑客襲擊,對黑客也更具吸引力。

潘考伏特進一步表示,如果我們研製不出第一代人體植入芯片的安全防範措施,那麼第二代以及第三代產品也不會安全。未來芯片越強大,其遭到黑客攻擊後的殺傷力則越大。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