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面試:你喜歡機器人還是真人做你的面試官?

機器人Tengai
Image caption 瑞典專門為招聘而設計的機器人Tengai

人工智能已經開始進入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世界500強企業已經在招聘中啟用AI來篩選求職者。

如果你是應試者,你是願意讓機器人給你面試呢?還是更情願與真人互動?

目前,瑞典的招聘人員正在測試世界首位專門為招聘設計的機器人,看看在面試過程中,真人與機器人誰的偏見更少些?

這個機器人叫Tengai。她大約41厘米高,重達35公斤。如果把她放在桌子上,讓她面對應試者,她正好與應試者的眼睛處於同一水平線上。

克服偏見

Image caption 艾琳表示,通常招聘人員只需7秒時間對應試人形成第一印象。

瑞典斯德哥爾摩最大招聘公司之一TNG的首席創新官艾琳表示,通常招聘人員只需7秒鐘對應試人形成第一印象。大約5到15分鐘就可以做出決定。啟用機器人是希望能克服招聘人員的潛意識偏見(unconscious biases)。

潛意識偏見包括在面試前、後的隨意對話中,根據人們的性別、種族、聲音、教育程度、外表等對一個人的能力做出假設和判斷。

再回到機器人Tengai,她向應試人提出的第一個問題是:「你以前被機器人面試過嗎?」說這話時她會輕輕地眨眼和微笑。

Tengai 是Furhat Robotics的產品。該公司是斯德哥爾摩的一家人工智能(AI)和社交機器人的科技初創公司。

自從2018年,Furhat Robotics與TNG聯手,旨在能夠打造出一個在面試時不偏不倚,又具有人性的招聘「專家」。

艾琳舉例說,如果我來面試。在面試開始前我可能問一個應試者:「你打高爾夫球嗎?"」如果你說:「是的,我喜歡打高爾夫球」,因為我也打。我就會或多或少對你形成好印象。

而Tengai就不會這樣,她不會與應試者閒聊。她會更公平和客觀。

在經過Tengai初選之後,每位應試者都會有一份面試的文字記錄,供招聘人員參考,以確定哪些人可以進入第二輪篩選。

反應良好

Image caption 艾利森對Tengai感覺良好

艾利森是一名從事醫療保健招聘工作的人員,她參加了Tengai的招聘試驗,對招聘者和應試者兩個角色都進行了測試。

一開始,她對Tengai還有所懷疑和保留,因為畢竟Tengai是個機器人。但隨著面試的深入和展開,艾利森已經徹底忘記了自己是在跟機器人互動。

為了避免機器人沾染上人類的一些「偏見」,科技人員在訓練Tengai時特意通過使用各種各樣的志願者進行多次面試,以阻止這種情況的發生。

經過幾個月的試驗後,Tengai將在5月晚些時候開始真槍實彈地派上用場。

與此同時,招聘人員和開發商也在研製英語版的機器人,希望能在2020年初上市。

最終目的是希望Tengai能夠取代真人,自主做出判斷,篩選出哪些申請人可以進入應聘的下一輪。

當然,專家希望以後像Tengai這樣的機器人最終能夠獨當一面,但在這之前必須要確保它們沒有偏見。

歧視

Image caption 一名在瑞典的保加利亞求職者表示,瑞典文化喜歡規避風險,讓她受到歧視。

瑞典國家不大,但近年來接收了不少外來移民。瑞典人的失業率約為4%。但外來移民的失業率卻高達15%以上。

根據最近一次調查發現,73%的瑞典求職者認為在就業市場中由於自己的年齡、種族、性別、性取向、外表、體重、健康以及殘障狀況而受到歧視。

一名在瑞典的保加利亞求職者表示,瑞典文化喜歡規避風險。她認為使用Tengai這樣的機器人來給求職者面試是件好事。因為,機器人不會因為求職者的口音或出生地而產生成見。

在全球範圍內,越來越多的公司使用人工智能技術招聘人才。

其中,最有名的是美國視頻網絡招聘平台HireVue。求職者可以在任何時間使用該平台進行應試。該系統之後通過算法來評估應聘者的答案和面部表情來進行篩選。

此外,另外一個人工智能招聘網站Seedlink要求應聘者在智能手機上錄下他們的答案,然後通過分析他們的語言來決定他們是否適合所申請的崗位。該公司在阿姆斯特丹和上海設有辦公室。

英國也有類似的公司。英國的Jamie AI主要負責把具備相應條件的求職者與職位要求相匹配,這樣可以排除由於姓名、年齡和種族等人口因素產生的偏見。

擔憂

Image caption 專門負責招聘的瑞典心理學家Lindelöw博士對此表示擔憂

瑞典招聘公司TNG說,求職者對與Tengai的接觸和互動感到愉悅,但一些專業人士表示擔憂。

一名專門從事招聘的瑞典心理學家Lindelöw博士表示,招聘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是一筆巨大的投資和信任。你需要做出正確的決定。

「我覺得招聘人員依賴機器人做出決定讓我很難相信,」她說。

與此同時,她還表示招聘是一項雙向選擇的過程。

應聘者也有權利選擇是否願意為這個公司而工作。他們在參加面試時會自問:「這是我想工作的地方嗎?這是我想一起共事的人嗎?」她說。

她對機器人在篩選人才過程中是否能勝任這方面的要求感到十分擔憂。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