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精神病女子的自訴:生活與戀愛的挑戰

插圖 圖片版權 Tom Dowse
Image caption 許多人一生中都可能會經歷某種程度的心理或精神問題

本文講述的是一個真實故事,但作者希望匿名。

我有分裂情感性障礙(schizoaffective disorder),有這種病的人每個人表現的症狀各異。而對我來說,更像是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和躁鬱症(bipolar disorder)的混合體。

這意味著我會有偏執狂的所有症狀,以及精神分裂症病人的症狀。我會出現焦慮和抑鬱等症狀。

我今年41歲,10年前才被正式確診。但其實我早就有這些症狀。

這一情況大約影響不到百分之一的人口,而且女性比男性更容易患這種病。通常症狀往往會在剛剛成年時顯現。

這無疑令我的情感生活更加困難。過去,我曾有一段時間陷入愛河。我感覺好極了,因此覺得不需要再吃藥了。而且,我永遠相信找到意中人是完全有可能的。

墜入情網

圖片版權 TOM DOWSE
Image caption 精神疾病給約會和戀愛帶來挑戰

十五歲那年我第一次墜入情網。第一位男友是學校好朋友,一個非常可愛的男孩。

然而,我們的戀愛並非一帆風順。因為我當時的抑鬱症非常嚴重,這無疑給我們之間的情感帶來挑戰。

四年後,他上了大學。我們之間的關係也就此結束。當然,我們仍然是朋友。

二十歲那年,我經歷首次精神病發作。當時,我愛上了一位美國男孩。我們是在一個音樂節上認識的。

我們之間通信來往了六個月之後,我決定去美國看他。我在美國逗留了幾個月。我開誠佈公地告訴他我的精神狀況,包括我在服用抗抑鬱藥。

他非常善解人意。到了美國後,我非常開心,和男友真心想愛。這時,我擅自停了抗抑鬱藥。我暗中希望也許我的抑鬱症從此會消失,一去不復返。

但停藥後幾個月,我開始感覺到不太對勁。大約有一個星期,我整天無法睡覺,也不怎麼吃飯,還出現了幻覺。情況非常糟糕。我整個人似乎像生活在噩夢中一樣,那種感覺簡直無以言表。

與此同時,我覺得人人都在看著我、議論我。我開始聽到聲音,非常嚇人。

我當時的美國男友非常體貼、支持我。即使我有時行為古怪,他也沒有做出任何大驚小怪的反應。

但我們意識到我當時病得不輕,需要去看醫生。我媽媽也飛到美國以便護送我回英國。

在上飛機前,醫生給我開了一些鎮靜藥,所以我一路睡到回家,相安無事。

我大約用了一年的時間才恢復過來。我的美國男友和我一直保持著聯繫。就這樣,我們的關係斷斷續續又持續了兩年。

正式確診

圖片版權 TOM DOWSE
Image caption 「我覺得人人都在看著我、議論我」。

那之後,我幾乎沒怎麼約會過。這期間的10年左右,我也是醫院的常客,出入醫院彷彿是家常便飯。

在我三十歲時候,被確診為精神分裂症。但最終,醫生又把我正式確診為分裂情感性障礙。

得到正式確診對我來說是一種安慰,因為至少我知道了自己到底得的是什麼病。這樣我就可以多了解這種病情,看看都可以尋求哪些幫助等等。

這之後,我又開始試著約會。我在網上認識了一名男子。我們在咖啡店見了一面後,他說能希望和我上牀。當我拒絶了他的要求時,他簡直痛哭流涕。

還有一位男子,當我告訴他我的精神問題時他甚至試圖在車子還在行駛過程中就讓我下車。而在這之前,我們曾約會過幾次,感覺還不錯。

那天,我們決定開車出去兜風,我決定告訴他真相。他的反應很激烈。他說我是「瘋子」,而且還不停地說。我覺得他的舉動非常傷人,而且很無禮。

他一邊說,一邊讓我下車。當然,我們的關係也到此為止。我以後再也沒有見過他。

從那之後,我特別小心。我按醫囑服藥。我每天吃兩種抗精神病的藥物。因為我知道一旦停藥會產生什麼效果。

我以前曾發作過五、六次,包括那次在美國犯病。

並不可怕

一旦人們認識和了解我之後,其實都不會被嚇走。我覺得人們都是聽到這個病名而害怕,而不是害怕我本人。

這就是後來我希望能夠找一個比較成熟和自信伴侶的原因。因為成熟的伴侶會比較理解我,也會給我更多的支持,特別是當我需要他的時候。

對我來說最艱難的是要應對每天的焦慮和恐懼,還有孤獨感,特別是當看到跟我年紀相仿的人在三十歲左右都結婚成家的時候。

但是,我也學到了許多東西,尤其是關於精神健康方面的知識。我知道我能去愛別人,也值得別人去愛。

新愛

三年前,我遇上了現在的男友。我們是通過一個工作機會結識的。

一天晚上,我們沿著運河散步。一切浪漫美好。但突然我感到一陣恐懼,覺得他會把我扔到河裏去。

我當時就把這一想法告訴了他,他告訴我不用擔心。因為他不會那樣做。同時,我們也聊起了精神健康這個話題。

他人很善良,我當時就知道他是值得我愛的人。

但我們並不住在一起。我們有各自的生活,但我們彼此很相愛,並非一時的心血來潮和浪漫情懷而已。

我們相互支持,在感情上以誠相待。

唯一讓我覺得悲哀的是我可能不會有小孩了。年輕的時候我的精神狀況不好,沒法要小孩。而現在雖然我遇到了可以信任的人但也許我已經錯過了生育的最佳時機,因為我已經超過了四十歲。

但我覺得人生中最重要的是人與人之間的紐帶。

許多人會墜入愛河,正常人會,有精神問題的人也會。

雖然我年輕時經歷了一些坎坷,但我想說的是,即使你有精神問題你也能約會戀愛,而且如果你尋求治療,你一定會好轉的。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